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人会是一辈子

爱上一个人会是一辈子,即使他(她)并没有成为你的另一半,即使他(她)已经和你失去联系很多年,即使有一天我们都终将老去并归于尘土,无论有多少的即使,他(她)始终会在你心里的某一个角落,在下雨的夜里,在孤独开车时,在午夜梦回中,你都会清晰的记起他(她)的音容笑貌,就像这个故事从来没有结束过。

爱上一个人会是一辈子,如果他(她)已经成为了你的另一半,你会发现自己开始害怕时间的流失,开始对死亡有了恐惧,开始为了他(她)的喜怒哀乐而牵肠挂肚,而这所有的开始是因为你拥有了所爱的这个人,即使身临凄风苦雨,即使工作压力重重,即使多伦多的冬天远比夏季漫长,你们依然可以笑对人生,笑对未来,就像这个故事从来不会结束。

多伦多的夏天是最怡人的季节,风轻云淡,既没有北京艳阳高照的那份炙烤,也没有广州闷热潮湿的那种粘腻,有的就是明朗的阳光和无际的碧波湖水。这样的季节和朋友们一起来到湖边打打沙滩排球、累了BBQ,无疑是最惬意的选择。在一群谈笑风生的朋友中每周都会冒出几个新面孔,或年轻或年长,不同的是年龄和性别,相同的是都会带着满面的笑容,毕竟分享快乐比分担痛苦轻松的多。青青是加入周末活动的新人,却是我的一个老朋友,虽然相识只有两年,但算算我移民也不过两年多的时间,所以绝对是我加拿大朋友中资格较老的一个。

文章开头的那段爱上一个人会是一辈子的感慨就是青青真实的生活写照,有人说世人遇到真实爱情的机会只有60%,能够与爱人修成正果的只有20%,而能白头偕老的只占20%中的12%。想一想,60%中的20%,20%中的12%,这个比例有多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不知在何处!与那些一辈子没遇到真爱、不曾真爱的人相比,青青是幸福的,然而拥有过爱情再痛失爱情也是最残忍的,尤其是在已经与爱人结下百年誓约,以为要共度终生的情况下。

认识青青的时候,她就是单身,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在异国他乡的这个城市。不同于那些急于寻找慰籍或依靠的中国单身女子,青青似乎是享受孤独、享受单身的,她的身边不乏朋友,也不乏追求者,只是她和他们都发乎情、止于礼,好像永远也没人走的进她心里的那个世界。每次有朋友要介绍异性给她,或者在聚会上有异性对她表示好感,她都淡然的一笑,然后用实际的疏远来处理飞来的这些情缘,慢慢地,她身边的朋友都知道青青是个不婚的女子,也是个不需要爱情的怪物。然而只有我知道,青青在等什么。

青青的右手无名指有一圈淡淡的痕迹,那是戴婚戒留下的。虽然那枚戒指已经跟她爱的人一起烟消云散了,然而却在她心上挥之不去。青青曾经结过婚,或者说她的身份是已婚,因为相爱的两个人不会离婚。她和老公是大学同学,活泼好动的青青是学校社团的活跃份子,而稳重平和的他是学生会主席,最庸俗不过的郎才女貌就是他们当年爱情的写真。在大四毕业的那年,当学校里的学生情侣纷纷理智的选择分手,各自展开全新人生的时候,他却为了青青放弃了保送本校读研的机会,追随爱情来到了北京。他的家人为他放弃读研而愤怒,并将矛头转向青青,而青青的父母也因为男方家人的态度从开始的支持转变为坚决的反对,两个人的爱情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境况中。为了将爱进行到底,两个大学刚毕业的大孩子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未婚同居,这样的决定引来了双方家人更强烈的反对,并切断了他们一切的经济支援。被生活所苦的两个人不仅没把日子过的山穷水尽,反而在抗争中锻炼出了爱的勇气。两年之后,双方的家人不得不接受了这对坚强的爱人。得到了家人的祝福,他们很快就迈进了结婚的殿堂,那年青青24,他25。

他出身于广东的一个大富之家,然而天性低调而朴实。直到大学的毕业典礼上,同学们才知道不起眼的他竟然有那样雄厚的家庭背景,青青也没有责怪他的隐瞒,因为她知道这一切都是他的天性使然,并非是谨小慎微的防备。婚后,青青陪他回到了广东,这才发现他有一个多么大的家族,数不清的亲戚,也冒出来了数不清的流言蜚语。然而这些都影响不了他们的感情。经过了时间和挫折的磨砺,爱情早已超越了单纯的情感需要,而演变成了对彼此的依赖和生命的相连。

2003年底,他的事业重心开始移到了海外,为了摆脱家里那些永无休止的猜忌和暗藏心机的争斗,他们把家安在了温哥华。移民之后的生活安静而幸福,就像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大学时光,然而不幸总会在人们最没有防备的时候降临,将措手不及的人们打击的遍体鳞伤。他在视察南亚工厂的时候出了意外,当大家从地震后的废墟中找到他时,他已经不能开口说话,只是一直的把钱包紧贴在胸前,警察以为他怕钱财丢失,其实他是要把钱包里爱人的照片贴在离他心脏最近的地方。

青青赶到的时候,他还活着,医生连呼这是个奇迹。对于一个身体大部分器官已经衰竭的人来说,坚持40多个小时真的是个奇迹。看到青青,他展开了一个艰难的笑颜,奇迹还在延续,他竟然缓缓的开口说话,他要青青把两人的结婚戒指分别放在他的两手手心,当青青做完这一切,他只留下一句:你要幸福,就安静的去了。然而他握紧的手再也没有松开,青青拿不回自己的戒指,她明白了,他是要带走戒指让她没有牵绊的去寻找以后的幸福。

他走后,他的家人在最短的时间聘请了律师来和青青交涉,跟随律师而来的亲戚甚至没有去看他最后一眼,青青没有去细究那份严重缩水的财产清单,除了两人在温哥华的房子和车子,青青放弃了其他的所有。亲戚显然没想到青青会有这样的选择,离开时主动拿出了一个玉挂坠递给青青,那是他随身携带的物品,不知道怎么到了亲戚的手中。拿着仿佛还带有他体温的挂坠,青青终于崩溃的大哭,似乎要把所有绝望和痛苦都哭干哭尽。

回到温哥华的青青无法面对充满了过去回忆的房子和城市,把一切都转卖了之后就移居到了多伦多,陌生的城市虽然让她找不到依靠,却也用寂寞和新鲜渐渐愈合着她那不能碰触的伤口。青青找了一份旅游行业的工作,开始游走于北美的山山水水和城市之间,虽然他已经离开了两年的时间,但回忆成了唯一能温暖她的东西,每每抬头仰望星空,青青似乎都能看到他温煦的笑容,这样的世界实在容不下其他男人的出现。

我一直认为自诩享受孤独的人其实并非是真心的想永远孤独下去,只是在等一个人的出现,或在悼念某段感情的逝去,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那个人,就会丢掉孤独的外衣,我希望青青也是这样。

重拾幸福也许很难,但想想那个临终仍坚持要把爱人的婚戒带走的男人,想想最后仍坚持要让爱人得到幸福的举动,相信这个男人不是世间的唯一,相信仍会有爱你的人出现,相信你一定会再得到幸福。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