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与爱情无关

婚姻真的是一个博大精深的领域,没有谁敢自称是婚姻类的专家,更没有人敢拍着胸脯说自己能包治婚姻百病。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那由两个人所组成的婚姻自然也各不相同,以前一直认为即使再不同的婚姻,目的总是一样,即彼此扶持着度过此生。后来才发现这世界变化快,婚姻早已不是曾经的样子,现状是不同的婚姻也会有不同的目的,这目的可以是物质,可以是权利,甚至可以是其他的任何东西。

移民后常有国内的朋友问我,国外的月亮是否真的比中国圆?我每次都回答,世界上只有一个月亮,不过是这边升起,那边落下,我们相差的只有时间,没有其他。这确实是我的真正想法,一个地球怎么会有两种天地?如果说有差异,那也不过是些环境、人文等外部因素,从本质上看,只要你不是生活在水深火热的伊拉克、阿富汗等战地,在其他的任何地方其实都差不多,都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这种想法跟了我快10年(15岁前对国外还没有概念),但最近却产生了轻微的动摇,因为耳闻目睹了不少的人为了留在海外或一个海外身份而绞尽脑汁、不计后果的付出,这让我不得不扪心自问,国外的月亮是真的比较圆吗?!

现在移民海外不外乎有几种方法,技术类移民、家庭类移民、商业类移民,除了技术类移民历时较长,其他类移民审核批准的时间都比较快,也许正是为了时间上的快捷,很多人铤而走险的选择了非正常的方式,先不说这样做是否真的就能如愿以偿的移民国外,就是这种非正常方式背后所付出的物质、精神,甚至是身体上的代价,就让人唏嘘不已。当然也有些人不同,虽然一样采取了非正常的方式,但是出于无奈或迫于其他。但无论是何种原因,从你选择非正常方式出国或留在海外的那刻起,就注定前方不会一帆风顺,你要为自己的决定而付出代价。

初见海容
海容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这是所有见过她的人一致的看法。小巧的五官各有各的美丽,配搭在一起像一幅完美的画;一席乌黑的长发将白皙的脸庞衬托的愈发光洁细致;而玲珑的身段则让人很容易就能猜测出她舞蹈演员的出身。

第一次见海容是在5年前的北京。虽说是在嘈杂的餐馆里,但还是让我眼前一亮,她自身散发出的那种魅力足以让所有人侧目。那时,她已经是一个歌舞团的独舞演员,年纪轻轻却有着不可限量的前途,她说话总是柔声细语,再加上温婉动听的声音,让你在和她交谈的时候会觉得有如春风扑面,那天,我们几个比她年纪稍小的女孩子简直是带着崇拜的心情和她吃完了那顿晚餐。后来陆续传来了很多关于她的消息,得了舞蹈大奖、交了同舞团的男友、买了房子换了车等等,总之尽是些让人羡慕的事情,仿佛天下所有的幸福都集聚在她一人身上。在当时我们这群小女生心中,她就是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杨贵妃,不同的是杨贵妃只得宠于皇帝一人,而海容似乎得宠于天时、地利、人和。

再见海容
再次见到海容是2003年,在首都机场的大厅,我和同事们正在咖啡吧聊天,突然发现同桌的男同事目不转睛的盯着邻桌,转过头一看,坐在邻桌的竟是两年未见的海容,她还是那么美丽,只是举止间更添了些风情。见到我,她也有些意外,但很快就彼此熟络起来,那天,她正要飞往美国,说是去和分离两地的未婚夫完婚,我送上了自己的祝福。虽然疑惑于这么隆重的一次远行,为何没有亲人来为她送机,但看着她脸上洋溢着的幸福,还是没有问出口。

那天,是我把她送到了出港口,临进去之前,她突然眼圈红红的转身抱住我,说没想到在中国的最后一天竟是并不熟识的我陪她度过,那个拥抱,我至今记得,暖暖的却又带着一丝伤感的味道。

她走后,我才发现匆忙间竟没有记下她的任何地址、电话,这意味着除非我们再次偶遇,否则,隔着万里之遥的距离,我和她恐怕很难再遇。

三见海容
世界上最难预测的就是缘分,有人说人生就是一场旅行,每一天都是在路上,我们因缘际会的与父母结缘、与朋友结缘、与爱恨情仇结缘。我不知道我和海容是哪种缘分,但确实是有缘分存在,所以我们又一次相遇,而且是在加拿大,这个遥远的异国他乡。

圣诞过后的周末,我和朋友相约去喝茶。刚走进台湾茶店的门,就听到一声惊呼,吓的我差点夺门而逃,以为遇到了什么突发事件,定睛一看,竟是3年未见的海容,她也是一脸的惊讶,确认是我后,立刻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熊抱。和3年前相比,她明显的消瘦而憔悴了,虽然风采依旧,但眼眸里的那份清澈和温柔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沧桑。

和朋友简短的寒暄过后,我和海容离开茶店,去了一家常去的餐吧,毕竟屡次的偶遇证明我们实在是有缘又有份。在餐吧桃红色的灯光下,海容似乎恢复了些许的红润,听完了我的移民经历和现状后,她竟流露出羡慕的表情,而这表情以前只会出现在她身边的人脸上,我很难想象幸福如海容,还会有什么值得她去羡慕。
海容看出了我的疑惑,她伸出清瘦的手臂,让我看她手腕上醒目的一道疤痕,她说那是为年轻而付出的代价,那疤痕像蜈蚣一样匍匐在她白皙的皮肤上,显的那么刺目和狰狞。这道伤疤缘于她那同为舞蹈演员的男友,当年两人信誓旦旦的相爱相守,海容甚至为他放弃了出国深造和跳舞的机会,甘愿留在国内的舞团和他朝朝暮暮,为了买结婚用的新房,海容用光了所有的积蓄,还向父母亲友借了一大笔钱,为了尽快还上欠款,她跟很多演出团体合作,四处演出,而那男友因为出身贫寒,根本帮不上忙。然而就在房子装修即将完成的那个月,男友突然提出了分手,海容以为是自己这一年中的四处演出,让男友太寂寞孤单,所以立刻就回到舞团报到,谁知道在舞团里听到了一个天大的噩耗,原来是某领导的女儿看上了她的男友,并替他安排了去英国深造的机会,但条件是两个人立刻结婚,婚后一起飞赴英国。

曾经的山盟海誓在物质和权利的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为爱情放弃了出国机会的海容最后却被追求出国深造机会的男友所抛弃,这是多么讽刺的结局!而承受不了这一切的海容选择了自杀,最后关头是好友发现了她,鲜血没有让她失去生命,却让她失去了爱的勇气和信心,海容说每次看到这个伤疤,内心里就会有个声音告诫自己,别再相信爱情和誓言,那都是骗人的东西。

为了远离过去痛苦的记忆,海容离开了舞团,加入了一个更好更大的歌舞团,虽然男友已经出国,但共同的朋友圈子还是会或多或少的传来关于他的消息,他进入英国著名的舞蹈学院了,他结婚了,买了一套豪华的公寓,这些消息像针一样扎进海容的心里。海容再也无心跳舞了,她要出国,要进入更好更著名的舞蹈学院,要成为一个最优秀的舞者,她要将来的某一天,衣着光鲜、扬眉吐气的出现在他面前,要用自己的成功让那个男人明白,他的鼠目寸光和无情无义使自己错失了一个多么优秀的女人。

海容为了实现这个理想而积极努力着,她开始精心打扮自己并频频出没于各个交际场所,周末和假日还去英语学校上课,苍天不负有心人,机会终于来了…………(文中全部为化名)(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