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国婚姻大不同(三)

多伦多的夏天姗姗来迟,已经5月下旬了,温度才缓缓地升到20度左右,周末和朋友迫不及待的来到downtown的湖边,尽享着仍夹杂有一丝凉气的湖风。因为是周末下午,光找车位就花了我们一个小时的时间,等到了沙滩才发现这里早已经是人满为患。同行的男生从沙滩一路走过,都恨不得再分出几双眼睛,原来是沙滩上那些早早就穿上比基尼泳衣的美女们让他们魂不守舍。朋友的老公敬说,面对着身材凹凸有致的金发美女,想非礼勿视真的很难!美女,果然是男人难以逾越的一道难关。

身边的朋友纷纷走进了婚姻的围城,娶了美女老婆者洋洋得意,娶了平凡女子者虽然表面上说平凡是真,但暗地里心有不甘者众多。朋友丛的话十分经典:虽然美女是老虎,但想当武松的男人更多!

美是放之于四海而皆受欢迎的,如果说有什么是和音乐、爱情一样不分年龄、国界、性别、空间的,那就是人们对美的追求了。于是,美丽的女子身后永远排着长长的追求者队伍,而这些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呵护与殷勤也助长了美女的脾气与个性。看看曾经风靡亚洲的韩国电影《野蛮女友》,如果片中女主人公不是美貌出众、身材高挑,那么谁还会甘心被她呼来喝去,甚至是拳打脚踢呢?影片最后的结局是有情人终于重逢,但我真的为男主人公以后的生活和个人安危捏一把汗,毕竟天天被老婆收拾和偶尔挨揍的日子不是那么好过的!

和我一样有同感的还有我的朋友Tim,几个月前当他看完了海外版的《野蛮女友》后,耸着肩膀告诉我,如果早看到这个片子,他在结婚前真的会仔细想一想,到底要不要娶一个漂亮的亚洲女孩子回家。

众所周知,亚洲女孩子有“洋娃娃”和“东方丝绸”的美誉,洋娃娃是因为亚洲人通常都有一张看不出实际年龄的脸,我的美国朋友就常常感叹时间为什么对亚洲女孩子如此厚爱;丝绸则是因为亚洲人那如绸缎一样细滑的肤质。就因着亚洲和欧美人种的不同,所以亚洲女性在欧美受到很多异性的青睐,Tim就是被亚洲女性深深吸引的一个加拿大男人。

我见过Tim的太太一次,真的是个人见人爱的窈窕淑女,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高挑的身段,优雅的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Tim曾经问我,中国的仙子是做什么工作的?我回答,仙子就是整天巡游于天地间,偶尔体察民间疾苦,具体负责什么因人而异,但一般都生活的很惬意的一类神仙。Tim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原来中国真的有这个传统,那我太太就是仙子。

Tim的太太成为仙子是有故事的。她天生丽质,出生在中国一个偏远的小城,家庭并不富裕,从初中开始就以美貌而名扬十里八乡,但那些贸然前来提亲的人都被她的母亲挡了回去,因为吃了大半辈子苦的母亲不愿意女儿再重复自己的老路,她希望漂亮的像花一样的女儿能嫁的非富则贵,从此远离这个穷乡僻壤。而她也没有让母亲失望,从初中到高中,她一直埋头读书,终于考进了北京的一所大学,虽然不是什么名牌大学,但至少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到了北京。
6年北京生活让她从一个乡下女孩儿变成了时尚丽人,以前那个能下地干活、肩扛手提的农村少女彻底从她的生活中消失了。现在的她穿着得体的套装、化着浓淡适宜的彩妆,举止优雅的出入于高级写字楼和餐厅之间。她的美丽引来了众多的追求者,其中也包括那时在北京工作的Tim。
Tim的胜出几乎没什么悬念,因为他有着挺拔的身材、英俊的外表、高薪的工作,更重要的是他有一颗深爱着她的心。在相恋几个月后,他们就步入了结婚的礼堂,在婚礼上,当她的父亲把女儿交付给Tim的时候,Tim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运的男人,因为她真的是世界上最美的新娘。在紧接着进行的婚宴上,她的母亲把Tim拉到一边,庄重的告诉他,自己美丽的女儿虽然出生在乡下,但家人从来不会让她做任何的家务,更别说农活了,所以婚后希望传统能一直保持下去。这个要求让Tim有点别扭,但看到妻子如花的笑颜,Tim还是答应了。

两个人婚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分别请了做饭和打扫的小时工,Tim很重视周末两人共处的时间,所以小时工的工作只有周一到周五,但他很快就发现这样的安排只是让自己在周末变成了小时工。他美丽的妻子不能做饭、不能刷碗、不能扫地、甚至不能整理床铺,而她的理由也十分充分,做饭的油烟会伤到脸部皮肤、洗洁精对手不利、扫地需要力气,而整理床铺会折断她漂亮的指甲。几个周末过去后,小时工在周末也开始出现在Tim家了。

一年后,Tim的工作变动,他和太太回到了加拿大,她很喜欢绿树成荫的异国他乡,也很喜欢Tim那幢美丽的House,唯一接受不了的是要自己做家务这个事实。Tim告诉她,在加拿大,以他的收入想过中国那样的生活几乎是没有可能的。为了这句话,她和Tim冷战了一个月,在Tim妥协愿意承担大部分的家务后,两人才言归于好。之后的日子,因为Tim工作繁忙,所以两人只能天天出入餐厅,而太太不仅抱怨餐厅口味差,言语中还责怪Tim对自己疏于照顾。几个月前两个人终于爆发了婚后的第一次争吵,事情起因是Tim被派往欧洲两个月,当他回到家中,厨房里堆满了油腻的碗碟,桌子蒙上了厚厚的灰尘,家里就像尘封了半世纪的古堡一样惨不忍睹。而他美丽的太太却直到傍晚才衣着光鲜的从美容院翩翩归来,Tim忍无可忍的指责了几句,而太太的反应更加激烈,两个人的争吵声惊动了邻居,最后在警察光顾后才各自安静了下来。

事后Tim接到了太太父母从中国打来的越洋长途,她的母亲用哭声谴责Tim没有遵守承诺,Tim告诉她,夫妻应该互相照顾、彼此扶持,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单方面付出,做为一个成年人,她必须承担应有的责任和义务,如果一个家庭只有一个人在努力,那还不如给对方自由。那次通话后,Tim的太太有了一些改变,虽然还是坚持不做饭不刷碗,但至少家里能够保持窗明几净,高兴时她还会帮Tim熨烫衬衫、休整花园,只是她经常怀念那些在中国悠闲的日子。
Tim说他的太太希望能尽快回中国定居,而他的事业正处于上升阶段,离开加拿大短期内不可能实现,但像现在这样事业与家庭兼顾也很难做到。他正考虑先送太太回中国,当工作情况允许时,他再前往中国定居。

现在每当别人羡慕他娶到一个如此美丽优雅的太太时,他就只能报以苦笑。Tim问我,是不是中国的美女都如此娇贵?我选择了沉默。其实,我身边有很多外表靓丽的中国女子是属于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类型的,而且也没见她们的脸或手变的粗糙,更没见她们因做家务而变的不再美丽。反而因为她们的勤劳和灵巧,家园愈发的美丽、家人愈发的团结友爱,当然这些我不能告诉Tim。

任何时候,美丽都不是错误,但如果把美丽看的太重,就容易忽视我们身边本该更重视的事物。时间的车轮终将带走青春的容颜,只有精心呵护和维系的家庭生活才能陪伴你一生,几个爱你的家人、一个温馨的家庭,这些都是时间无法带走也无法抹去的,与其费尽心思的留住美丽外表,不如多花心思的去愉悦家人,别把美丽只留给躯壳,也许应该多留一点给自己的生活。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