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鸟(下)

榛榛怀孕了,发现有孕的时候,小生命已经在她肚子中存在了快两个月。这两个月中,他对她越来越冷淡,榛榛觉得和他在一起的感觉比陌生人还要陌生,这早已不是大学时青梅竹马的那个忧郁男生了,现在的他不仅冷的像冰,更在两人之间筑起了一道厚厚的墙。

知道榛榛怀孕的消息,他没有表现的像其他丈夫那样欣喜若狂,只是用很特别的眼神盯着榛榛和她的肚子看了几秒钟,然后转身离开了。榛榛的心瞬间降到了冰点的温度,都说孩子是父母之间最坚不可摧的纽带,而这个孩子能将榛榛和他再次连接在一起吗?

那天,他很晚才满身酒气的回到家,已经入睡的榛榛被客厅里巨大的响动吵醒了,发现他在沙发上吐的天昏地暗后倒在一边呼呼大睡。榛榛强忍着翻江倒海一样涌上来的胃酸,把沙发擦洗干净,又把他挪到旁边的地毯上并换了干净的睡衣,看着他熟睡的样子,榛榛含着眼泪回到了卧室。就在她转身的刹那,他睁开了眼睛,泪水从眼角涌出,只是榛榛没看到。

之后的日子,他对榛榛的态度有一些好转,虽然两人之间还是交流不多,但至少不会再对她呼来喝去,偶尔他还会下厨做一些开胃的小菜,这细微的改变已经让榛榛心满意足了。但平静的生活没有持续多久,他告诉榛榛,已经得到了美国一份不错的工作,两天之后就要离开了,当榛榛开始手忙脚乱的收拾东西时,他却说希望她留在加拿大好好待产,因为那是份需要经常出差的工作,他不会固定的呆在某个城市,所以榛榛不能同行。

两天后,他真的离开了,除了一个拥抱,没有留下只字片语。榛榛不知道这次分别的结果会是怎样,也许是个新的开始,也许会是一个终结。

在收拾他留下的凌乱东西时,有一个黑色笔记本引起了榛榛的注意,之前在家中,她从未看见过这个笔记本。打开第一页有一行黑钢笔字尤其醒目:写给在天堂的母亲。榛榛一下子懵了,他的母亲不是已经康复了吗?父亲不是支付了手术费用和康复费用吗?

虽然被很多问题困扰着,但榛榛仍然把笔记本放回了原处,夫妻间各自保留的空间是要建立在彼此信任和尊重的基础之上。在书桌上,榛榛发现了一封他留给自己的信,内容正是有关于黑色笔记本,他希望榛榛仔细的看完这本日记,然后做出自己的决定。榛榛突然对日记的内容有种恐惧感,直觉告诉她,这本日记记载的内容关乎着两个人的未来,而且一定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用了两天的时间,榛榛才看完他的日记,几乎每一页都留下了她的泪水,从他记录的文字中,她才知道分开的5年时间,他背负了太多的痛苦与绝望,也承受了太多的折磨和打击。原来当年榛榛的父亲并没有完全兑现自己的诺言,在提供了第一次的手术费用后,并没有如期的将后续治疗费用汇给他们,无奈之下,他的母亲只能回到家里休养,而疗效最好的进口药物也不得不停止使用,而此时只需多服用一个疗程就能稳定病情。为了母亲,他再次向榛榛父亲求救,榛榛的父亲派了一个人来,同意给钱但要求他与一个陌生女孩儿拍下了亲密的照片,并以他的口吻写了给榛榛的绝交信,虽然明知道这一切,但他都隐忍了下来。谁知道信寄出去后,榛榛父亲派来的人就消失了,那些口头承诺的治疗费自然也无法兑现,因为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后续治疗,他的母亲最终还是离开了人世。短短半年的时间,他失去了最挚爱的母亲,也失去了最珍惜的爱情,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榛榛的父亲。

处理完母亲的后事,他一度想到了死,但想到榛榛父亲的言而无信,复仇的心理占了上风,于是,他策划了完美的复仇计划。

复仇的第一步就是自己的自强。他来到香港,从金融公司的小职员做起,凭着聪明和半自虐的工作状态,他很快得到了提升,几年后就成为了公司能够独当一面的部门经理。在香港的同时,他委托征信社一直注意着榛榛的一举一动,得知她即将结婚的消息,他决定开始行动。摸清榛榛的行程后,他佯装成婚纱店外的邂逅,并在她未婚夫的面前带走了她,首先摧毁了她的婚约。然后他对榛榛讲出当年的事情,利用她的同情和愧疚迅速重新得到了她的心,为了不让榛榛父亲对他结婚的目的有所怀疑,他隐瞒了母亲已经去世的消息。当遭遇榛榛家人的一致反对后,他利用自己事业的成功和榛榛的决心来对他们施压,迫使他们最终同意了这桩婚事。婚后才是实施复仇的开始,他知道榛榛父母年事已高,而且把女儿视如珍宝,分离是对他们最重的打击,所以他以最快速度办好了两人移民的手续,义无返顾的放弃了自己在香港的大好前程,来到了陌生的加拿大。抵达加拿大后,他也曾经想过放弃复仇,但每次看到榛榛,都会让他想起母亲临终时自己的绝望与愤怒,于是,他把所有的不满与怨恨都发泄在榛榛身上,当榛榛默默哭泣时,他除了些许的内疚外,更多的是一种复仇后的快感。只是这种快感随着时间的流失而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空虚和莫名的心疼,为了掩饰真实的情感,他不得不用冷漠来武装自己,直到知道榛榛怀孕的消息。

看着因为孕期反应而备受折磨的榛榛,他不自觉的会去关心照顾她,这也让他发现原来爱情从来没有离开过,只是被深深地埋藏在心里而已。而此时的他已经没有办法面对榛榛,这个从小像公主一样长大的女人,为了弥补父亲所犯的错误,一直包容着他所有的折磨。于是,他决定告诉她真相,由她自己来决定他们的未来。
就在榛榛为两个人的未来而处在艰难的抉择中时,不幸降临了,因为两天的不眠不休,她在下楼梯时失足坠下,身体虽无大碍,却失去了肚子里最珍视的孩子。当他闻讯赶到医院时,榛榛已经做完手术回到了病房,在见到他的一刹那,榛榛明白孩子已经替他们做出了决定。

他默默接受了分手的提议,并很快的搬离了那个家,临走前,他仔细检查了家里的每一个细节,并修好了有些渗水的管道,因为他知道这些是榛榛根本应付不了的事情。榛榛因为无法面对他的离开,而搬去了朋友家里暂住,再回到家时,已经没有了他的任何东西。两个人从此像两条平行线,不再有交集。

榛榛说,两个人之间的裂痕需要立即修补,否则就会变成无法挽回的大洞,而他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建立在裂痕之上,为了复仇而欺骗,这个裂痕是无论如何都修补不上的,如果不是孩子发生了意外,也许他们会因此而继续走下去,但这个婚姻注定无法幸福,因为两个人心里都存在着太多不好的记忆和委屈。现在的结局虽然苦痛,但毕竟是种解脱,如今,她可以只记得大学时他对她的好和所有他付出过的爱。

以前听彭羚的《囚鸟》,只是觉得歌词哀怨,但听过榛榛的经历后再听这首歌,似乎每一个字都在倾诉着被爱情囚禁和束缚的痛苦,相对于肢体上受到的暴力,精神暴力更为严重,这种被称之为“冷暴力”的行为,伤人更为深切,尤其是身在婚姻中的两个人,当婚姻变成一种折磨,当对方开始以冷暴力相对,与其隐忍着寻求暂时的平静,不如勇敢的要一个解脱。有时候放手也是一种幸福!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