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国婚姻大不同(二)

连续多日的阳光驱散了之前寒冷的早春气息,多伦多的夏天真的来临了,虽然比往年迟到,但至少终于让我们感受到了温暖。但阳光不是无处不在,总有黑夜和光线照耀不到的角落,此时能够温暖你的,除了自己的体温,还要有爱的存在。

我小时候非常喜欢吃荔枝,但那时的北京很难买到,偶尔在街上看见挑着担子卖荔枝的商贩,妈妈总是毫不犹豫的买好几斤给我解馋,即使是如此,一年也吃不上两三次,为此我常跟妈妈抱怨,妈妈安慰我说,荔枝是生长在南方的水果,北方无法种植,能吃到是有口福,吃不到才是正常。正因为这个解释,我对荔枝的牵挂从此释怀,拥有是福,没得到就要学会放下。很多事情都如我曾对荔枝的那份偏执,身在其中而忽略了自然的规律,太在乎反而丧失了品尝的乐趣,执着的结果是得到了却没有感受到幸福,失去了又开始怨天尤人。

安林的故事
安林的故事在我的记事本里已经默默地存在了好几个月,但我一直找不到下笔的契机,不是她的经历有多复杂,也不是故事有什么难言之隐,而是知道了她的故事后,我很难用不带任何立场的语言去描述和记录。身为女人,安林的经历让我为她心痛;身为人妻,她的做法又让我不能接受,也许正像安林自己说的,矛盾天生存在,只是焦点凑巧都出现在她身上而已。

有的婚姻注定了结局无法完美,比如某一方过分执着的婚姻。

安林是个完美主义者,从小到大她都是那个大家羡慕的焦点,优异的成绩、漂亮的外表、良好的家世、慈祥的父母,似乎世界上所有好的事物都赐给了她。也许正是这份得天独厚的优越感让安林表面看起来风光无限,其实却有一颗脆弱又承受不了挫折的心。

大学毕业后同窗的好友纷纷出国留学,好强的安林也报考了美国的几所学校,就在赴美前夕,她的父亲因为经济原因而被双规,美好的家庭在几天之内崩溃。失去了父亲的经济支持,安林的美国梦变的遥遥无期,而动荡的家庭现状,也迫使她不得不留在母亲身边,陪她度过难关。

在一些老朋友的帮助下,父亲总算是平安回家,但安家的经济情况却一落千丈,父亲主动辞去了集团领导的职务,赋闲在家,每个月只剩下基本工资,而母亲已经多年不工作。为了分担家庭压力,安林不得不四处面试,寻找合适的工作机会。

就是在安林最低落的时期,她遇到了John。John是安林面试时的主考官,作为德国公司驻中国的高层,John优雅而风度翩翩,从身边女孩子发亮的眼睛中,安林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是很多女人的梦想,当然,也是她的梦想。

安林成功的得到了那份工作,工作内容就是帮助John处理日常事物并协助他的助理,也就是所谓的私人助理。这份工作并不需要太多的脑力劳动,安林时常觉得私人助理等同于私人保姆,除了不做打扫的工作,其他内容与保姆差不多。成为John私人助理的第二天,他的助手拿来了一大本注意事项让安林熟记,这些记录让安林第一次领略到金钱的魅力。John只穿特定牌子的衬衫、裤子、睡衣、袜子;吃饭也去固定的餐厅,并有预留的座位;他的衣物都有指定的清洗公司;就连床上及浴室用品都要用原装的法国货,看着罗列好的一项项指示,安林仿佛进入了童话世界,而John就是那个高贵矜持的王子。

在随后的工作中,安林陆续了解到John不只是这家跨国公司的高层,他的家族还在世界各地拥有很多产业,是个名副其实的钻石单身汉。对钻石的爱恋是每个女人致命的弱点,这爱恋也包括像钻石一样闪闪发光的单身男子。

围绕在John身边的女人不计其数,也许是看多了阿谀奉承、献媚的女人,John对始终跟他保持距离、不卑不亢的安林产生了莫名的好感。他以一个莫须有的借口开除了安林,就在安林愤恨不已的时候又出现在她面前,原来John有个原则就是从来不接近自己公司的女员工,为了追求安林,他滥用了一次职权。

没有太多感情经历的安林很快就成了John的爱情俘虏,但优秀的John让她没有丝毫安全感可言,他的身边依然是莺飞燕舞,虽然知道这并不是John的问题,但她仍是忐忑不安。John为安林购置了房产和汽车,为了让她安心,甚至放弃单身生活,搬来和安林同居。他减少了很多应酬,陪她骑马旅游,一年的时间里,他们的足迹遍布了欧洲的几大城市。舒适的生活一旦拥有就很难放弃,安林深深地爱上了这种富裕而浪漫的生活方式,她惟恐失去现有的一切。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她开始密切注意John的一举一动,偷偷翻查他的手机记录、记事本。慢慢地,安林的行为更变本加厉起来,她每天都要闻John的衬衫是否有别的香水味道,查看他的衣领是否有女人的唇印,日复一日的折腾让John和她自己都身心俱疲。终于有一天,两人爆发了相爱以来最严重的争吵,John摔上门愤然离去,安林以为自己从此失去了他,绝望的奔进厨房,拿刀切向了自己的手腕。

安林苏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医院,第一眼看到的就是John的泪眼,John抱着醒后虚弱苍白的她失声痛哭。原来John半路折返,打开房门就看到满地的鲜血,安林躺在血泊中声息全无。在抢救的过程中,John一直跪在急救室的门外祈祷,他以为安林可能会就此离去。失去过就会份外珍惜,John和安林更是如此,在她出院后的第一个生日里,John郑重的向她求婚了。

2004年的夏天,安林成为了最幸福的新娘,她终于如愿以偿的嫁给了John。

婚后John带安林定居在德国,因为工作的缘故,John常常飞赴上海,安林国内的朋友叮嘱她要看紧丈夫,因为像John这样优秀的男人在上海会成为太多女孩子的目标。一直潜伏在安林内心深处的忧虑又冒了出来,虽然明知道这可能会危及自己的婚姻,但她仍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安林又开始像特务一样探询John的一切,虽然她小心翼翼,但仍被John发现了。John懊恼于她不顾婚前的誓言,旧态复萌,但在安林的保证下John原谅了她。事过不久安林在翻查John的行动记录时发现他常和一个外国女人约会,安林暗暗记下了一次约会的时间、地点,并开车尾随而至,当她看到John在众人面前亲吻一个金发年轻女子,两人又搂搂抱抱十分亲密时,再也忍无可忍,冲上去给了金发女子一个大大地耳光。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现场的人都傻了眼,金发女子更是哭着被朋友护送离开,自以为捉奸在场的安林还未表达愤怒,John已经脸色铁青的驾车离去。

当安林回到家中,John已经派几个助手开始收拾自己的私人物品,面对安林的质问,John只是冷冷地甩下离婚两字。

律师开出了优厚的离婚条件,但安林只想要一个原因,事后从John的朋友处,她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来金发女子是John同父异母的妹妹,一直生活在美国,此次是陪同一个投资机构来到德国,而考察目标正好是哥哥John所在的公司,为了避嫌,两人没有摆明关系,而安林那天大闹的会场正是双方签约前的一次聚会。
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安林后悔不已,但时间不能倒回,事情已经无法挽救。虽然安林用尽了办法,但John仍坚持离婚,最后,安林不得不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离婚后的安林变卖了房产、汽车,移居到加拿大来,经济上的宽裕并没有带给她快乐,她开始怀念起和John一起度过的每一天。

安林告诉我,她很后悔拥有的时候没有珍惜,从一开始就陷入莫须有的担忧,不仅没有维护好幸福,反而伤了能给自己幸福的人,更伤害了自己。

婚姻的基础就是信任,信任自己也要信任对方,不要因为他(她)太过完美,而对自己产生怀疑,既然他(她)选择了你,愿意和你结婚就表示两个人的生活从此维系在一起,猜忌不仅会毁了感情,也会毁了两个人的生活。既然拥有了就要全心的去体会幸福,如果失去也不要懊恼,因为你曾经幸福。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