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失落的文明(二)

2006年12月25日是一个没有雪的圣诞节,已经习惯了在白雪皑皑中欢庆的人们突然怅然若失,唯一不变的也许只有商场,摩肩接踵的人潮证明着这是加拿大一年中最为热闹的一天。我和成真(化名)就约在这人流的最深处见面,York dale的 HR专卖店。

York dale的 HR专卖店,相信很多人对它都不陌生,那里汇集了时尚尖端最顶级的众多品牌,信步其中你能感受到时髦的气息和奢侈品所带来的视觉及心理承受力上的巨大冲击,那里的一个皮包、一件衣服、一个配饰的价格基本是工薪阶层一个月的薪水。听成真在电话中约我的口气,他对这里是了如指掌,按照约定,我来到了LV(Louis Vuitton)的专柜前,成真正试背着一个男用的背包,咨询过我的意见后,他去收银台拿出厚厚的一沓现金买下了这个价值1900多加币的包。看到我吃惊的表情,成真笑着说,大学的助学贷款还没有还,所以他不能用信用卡来买这些奢侈品。听到这里,我更惊讶了,成真的姐姐和我是高中时的好友,他比我们小两岁,也是我的学弟,当年我们就读的那所私立学校可是远近闻名的贵族学校。我实在想不通,成真怎么会沦落到需要助学贷款来继续学业,如果他家的生活状况变的如此糟糕,那这价值不菲的背包又从何而来?

当我和成真在星巴克咖啡坐定后,他挑着浓密的眉毛得意地告诉了我答案,几年前,当他来到加拿大后,发现亲戚家的孩子都依靠着助学贷款上学,而且亲戚本人也领着不同的救济或补助金,这些补助让他们一家不用劳动也可以过的舒舒服服,再加上他们在国内还有稳定丰厚的生意收入,所以日子过的洒脱而自在。成真正是仿效了亲戚的做法,也顺利的通过了助学贷款的审核,2006年夏季毕业后,他一直没找工作,而把时间全用在了北美大陆和欧洲的旅游中,这个圣诞将是他在北美度过的最后一个圣诞节,当我告诉他,助学贷款的违约记录将会载入他的个人资信系统,跟随他一辈子时,他无所谓的笑笑说:“出国就是为了镀金,早晚是要回国去继承家里生意,这里的记录毫无用处,难道他们能去中国追债不成!”听完成真的话,我无言以对,不禁想起几个月前发生的一件事,一个从中国西北小城考出来的女孩子,成绩优异,然而学校的奖学金不足以支付她的全部学习及生活费用,为了完成学业,她申请了助学贷款,就在大家都认为她得到贷款是理所应当的时候,一纸通知打碎了她的求学梦,申请被拒绝了,拒绝的理由很牵强,女孩子把自己关在家里以泪洗面,她的老师都为她感到愤慨,并且为她出面游说,然而结果并未改变。在这个女孩子选择中断学业回国前的送别晚餐上,她的老师说以前加拿大的助学贷款审核及发放都非常宽松,一切都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但近几年外国留学生的恶意拖欠贷款,甚至逃避还款越来越多,导致了助学贷款的违约率节节攀升,政府才不得不严加管理贷款的发放,这也使得很多真正需要贷款的孩子失去了得到帮助的机会。那天的晚餐气氛很凝重,一个优秀的孩子失去了继续深造的机会,她为那些没有诚信、道德不完整的人买了单,虽然她是无辜的,虽然这可能会影响到她的一生。

成真回国了,留下了欠款和缺失的人格,也许他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但是是谁引导他这么做的?是一些自以为聪明的‘大人们’,他们认为自己发现了加拿大法律或制度中的空隙,于是争先恐后的占尽便宜,殊不知这样会贻害了后人,“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前人舞弊,后人遭殃”正是这样的道理。而这个空隙其实正是加拿大的可爱之处,相信人性本善,相信人有理性良知,留下这个空并不代表制度的缺陷,而是给世人一个照妖镜,是人是妖,照过便知。想想如果一定要把制度完善的像一张密不透风的蜘蛛网,那活在其中的人类该做何感想!

无独有偶,最近“ 洛杉矶保险欺诈案”闹的沸沸扬扬,截止到1月6日晚上,已有80多人被捕,40多人仍在被追捕当中,而这些人中80%是华裔,其中包括律师、医生和当事人,洛杉矶警方称这是近年来美国南加州规模最大的保险诈骗连锁案件。检方说明此案犯罪模式:加州圣盖伯谷区(San Gabriel Valley)律师或其助理,首先将车祸案件索赔者转介给推拿诊所,并从中收取介绍费。接着,律师将诈骗医疗费用文件及帐单寄给保险公司,最后,三者瓜分保险公司理赔。本案所以演变至此,主要是与华人社区“律师超额赔偿客人,疯狂拿回扣”、“掮客非法兜售案件”与“医师削价竞争”,这些无所不用其极的拉客过程有着不寻常的关联性,一步步让华人社区产生“车祸就能赚钱”的风气。这股风气让这一百多人赚钱了吗?答案是肯定的,根据报告显示,保险业因此损失了大约50万美元,平均到目前为止批捕的120人身上,人均得到4000多美元,差不多相当于普通人一个月的薪水了,这样看投机取巧是有利可图的。但这4000多美元带来的后果是:根据加州刑法,参与医疗造假保险欺诈行为是重罪,可判3年至15年监禁,最高罚款五万美元,嫌疑人的保释金在三万至八万美元,几千美元的蝇头小利转眼就变成了牢狱之灾和10倍于得益的罚款,这还不包括其中被践踏的中国人的尊严。中国有句俗语说的好,天上不会掉馅饼,看着这些被馅饼砸的没了人样、凄凄惨惨的同胞,我们只能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正如美国媒体报道的那样,相信这不是偶然事件,某个海外论坛的博客上就曾有过类似的一篇文章,作者颇为得意的记录了自己因祸得福的过程,最后在律师的‘帮助’下,他不仅得到了一笔可观的赔偿,甚至还得到了一辆新车,文章的最后,他还恬不知耻的振臂高呼,让车祸来的更猛烈一些吧!难道他不知道车祸再严重一点是会死人的吗?!

写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这周我刚收到的一封邮件,邮件内容是针对我第一期所写的中国人丧失旅游文明而回的一篇檄文,作者笔锋犀利,谴责我放大了国人的毛病而且以偏概全,他认为那些不文明现象只是个别,玉无完玉、人无完人,更何况老外也多的是不良习惯,何必只针对国人大做文章。我称此类人为‘说不得’,别人做的不好,你就也该做不好吗?在国内你代表的是自己,出了国你代表的就是中国,任何的毛病都会被放大,如果自己的毛病自己都不敢去承认和面对,那还能奢望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吗?外国媒体报道被说成是种族偏见和歧视;中国媒体报道被说成是自曝家丑,那谁是可以去报道的?难道不说不问不写,这些陋习就不存在、不碍眼了吗?比起掩耳盗铃和一叶障目,这类人的遮丑心理有过之而无不及!难道非要等到小羞害了大臊,等海外媒体对国人的陋习群起而攻之的时候,再去洗心革面、卧薪尝胆吗?

2006年已经过去,这一年里发生了太多悲欢离合的故事,从新移民的车祸事件到陆续上演的自杀悲剧,面对生命的脆弱,我们无能为力,但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提高国人素质不是一朝一夕,但至少我们可以从自己做起,这不仅仅是为了祖国,也是为了我们的第二故乡——加拿大。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