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大魔咒

“遥远的东方是神秘的国度,那里生活着龙的传人,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这些人掌握着幸福的大魔咒,他们就是中国人。”用一个读者写来的这几句话作为12月幸福话题的结尾,这个嘻哈风格的结尾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但至少代表了一种希望,生活是快乐而非沉重的,幸福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祝愿大家无论在世界上哪个角落,都能感到幸福快乐。其实之前没想到关于幸福的话题会引来这么多读者的关注,陆续收到的邮件让我一起分享了你们生活中幸福或不幸的很多事情,谢谢你们愿意向我倾诉,也为不能一一回信而表示深深地歉意,希望你们都能看到这篇文章,也希望我的小小回复能对你们的生活有所帮助。

吴小姐:我是个很新的新移民,登陆不过两个半月,没有什么家世背景,更没有什么万贯财产,有的只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一点技术,加拿大不是我想象中的天堂,尤其是这样的一个冬季,我租住在一个人家的地下室,可能是为了省钱,房间的温度很低,我每天都上网发简历找工作,但迄今为止只有一个面试的机会,下星期我就要去面试了,不是什么大公司,但好在工作是我专业对口的,虽然有点把握,但我仍然很紧张,因为急需一份工作来解决我的经济问题。那天从一个超市拿到了这个报纸,看到了关于幸福的讨论,我现在不知道自己幸不幸福,只觉得辛苦,像我这样一切从头开始的人何时才能看到自己的幸福?

心欣:来到这里的人很多都是从头开始,开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信心,恭喜你获得了专业适合的工作面试,这是太多人梦寐以求的,以平常心去看待面试,世界上不是只有一条路通向罗马。多伦多对于出租屋冬天的温度有明确规定,不能低于零上21摄氏度,如果低于,可以和房东交涉,不行还可以投诉,电话是(416)338-0338,或向“Property Standards at the Municipal Licensing Standards Dept”部门寻求帮助,但你必须知道自己的区号,如果不清楚,接线员可以通过你的地址帮你查询。

CHAN:我和太太离婚了,我的女儿跟着前妻生活,我很爱女儿,但现在她对我很陌生,我的工作很忙,不是经常有时间去探望她。前一段时间,我前妻交了一个男朋友,听说我女儿很喜欢他,我希望前妻找到好的归宿,但我很怕女儿也被他抢走,现在很怀念和女儿在一起打闹嬉笑的那些日子,我该怎么办?
心欣:先衡量一下女儿和工作的分量,再按结果分配你的时间,孩子的成长是错过就不会再重来的历程,如果你付出足够的关心,我相信没人能取代父亲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JOLIN: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幸福,孤单的在多伦多上学,虽然有很多朋友,但还是会很想家,圣诞前的机票实在是太贵,我只能定1月份的票了,今年的生日注定又要缺少父母的祝福,希望赶快毕业,能早日回国,在此祝你和你们报社的人圣诞快乐,幸福。

心欣:能来加拿大读书本身就很幸福,我起码认识不少于一个连的人想出国读书却没有机会和能力,毕竟真正考出来或能负担国外学习及生活费用的还是少数人,你已经身在福中了。祝你生日快乐,祝福不一定非要面对面说出来,如果什么都要当面讲才算数,那还要电话和网络干什么?!代表报社全体人员谢谢你的祝福,你也没当面来告诉我们啊,但我们依然很开心,呵呵,希望你早日学业有成,回去建设祖国。

落叶:来到加拿大很多年了,最近却越来越想回国,也许是叶落归根的老思想做怪吧!但又真的回不去了,家庭、孩子都在这里,国内其实已经没有什么保持联系的亲人了,人老了好象真地开始担心归宿的问题,最近和老朋友聊天,大家都有一样的想法,都希望将来能在中国度过晚年,最后叶落归了中国根,能够实现这个愿望就是我的幸福。

心欣:从名字分辨不出您的年龄或性别,只能冒昧地尊称为您,其实您的这个愿望不难实现,只要和家人、孩子好好的计划商量一下,我想中国永远会敞开大门欢迎每一个远居海外的游子,就像母亲会永远等待孩子回家。另外,叶落归根不是什么老思想,我还很年轻,但我也常有这个想法,而且我为有这个想法而自豪,因为至少我们没有忘本,顺祝您幸福安康。

FENG:我今年33岁,当年技术移民来到多伦多,读完硕士后进了一家中型的公司,现在工作稳定,薪水也不错,但我就是遇不到合适的女孩,国内的家人每次电话中都催促我赶快解决终身大事,甚至还帮我物色了几个国内的女孩,但因为距离太遥远,我不太相信虚幻的爱情存在,在加拿大的女孩我也交往过几个,但都是无疾而终,我真的很苦恼,看见你关于幸福的话题就勾起了我的伤心事,我为什么就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心欣:爱情不是一味的继续或更换,有时候也要停下来回头看看,无疾而终往往只是个假象,想要成功的和幸福牵手,就要揭开假象好好剖析自己,每段感情的结束都有很多原因,找到症结所在,也许你的幸福就在前方等着你。另外,并非距离遥远的爱情就都是虚幻的,毕竟把自己局限在多伦多这么小的圈子里,找到幸福的可能性会小很多,就像音乐是没有国界的,爱情也同样如此。

佳佳:我是个在工作上很幸运,在生活中很失意的人,我有一份自己非常满意的工作,一个女人在加拿大能做到这样的程度应该说已经很不错了,但我的丈夫实在让我很失望,他早就不工作了,在家除了做家务、带孩子,一天到晚都沉浸在网络游戏的世界中,他说以我的工资养活这个家绰绰有余,他没有必要出去工作。其实以前在国内他是有工作的,而且做得相当不错,只不过他从事的广告行业需要太高的语言要求和生活背景,他不可能再回到擅长的工作领域,这些我都可以理解,但一个大男人至少应该学点东西或找份工作来充实自己,像他这样虚度光阴,我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多久。

心欣:中国人绝大多数都不能理解男人成为家庭妇男,其实这个现象在外国家庭中很普遍,只要家庭需要有人照料,能力稍差些的人就会辞去工作,专心在家,没人规定男人必须比女人强,所以家庭妇男在当今处处可见。也许你的丈夫已经衡量了他出去工作的收入和为孩子请个专职保姆的支出之间的差距,如果收支基本持平,那父亲带孩子应该比保姆更有责任心,所以他的这个选择未必就是错误的,我们有时需要根据实际情况变更一些传统的思想。至于沉迷游戏,如果在他做好家务,带好孩子,没有减少对你关心的前提下,似乎也可以原谅,男人喜欢游戏、车、军事,就像女人都痴迷于服装、化妆品、时尚一样,天性如此。婚姻就是把两块有棱角的石头放进一个圆形的盒子,在刺伤对方之前就先磨掉自己的棱角才是彼此应该迈出的第一步。

下期话题:“说出你眼中国人的坏习惯,也论如何在海外树立良好的国人形象。“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