囚鸟(上)

有读者说移民部落上期关于家庭暴力的文章,看完让心情变的有些沉重,其实我在写的时候,心情更加的沉重,有某一瞬间,我甚至会恍惚的置身于当事人的心境中。于是便能体会到那种痛不在身体,而在心里的绝望。幸好每当这时,先生总会适时的打断我的遐想,看着他关切的眼神,我突然发现拥有一个体贴疼爱自己的先生、一段平淡幸福的婚姻竟是如此弥足珍贵,如此让我感动!

在每篇文章的最后,我总是会说希望大家幸福、健康、快乐等等,然而这些毕竟只是希望,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或多或少的存在着一些不完美。上期的主人公小Y是生活在家庭暴力的阴影下,而本期的主人公榛榛所承受的是比身体伤害更甚的精神虐待。

榛榛车上的CD总是循环的播放着一首彭羚的老歌,虽然所有的旋律及歌词都早已经默记在她心里,但每次音乐响起,榛榛仍会热泪盈眶,因为这首歌就像她真实的生活写照。

“我是被你囚禁的鸟 已经忘了天有多高
如果离开你给我的小小城堡 不知还有谁能依靠……”

榛榛是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幸运孩子,父亲是江浙一带颇有知名度的企业家,因为是中年得女,所以把榛榛奉若珍宝,而她的名字正是取自于谐音的珍,使用叠字榛榛,是要凸显这个女儿比珍宝还要珍贵。

榛榛的童年和少年时光都是在浙江老家度过的。上高二的时候,她被父亲接到了上海,这时的榛榛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既有南方女孩子的秀丽,又有北方女孩子高挑的身材,初到学校就在校内男生中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在众多青涩的男生中,只有一个人吸引了她的注意,因为这个男生只是偶尔会抬头看一下自己,而且他眼里有着深深地忧郁,这份忧郁是生活在蜜糖中的榛榛从未体会过的。

因为忧郁,他在同龄的男生中显得孑然孤立;因为忧郁,榛榛想走近他身边,了解他的故事;因为忧郁,单纯的傻女孩儿爱上了一个有太多故事的男生。

高中时光转眼飞逝,为了能够在一起,榛榛和他填报了同一个大学。录取通知下来的那天,两个人第一次激动的拥抱,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继续守护爱情。大三之前的两年大学生活,他们相处的无比甜蜜,就像其他所有的学生情侣一样。直到大三那年的一天下午,平静的生活被榛榛父亲彻底打破。

榛榛父亲是从女儿的手机通话单中看出端倪的。平时每月只有几百元的手机费,已经连着几个月突破千元了。为了知道女儿在和谁通话,父亲去营业厅拿到通话记录,并拨通了在记录中显示最多的一个号码。那是榛榛男友家里的电话,一个偏僻的江西小镇,从电话中,父亲知道了榛榛恋爱的秘密。护女心切的父亲当天下午就赶到了学校。面对质问,榛榛坦白了一切。父亲问她,是否知道那个男生出身贫寒,家中还有重病在床的母亲。榛榛表示恋爱是两个人的事,与出身无关,父亲转身离开了,那是他第一次没有在离别时拥抱女儿。

事后的几个月,榛榛和男友一直忐忑不安的等待着暴风骤雨的来临,没想到生活却恢复到了之前的平静,两个人单纯的以为已经得到了榛榛父亲的认可。

大学生活很快就到了尾声,毕业在即,成绩优异的他却因为在上海没有任何人际关系而前途渺茫。此时家里也不断发来母亲住院,需要手术费的电报,他变的更加忧郁了。榛榛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然而这与昂贵的手术费比起来仍只是杯水车薪,她不得不向父亲求救。出人意料的是,父亲很快就同意资助手术费用,甚至还多付了数万元的康复疗养费,他带着母亲的救命钱回了江西。

转眼时间过去了半年,他的电话越来越少,直至他家里的电话号码变成了空号,榛榛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就在榛榛准备起程去江西的前一天,收到了他发来的电子邮件,他提出了分手,而理由是爱上了别的女孩儿。那个女孩儿是个护士,在他母亲住院时将老人照顾的无微不至,他说,爱情只适合发生在做梦的年纪,现在的他们已经长大了,该从梦境中清醒回到现实。他随后发来了和那个女孩儿亲密的合影,看着照片上甜蜜幸福的两个人,榛榛恍惚觉得似曾相识,一样的笑脸,一样的幸福,但仔细看看,笑着幸福着的女孩儿不是自己。

榛榛病倒了,迷迷糊糊中看见父亲和母亲焦急的脸,听见他们激烈的争吵,内容似乎和自己有关,然而却又什么都没记住。几个月后,榛榛才从病恹恹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因为她要努力的工作,替他偿还欠父亲的那些钱。

5年的时间,榛榛才彻底从失败的感情回忆中走出来,父亲为她挑选了很多条件优秀的男人,但她一直找不到心动的感觉,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她默认了其中一个成为自己的男友。吃饭、看电影、逛街,他们做着像其他情侣一样的事,面对着这个男人的体贴殷勤,榛榛终于下定决心结婚。然而就在试婚纱的那天,久违的那个他突然出现了。

榛榛穿着婚纱的样子很美,连街上的路人都纷纷放慢脚步往店内张望,这时,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出现在玻璃橱窗的外面。榛榛永远不会忘记这张脸,5年过去了,他变的更加的成熟,只是眼中的忧郁一如从前。他像是专程为她而来,看到惊讶的榛榛,他不仅没有离开,反而推门走了进来。当着榛榛未婚夫的面,他坚决而强硬的带走了她,和5年前相比,他强壮了很多,也霸道了很多,眼光中有不容怀疑的坚定。

在黄浦江边上,他将当年被迫与她分手的经过全部告诉了她。原来所谓的分手、爱上护士都是榛榛父亲一手安排的骗局。当年为了救重病的母亲,他不得不接受榛榛父亲的“建议”,用放弃爱情来换取母亲生存的希望。母亲康复后,他南下深圳,后来又到香港工作,现在终于事业小有所成,他一直没有再谈恋爱,就是为了要等功成名就的一天回来寻找榛榛。

榛榛重回了他的怀抱,虽然父亲仍是竭力阻挠,但最终两个人还是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婚后,他开始积极办理移民手续,虽然榛榛对上海和父母还有很多不舍,但内心里对他的亏欠占了上风。在浦东机场,看着哭的泪人一样的榛榛父母,他无动于衷的搂着榛榛转身而去。在他坚实的臂膀中,榛榛第一次感受到了他内心的冷漠和自己的颤抖。

登陆后,他们用榛榛家里给的钱购置了房子和车。与其他移民相比,他们的生活简直可以用奢侈来形容。他开始购买名牌手表、衣服,加入会费昂贵的马术俱乐部,甚至为了看一场NBA球赛而包私人飞机前往美国,而这一切都是榛榛在买单。很快,她带来的钱所剩无几了,而此时离他们登陆加拿大不过两年的时间。两年中,他们花掉了可能是别人几十年积蓄的钱。随着经济的捉襟见肘,他对她的态度也每况日下,温柔不再,剩下的全是冷漠和排斥。他经常几天都不跟榛榛说一句话,甚至都不用正眼看她,呼来喝去更是成了家常便饭,每次当榛榛忍无可忍之时,他就重提当年的屈辱。看着他受伤的表情,榛榛的怒火总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一次又一次的原谅他。

就在榛榛以为日复一日将会一直这样过下去的时候,有个小生命意外降临了。(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