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下)

A君虽然在生活中周旋于很多女人之间,但他在公司一直有个从不打破的规矩,那就是禁止同事之间恋爱,尤其是在同一部门,如果出现办公室恋情,就必须有一方要放弃现在的工作。也正因为有这样不成文的规矩,A君在工作中无论面对多么优秀或美丽的异性也从不染指,但从香港总公司来的莎莎成了一个例外。

A君对莎莎并不是一见钟情,阅美无数的他实在没有把眼前这个娇小秀气的香港女孩儿放在眼里,如果不是因为莎莎审核财务后的报告将直接影响自己的升迁,A君对于这样姿色的女孩儿实在是连应付的心情都没有。而莎莎也没有对年轻有为的A君表现出一点兴趣,这点也和其他女人不同。然而就是这个毫不起眼的香港女孩子却在随后的工作中让A君吃够了苦头,莎莎在公司的往来帐目中发现了一些纰漏,逐一记录下来后开始一一彻查,自诩管理有方的A君被一个比自己年龄还小的女生质问的前言不搭后语。在仔细查对了莎莎提出的问题后,A君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年轻的“钦差大臣”工作果然认真细致。虽然最后查对的结果显示公司帐目只是存在一些小问题,并没有金额上的出入,但A君和莎莎都开始对对方的印象和态度有了明显的改观。

莎莎回香港之前,A君特意抽出几天时间带她游览北京城,正是这几天的朝夕相处让一向骄傲又自信的A君深深地被这个看似平凡却内涵丰富的香港女孩儿打动了。打动A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第一件事情发生在购物的过程中。A君把莎莎带到了名牌云集的国贸商城,莎莎挑好了一个名牌女包,在收银台,莎莎按住了正要刷卡的A君的手,她说这是送给妈妈的生日礼物,本应自己买单。随后的闲聊中,A君发现已经属于高薪一族的莎莎对于名牌并不热衷,只有在孝敬长辈时才会购置一二,她的淡泊与孝顺让A君印象深刻。第二件打动他的事情是在故宫,莎莎对于故宫文物和一些宫中典故几乎是随手拈来,而且在评价故宫艺术品时会顺带列举出很多同时期世界上各流派的艺术风格及作品,原来攻读管理专业的莎莎同时也拿到了艺术类的学位。这个娇小、睿智又独立的香港女孩在几天的时间里用自己的聪明和才气迅速征服了骄傲的A君。

在莎莎返回香港后没多久,A君如愿以偿的成为了北京分公司的总经理,而此时他的心里除了有升迁的喜悦,更多的竟是对莎莎的牵挂和思念。在随后的半年中,A君利用出差的机会三赴香港,他的诚意和苦心也没有白费,在最后一次的香港之行中,他终于赢得了莎莎的芳心。两个人甜蜜的交往了半年多的时间,A君决定策划一个有创意的仪式向莎莎求婚,可如期来赴约的不是莎莎,而是莎莎的父亲。直到此时,A君才知道莎莎的父亲原来就是集团的总裁,而莎莎是个名副其实的富家千金。

莎莎的父亲没有搬出门当户对的理念来阻止他们的交往,只是以一个父亲的立场来了解A君和他对未来的想法。两个男人在酒店的房间聊了一整夜,次日清晨,A君带着未来的岳父去吃了地道的北京早餐。在机场,莎莎父亲重重地拍了拍A君的肩膀后转身离去,A君知道自己的爱情已经得到了莎莎家庭的接纳。

婚礼在香港和北京两地隆重的举行,A君的婚姻得到了很多祝福,也招来了很多忌妒的声音。其中不乏说他利用爱情投机取巧进入豪门,也有人说他心怀鬼胎想入主总公司,成为新任总裁。虽然A君和莎莎不为谣言所动,但内心仍不免有所介怀。而日后身份、家庭的巨大差距正是最终使他们夫妻反目的导火索。

婚后应莎莎家人要求,A君前往香港定居,并进入总公司任职。凭着成熟稳健的处事方法及谦虚的态度,再加上莎莎父亲的全力支持,短短几年内,A君就进入董事会,成为公司最年轻的董事会成员。A君全力以赴的工作不可避免的忽略了莎莎的感受,夫妻间开始有了争执和裂痕。在一次大吵过后,莎莎决定和A君远离香港,移居海外,她认为只有让A君离开香港、离开公司才能恢复两人间曾经的甜蜜。而A君不愿意放弃几年的奋斗成果,更不愿意辜负莎莎父亲对他的栽培,两个人争执不下,不欢而散。

几天后,莎莎不告而别,远赴加拿大。A君被迫放下繁忙的工作,追到温哥华,希望莎莎能够回心转意,可是事与愿违,莎莎避而不见,A君只好无功而返。经过家人几个月的劝说,莎莎终于返回香港,但她的目的只是要说服A君一起离开,面对太太的请求和岳父的期待,A君陷入了两难境地。莎莎的父亲对A君像对亲生儿子一样抱有很高期望,因为膝下没有儿子,因此他特别钟爱年轻有为的A君。甚至私下表示,即使A君与莎莎分手,他仍将A君视为自己最得力的助手及接班人。莎莎在与父亲大吵一架后再次离开香港,临别留下了离婚协议书和自己在温哥华的地址,A君必须在事业和家庭之间做出最后的选择。

痛苦的挣扎过后,A君发现对妻子的爱其实超过自己对事业的执着,因此他选择了飞赴温哥华定居。A君的决定让岳父十分失望,但为了女儿的幸福,他选择同意A君离开。初到温哥华的A君和莎莎团聚后自然是甜蜜无比,然而几个月过后,他开始厌烦这样无所事事的生活。虽然有莎莎家雄厚的财力支持,但A君仍然希望找到属于自己的工作和事业。找工作的经历自然是一波三折,A君的遭遇和很多新移民一样,虽然有着良好的教育及工作经历,但国家和语言的差异还是让他优势尽失,几个月的奔波过后,只有一家小型贸易公司录用他为部门经理,而这家公司只有7个人。巨大的事业落差严重的打击了A君的信心,心情烦闷的他和莎莎又开始不断的吵架、争执。在一次争吵过后,莎莎又选择了不告而别,这次连只字片语都没有留下。无计可施的A君在遍寻无果后只得向香港的岳父求助,经过家人的辗转寻找,得知莎莎竟然只身飞赴意大利观看时装表演。A君得悉莎莎的行踪后终于忍无可忍,而此时知道事情严重的莎莎一回到温哥华就主动道歉,面对着泪眼婆娑的太太,A君再次选择了原谅。

就在A君对工作已经不抱有期望的时候,美国一家大型贸易企业的猎头找上门来,他们许诺将提供丰厚的薪酬及良好的工作前景,而这正是A君此时最需要的。然而莎莎不愿意离开温哥华,定居美国,这次的A君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往美国工作,因为工作城市离温哥华距离并不远,A君一周3天在美国工作,其他4天都会回到温哥华陪莎莎。这样分别的日子很快就使莎莎再次心存怨言,她选择以出轨来惩罚A君。当A君亲眼目睹这一切后,莎莎委托律师开始离婚程序,刚遭到背叛打击的A君又不得不直面离婚的残酷现实。

A君在婚姻中得到的只有一身伤痕,他说直到现在也不知道女人究竟想要的是什么,一方面要求老公一定要事业有成,另一方面却又忍受不了男人忙于事业而忽略自己。难道爱一个人就要变成主宰他的主人吗?那男人到底要怎么做呢?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