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婚姻乐章——生命与爱

二月的婚姻话题引起了很多读者的反响,其中有几句话让我感触颇深。有读者说,婚姻是个说不清道不明的话题,婚姻中的两个人也没有真正的孰对孰错,如果幸福,那是遇到了适合你的那个人,如果不幸,也只是牵错了一次手。还有的读者说,移民中高达近50%的离婚率说明了婚姻更多的是一种习惯,当环境改变,人的心也会随之改变,人还是之前的两个人,但婚姻却随着人心的改变而慢慢变质并走向了衰亡。

从读者的反馈中能看出,有很多人都对婚姻抱有一丝悲观的态度,也许是遭遇使然,也许是耳闻目睹的太多,记得心理学上有一种观点,就是兴奋与悲伤都是可以传染的,而且越是亲近的人也就越容易被感染。面对亲朋好友,甚至是自己曾经经历过的情感变故,可能要继续保持崇尚爱情、坚信幸福很难,但至少我们要告诉自己,不要被失败的过去所打败,相信世界上一定有幸福存在。

最近很多媒体都在关注发生在移民中的一起悲剧性事故,那就是卡车司机安钢的去世。从网络到报纸,从他身边的朋友到邻居,似乎事情变的越来越错综复杂,被卷进其中的人也越来越多,先后冒出的情绪导致车祸、分居的妻子、冷战的婚姻、巨额的保险金等等有争论性话题,都扰乱了人们的眼睛,也弄乱了人们的心情。我们先抛开这事件中的爱恨对错不说,只是假设安钢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那么也许他就不会因为心情烦躁而休息不好,因为心力疲惫而出此惨剧,当然这只是假设。不过我相信,没人希望出现这样的悲剧,即使是离异的夫妻,也还是希望对方能幸福,何况还存在着夫妻关系的两个人。所以,婚姻的幸福不仅仅是关系到两个人是否快乐,有时候甚至和生命息息相关。

苹果说婚姻像乐章,时而高亢、时而低沉,高亢时需要平静的对待,低沉时需要调侃的心态。我说,幸福本身就是一种心态,得到时要珍惜,失去时也不必用生命去怀念。

苹果的婚姻也是典型的“搬运工”式婚姻,不同的是一般的“搬运工”都发生在移居海外的男人身上,而苹果是个女人。

从北京来到加拿大已经10年的苹果,算的上是个老移民了,10年的时间,她早已经历过了初到的张惶,中期的奋斗,现在基本属于事业稳定,万事俱备了,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的婚姻,每次提到婚姻,她就唉声叹气,也正是因为婚姻的不幸,她才通过朋友找到了我,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心欣,再不说出心里的话,我可能会真的发疯。”

苹果是我给她起的昵称,因为从外表真的看不出来她的实际年龄,圆圆的脸盘、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再加上细致的皮肤,记得第一次见面,当我称赞她年轻时,她竟然还会像孩子一样脸红。很难想象如此招人喜爱的女人也会成为传闻中的“搬运工”,而且这个痛苦的过程竟长达3年之久。

苹果的前夫是个名牌大学的老师,两人相识于美国的一次学术会议,因为座位刚巧被安排在一起,所以就有了攀谈的机会。从谈话中,苹果了解到他在国内抑郁不得志,一直被能力不如自己的前辈压制着,这次就想借到美国开会的机会,寻找出国的契机,他还给了苹果一份自己写的专业性论文的复印件,希望苹果能帮忙投递到有关的学校或机构。苹果几乎是连夜看完了他的论文,虽然立意新颖,但是总体上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他的那次美国之行果然是无功而返,之后偶尔他和苹果会在网上闲聊一会儿,但也只是聊及生活、朋友或身边的一些小事。在两人认识两年后的一天中午,苹果突然接到他打来的电话,这个平日里看似坚强自信的男人竟语带哽咽的说不成一句完整的话,原来是他和前辈一起参加了一项专业研究,他付出了远比别人多的精力和辛苦,研究报告也是以他的文章为框架而做的,但当报告面世的时候,他却发现署名人中竟然没有自己的名字,而这关系到他的职称及前途。那天中午,苹果只是静静地充当着一个听众,不知道是哪一个瞬间,这个男人的脆弱打动了她,也许是因为苹果自己也曾有过类似的经历,而那次挫折正是她移民的初衷。这次的电话成了他和苹果之间的一个转折点,而苹果也为这一时的冲动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感情的事就像一层窗户纸,捅破之后就迅速蔓延。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苹果已经开始在为回国结婚做筹备,身边的朋友都劝她要再深入了解,可陷入爱情的女人,智商往往归零,在那年的十一之前,苹果回到了北京,只见过一次面的两个人就这样匆匆的结婚登记了。短暂的结婚旅行后,苹果就返回了加拿大,并加紧办理团聚移民的手续,他也在国内办理辞职交接等必要的工作。在一次通话中,他兴高采烈的告诉苹果,他在办公室狠狠地的奚落和侮辱了一番曾经压制他,并夺走他荣誉的前辈,甚至还在众多的学生面前公布了那个人的很多私生活及两面派的行为,他说从此以后,前辈在学校恐怕要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笑柄了。听着他洋洋自得的讲述,苹果觉得这样的行为也不光彩,但碍于情面并没说什么。现在每次回忆起生活中的这些点滴,苹果说其实从交往之初,前夫的一些言谈举止已经透露出了很多狭隘和自私,只是感情蒙蔽了自己的眼睛,于是一错再错的走了下去。

团聚之初是甜蜜幸福的,苹果感受到了家里有个男人的好处,夜里不再会被莫名的响动惊醒,平时也不再会被坏掉的灯泡和堵塞的下水道困扰。但这样的幸福并不持久,随着找工作和面试的不顺利,他的脾气也变的愈发的暴躁,苹果的工作性质注定了在实验室的时间要比在家多,而这也成了日后婚姻生变的一个隐患。
他开始埋怨加拿大的工作机会不如美国的多,并要苹果利用关系把他推荐到美国的大学去工作,苹果告诉他,夫妻分开可能会使家庭失和,但他信誓旦旦的表示自己一定会对婚姻很忠诚,此时苹果也恰好有一个可以去美国工作的机会,只是工作开始的时间是8个月后,为了安息他日渐暴躁的性格,也为了让他早日适应美国的工作和生活,苹果先通过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份学校的工作,又和他一起去美国,安排好了所有的衣食住行后才返回加拿大。在机场送行的时候,他一往情深的说会照顾苹果一辈子,而苹果也傻傻地完全相信了他。

他的工作进展的很顺利,冬天来临的时候,他告诉苹果必须要买一辆车,苹果毫不犹豫的打进他卡里一笔钱,之后又说要换个条件好一点的公寓,这样苹果去了以后也能住的舒服一些,苹果又依他所说打了一笔钱进去,就这样来来回回,半年的时间,他从苹果这里陆续拿走了6、7万加币。让苹果感觉出异样的是他情绪的变化,当苹果去美国看他的时候,他的态度明显表示出了敷衍和应付,而当初帮苹果介绍这份工作的朋友也委婉的告诫她,夫妻必须在一起,否则会有变化。随着苹果赴美时期的临近,他的情绪也变的更加反复无常,开始在电话中无缘无故的对她大吼或发火,有几次甚至吵嚷着希望苹果就呆在加拿大。为了找出真相,苹果在一天早上没有任何前兆的回到了美国的家,结果把他和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堵在了卧室里。

苹果离婚了,离婚的过程颇有些戏剧性,他不仅不内疚,反而拒绝归还苹果之前支付的买车及租房等费用,还大言不惭的说,离婚理应分一半财产的,他才要了6、7万,已经算便宜苹果了,为了早日和他划清界限,苹果没有再追究那些钱。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但给苹果带来的伤害却没有轻易的愈合,我想每一个最终成为了“搬运工”的人心里都有一道很难愈合的伤口,因为那是被自己所爱所信任的人刻下的伤痕。但人生本应前行,沉湎过去只会给自己更多的伤害,也会成为你追寻幸福的阻碍,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比生命存在更有意义,善待生命,善待自己,相信幸福就在不远处等着你到来。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