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国婚姻大不同(四)

记得出国前看过一个由梅婷和冯远征主演的电视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故事中恩爱的夫妻偶尔会因为一些生活的琐事而争吵,性格有些病态的丈夫最后选择了用暴力来宣泄自己的不满与怀疑。于是电视剧的中后期一直充斥着灰暗、紧张的气氛,妻子在家庭暴力的阴影下出走,终日战战兢兢,像惊弓之鸟一样丧失了对生活的希望,而丈夫也并未从暴力中获得快感,反而越陷越深,故事的结局颇有悲剧意味,妻子远走他乡,丈夫因犯下杀人罪而畏罪自杀。在看这部电视剧的时候,很多人都被其中跌宕起伏的剧情所吸引,更因为剧中女主人公的惨痛遭遇而悲愤交加,在电视剧中饰演阴狠丈夫角色的冯远征更是因此引起了公愤,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上街。一个虚构的电视剧就在中国引起了如此强烈的反响,可见家庭暴力是件多么让人厌恶的事情。然而,现实生活中家庭暴力并不少见,甚至就存在于我们的身边,但和电视剧不同的是,这些活生生的家庭暴力不仅没有引起大家的重视,反而有些当事人和家人纷纷采取纵容或视而不见的态度,让伤者更伤、恶者更恶。

在中国,尤其是一些北方城市,家庭暴力是一种屡见不鲜的社会现象,虽然随着时代的发展,这种现象日益减少,但仍偶有发生。而我的读者小Y就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

小Y出生在中国北方的一个工业城市,父母均是工厂的普通职工,因为家里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因此父母对她呵护备至,在温馨环境下长大的小Y说话总是柔声细气,性格更是温婉可人,招人怜爱。

小Y大学毕业后本可以留在上海工作,但考虑到要照顾年迈的父母,就主动要求分回了他们身边。日子一天天过去,父母开始着急她的婚姻大事,因为有着靓丽的外型和不错的学历,前来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在经历了几次相亲后,小Y有些厌烦,于是就把决定终身幸福的大权交给了父母,由他们全权做主。父母在经过几番比较后,挑中了在一家大型企业从事网络管理工作的小Z,小Z看起来憨厚老实,有着北方人刚毅的气质,但在小Y的父母面前,他表现的温文尔雅,对小Y,他更是万般柔情,正是这些细节打动了小Y的父母,也感动了小Y本人。

两个人在恋爱期间花前月下、海誓山盟,小Z说爱极了小Y的温柔,而小Y也庆幸于能有一个如此疼爱自己的男友。然而就在婚前一个月时发生的事情让小Y第一次对他们之间的感情和小Z的真实性格产生了怀疑。

小Z的工作非常繁忙,于是就由妹妹负责去挑选新房的家具和电器,那天小Y表示不太喜欢新买的组合家具,而小Z的妹妹则回嘴说,这么热的天,自己不去买还挑三拣四。闻听此言的小Z勃然大怒,伸手就猛抽了妹妹一个耳光,妹妹被打的跌倒在地,嘴角立时就渗出了鲜血,从未目睹过打人的小Y当场呆若木鸡,直至小Z的妹妹哭着向她道歉才醒转过来。惊魂未定的小Y到家后回想起小Z恼羞成怒的样子就直冒冷汗,她向父母提及了此事,但父亲认为,男人可能会因为工作压力而导致偶尔失控,更何况他对小Y极其呵护,都不曾大声说过话,母亲也劝小Y,认为小Z只是对妹妹如此,对老婆一定不会。小Y相信了父母的话,却不曾仔细想过,小Z对亲生的妹妹尚且能够大打出手,何况是老婆,当然最后小Y明白的时候已经晚了。

婚礼办的隆重而气派,虽然为小两口挣足了面子,却也使家境并不富裕的小Z背上了沉重的债务。新婚过后没多久,债主逼债加上工作挫折,小Z的情绪再次失控,这次他宣泄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新婚不久的妻子小Y。柔弱的小Y被打的鼻青脸肿,当她冲出门想要回到父母家时,小Z在背后冷冷地说,回去吧,让你爸妈跟着一起哭。就是这句话让小Y已经迈出一半的腿又收了回来,她不希望年迈的父母因此而难过伤心。看透了小Y心理的小Z此时适时的过来赔礼道歉,在他的软磨硬泡下,小Y原谅了他,谁知道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随后的日子,小Y不断的承受着来自于小Z的家庭暴力,直至有一次肋骨被打断,伤及了肺而被送进医院急救,她的父母才知道宝贝女儿婚后所过的非人生活。出院后,小Y被接回了父母家,并正式向小Z提起离婚。此时的小Z早没了昔日恶狠狠地模样,他整夜的站在小Y家楼下,甚至在小Y家门口常跪不起,他的父母、亲戚也轮流的到小Y家说情,但被折磨的心灰意冷的小Y仍然坚决要求离婚,就在这时,小Z一年前申请的技术移民突然被批准了。

国外的生活一直是小Y的梦想,然而这个梦想降临的却十分不合时机。在家人和朋友的劝说下,小Y暂时放弃了离婚的想法,她寄希望于生活环境的变化能改变小Z的脾气,即使无法改变,她也可以在出国后再申请离婚。小Y问我,她那时候抱着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很自私?我安慰她说,不会,每个人都有实现梦想的权利。但其实后面还有一句话,我却不忍说出来,那就是也要为梦想而付出代价。

移民之初的日子,小Z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他早出晚归的找工作、打零工,对待小Y的态度也回到了恋爱时的温柔,小Y一度庆幸于自己没有选择离婚,然而该来的终究会来。登陆半年之后的一天,小Y疲惫的从工厂回到家里,看到小Z一个人喝着闷酒,她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原来小Z在送餐的时候,因为违反交通规则而收到了警察的告票,损失了几百块钱不说,还被扣了点,更糟糕的是耽误了送餐的时间,而对方又恰好是餐厅的大客户,因此小Z被老板炒了鱿鱼。小Y小心翼翼的安慰了几句,就在她转身要进厨房的时候,一个啤酒瓶子飞了过来,躲闪不及的小Y当时就头破血流,在草草包扎后小Z想送她去医院,这时候租住在另一个房间的夫妻闻声出来,那个男人告诉小Z,在加拿大家庭暴力是很严重的犯罪,如果被警察知道,小Z不仅会坐牢,而且还有可能再也不准出现在妻子身边。闻听此言,小Z惊出了一身冷汗,而小Y则像抓到了救命稻草。

这次以后小Z明显收敛了很多,尤其是在小Y怀孕了以后,因为严重的孕期反应,小Y吃不下睡不着,小Z就变着花样的做菜做糕点,在他精心的照顾下,小Y平稳的度过了难熬的怀胎十月。终于等到了临产的那天,因为婴儿个头过大,小Y不得不采用了剖腹产,小Z在朋友的陪伴下焦急的等在手术室外面,当护士将一个漂亮的女婴抱出来要给父亲看时,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得知小Y产下女婴的消息,小Z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医院,留下了病床上还未苏醒的小Y和襁褓中的孩子。小Z此去就再也没有了消息,是几个朋友轮流去医院照料小Y,直到母女平安回到家中。

在孩子6个月的时候,迫于生计的小Y不得不把她送回了中国老家,寄养在父母家里,而孩子的父亲小Z却至今杳无音信,他的家人也对他的行踪只字不提,更没有对小Y母女提供一丝帮助。

如今,事情已经过去两年了,现在的小Y工作稳定,准备在下半年就把孩子接回加拿大生活,同时,她现在也遇到了一个疼她懂她,并愿意一起照顾孩子的好男人,此次回国她就会办妥和小Z全部的离婚手续。2007年对小Y而言是个全新而充满希望的一年。

家庭暴力永远是婚姻中一道最深的痛,施暴者并不能从暴力中得到救赎,而受害者也不可能在容忍中寻求到平静,只有勇敢的对暴力说“不”,才能拥有真正幸福、安定的生活。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