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与爱情无关2

北京的白领聚会已经流行了很多年,参加聚会的人群也早就不局限于外资企业的精英们,从2000年开始,每逢白领聚会就一定会出现很多外国人的身影,他们中有的是被派驻中国工作;有的是因为喜欢中国文化慕名而来,不管他们到中国的原因是什么,但无一例外的都爱上了中国,尤其是温柔美丽的中国女人。

罗宾就是这样的一个美国人,虽然说已经年过40,离过两次婚,还有3个孩子,但一次偶然的中国之旅,还是让他对这个陌生而古老的国家产生了深深地迷恋。为了留在中国,他辞去了美国的工作,变成了一个漂在北京的外国人。他在美国属于蓝领阶层,并没有太多的积蓄,两次离婚的打击再加上3个孩子的赡养费,已经让他囊空如洗,虽然头顶美国人的光环,但实际上除了一个美国身份,他真的一无所有。

认识海容的时候,罗宾刚从西藏回到北京,应朋友的邀请去参加一个聚会,聚会中,朋友在会场的大屏幕上播放了罗宾西藏之行拍摄的景色及人物的幻灯片,那些美的让人震撼的画面打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也包括海容在内。直觉告诉她,这个有着艺术家特质,外表斯文,会用镜头说话的美国男人可以给她带来她想要的一切。那次的聚会,海容是当然的全场焦点,所以当她向罗宾主动示好的时候,罗宾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从西藏回来后,罗宾一直暂住在一个美国朋友的公寓里,这个朋友是一家公司的外籍经理,住着涉外公寓,开着公司配备的好车,每年还可以享受两个月的探亲假,此时他人刚飞回美国,房子和车都由罗宾代为管理,这些都是海容不知道的。

聚会后的两个星期,海容频繁的和罗宾约会,终于有一天罗宾邀请海容来到了他所住的公寓,看着眼前装饰豪华、格调高雅的房间,海容对自己的判断和眼光更加的确信无疑。而罗宾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竟没有告诉海容,他此时的处境和自己在美国的情况。他们的交往迅速而热烈,一个月后就决定订婚,这个决定遭到了海容家人的强烈反对,面对着比自己女儿大10几岁的外国男人,海容的父母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坚决,但海容不顾家人和朋友的劝诫,毅然决然的和罗宾订了婚。
订婚后没几天,因为美国的朋友即将回到北京,为了防止自己的伪装在海容面前露馅,罗宾执意回了美国,临行前说他将在美国等待海容的到来,并承诺回到美国后会立即为她申请一家世界著名的舞蹈学院,海容相信了这一切,并满怀期待的等着签证下来,好去圆她自己的出国跳舞梦。

等待的日子总是很漫长,期间前男友从英国回国,通过朋友请海容吃了一次饭,吃饭时,海容特意的炫耀着自己的钻戒和即将出国跳舞的事情,从前男友扭曲的表情中,海容感受到了一种复仇后的快感,也只有那一刻,海容觉得自己是真的爱上了罗宾,因为如果没有他,自己就不会这么容易的报了前男友移情别恋的一箭之仇。

美国签证下来的比预想的要快,而且顺利,海容处理了北京的房产和车后,匆匆的踏上了远赴美国的旅程。这也就是我在北京首都机场遇到她的那一次,当时,家人都还没有原谅她擅自远嫁美国的决定,自然也就不会有人送行。海容说起我和她的那次相遇仍是满腹感慨,她说从未想过唯一的一份新婚祝福是由并不熟悉的朋友送出的,也没想过我会是送她上飞机的那个人,这些都让她感动,在飞机上她一直在后悔没有索要我的联系方式,而那时的我也正为此而懊悔。

抵达美国的前两个星期,罗宾并没有带海容回家,而是直接去了纽约和拉斯维加斯,他们住在豪华的酒店中,白天游玩,晚上就去欣赏著名的歌舞演出,那几天海容以为这就是自己未来的美国生活,心里充满了幸福与满足,在旅程结束的前一天,罗宾和海容在拉斯维加斯的都会区登记结婚了。海容后来才知道,这一切都是罗宾精心布置好的,他用几个月的积蓄换来了这两个星期的奢侈旅程,因为他知道一旦把海容带回真正的家,事情就会真相大白,而他也会失去这个漂亮的中国老婆。

是真相就一定会显现出来,当一栋破旧的房屋呈现在海容面前,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被涂抹的乱七八糟的墙壁、四处翘起的地板、发黄了的浴缸和马桶,再加上并不明亮的吊灯,海容几乎以为自己置身于几十年前的旧中国,罗宾带着歉意的告诉海容,这就是他们的家。海容在接下来的几天内不说话,也不吃饭,就是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她实在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更接受不了这样的一个家。罗宾第三天就匆匆忙忙的工作去了,毕竟他还有3个孩子需要负担,而这些也是海容到家后才得知的事实。海容说那几天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万念俱灰,看着昏暗破旧的房间和家具,她真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噩梦,梦醒后自己又会回到北京温暖的家里。

在海容到家后的第二个星期,罗宾带来了纽约一家舞蹈学院的资料,他深知自己的欺骗伤害了海容,希望以这种方式得到她的谅解或者让她能快乐起来。看到资料中翩翩起舞的男女和舞蹈的演出片段,海容突然从绝望里找到了一丝希望,如果自己能够重新回到舞台,那么就有可能改变现状,并从这个自己憎恶的家里搬出去。之后的时间,海容就在破旧的房间里做一些基本练习,为了年底的考试而积极准备着,在一个周末,罗宾带回来了他的两个女儿,虽然厌恶罗宾,但海容却喜欢上了这两个像洋娃娃一样美丽的金发姑娘。两个女孩儿都对这个东方来的会跳舞的女人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她们建议海容去她们学校的舞蹈厅去训练,当海容和她们一起来到学校,惊讶的发现区区一个学校的排练厅竟不亚于国内一流歌舞团的排练场地。从此,海容天天在这里跳舞,甚至还帮学校代起了形体课。
海容很顺利的通过了舞蹈学院的考试,并搬到了纽约居住,罗宾定期会来看望她,海容虽然痛恨他的欺骗,但也感谢他为自己所做的一些努力,而且因为身份的原因,两个人暂时还不能离婚。为了生活,海容做了很多不同的工作,虽然辛苦,却也在磨练中更加成熟而自信。2006年是幸运的一年,海容通过了层层的筛选考进了纽约的一家舞蹈艺术团,终于回到了自己热爱的舞台,继续从事自己钟爱的舞蹈事业。而在这一年中,她也拿到了盼望已久的绿卡,绿卡拿到后没多久,罗宾就主动提出了离婚,他说海容带给他的幸福已经足够多,而现在是归还她自由的时候了。

海容重新拥有了独立、自由和想要的生活,她在2006年底就计划到多伦多和一个久未谋面的老朋友共度新年,也就是这次加拿大之行又让我和她鬼使神差般的再次相遇。

看到海容现在消瘦但有活力的样子,很难想象的出这几年她所经历的那些磨难,曾经我们心目中完美的公主,原来也有这么多辛酸的故事,幸运的是,她得到了她想要的,虽然坎坷。

有些人是没有这份幸运的,一样的付出了所有却什么也得不到,或者说是除了一纸身份,其他的都失去了。生活是真实的,一个身份不足以让你心情欢愉的度过以后那长长的时光,有时候为你带来的甚至是一生的后悔。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