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是因为我亏欠

常常觉得移民是个沉重的话题,因为面对着未知的生活,每个人都会忐忑不安,而且加拿大也并非乐土,每个移民都要付出更多的辛苦才能换回在这里的安居乐业,然而也有人不同,就像我这次的采访对象—老杨,移民对他来说是个解脱,对他的女儿就更像是凤凰涅磐,是一个重生并找回快乐的机会。

老杨是个化名,我省略了他名字中的另两个字,因为他说自己已经挺出名了,就别再借着我的文章再领风骚了。看到这里,你可千万别以为他是一个很低调的人,如果一个四十好几的男人穿着非常青春,并开着一辆很拉风的香槟金色跑车出现在你面前,谁还会认为他低调呢?老杨是东北人,性格豪爽、喝酒海量、不拘小节,只要是东北人常有的特性,他是一样不落下。和他聊天的时候,我常想,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话一点不假,在我采访过的人中,还真是南方人细腻温柔,北方人粗犷豪放,也许是因着我父亲也是东北人的缘故,所以我和东北人似乎特别投缘。

老杨出生于东北一个很普通的工人家庭,上有姐姐,下有弟弟妹妹,在他小的时候,父母因为工作繁忙,几乎无暇照顾他们,都是大他6岁的姐姐担负起家长的责任,给弟弟妹妹们做饭穿衣,料理他们的生活起居,老杨说和姐姐的感情好象比和父母还要深厚,然而就是这么能干又善良的姐姐,命运却和她开了个大玩笑。因为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懂事的姐姐早早就接了母亲的工作,进了工厂,又早早的结婚嫁人,姐夫人不坏却喜欢酗酒,常常在醉酒后对姐姐拳脚相向,内向老实的姐姐不愿让家人担心,就把一切委屈都埋藏在自己心里,直到有一天当姐夫又拳脚相加的时候,已经彻底绝望的姐姐从6楼的阳台跳了下去。老杨和父母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告诉他们,姐姐的命是保住了,但下半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高位截瘫这个残酷的事实就这样降临在只有28岁的姐姐身上。那一年,老杨22岁,刚刚大学毕业,父母和亲戚天天轮班看护着姐姐和情绪激动的老杨,老杨说那段日子,他天天衣服里都放着一把尖刀,随时都准备去找姐夫拼个你死我活。住院期间姐夫的父母来过,拿出了全家凑的一万多块钱,懦弱的姐夫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只留下年迈的两个老人给病床上的姐姐下跪谢罪,但这一切都无法换回姐姐健康的身体。3个月后,姐姐出院回家静养了,家庭负担一下子沉重起来,老杨刚毕业挣的那点钱都不够姐姐一个月的药费,看着举步维艰的家庭,老杨一狠心辞职下海经商了。80年代初的中国正是改革开放的初期,老杨的聪明灵活和豪爽义气让他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就累积了惊人的财富,他成了当地第一个穿西装打领带、买外国表开外国车的人,他帮家里换了一套在一楼的大房子,帮姐姐买了一个很高级的轮椅,还细心地找工人在楼梯口修了一条平缓的坡道以方便姐姐出入,老杨的努力和成功终于使一度愁云惨雾的家里又重新洋溢起了幸福的笑声。

听老杨描述到这里,我不禁对他的移民理由好奇起来,也许是看出了我的好奇,老杨苦笑了一下,开始对我讲述起他两段不幸的婚姻。都说成功男人的背后一定有个女人的支持,老杨对此坚信不疑,他早年的成功就离不开第一个妻子的鼎力协助,那时候他刚创立公司,招了个年轻的女孩子帮他接电话并处理杂务,一来二去,他发现这个女孩子处事果断、聪明伶俐,在随后的工作中,两个人配合越来越默契,公司也越做越大,终于在他为家里换大房子的那年,两个人喜结连理,并在婚后第二年有了个美丽健康的女儿。如果生活一直这样发展,那真是很完美的人生,可是天有不测风云,1999年,他的妻子被查出得了癌症,而且是晚期,医生预测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本来想隐瞒病情的老杨却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了自己的悲伤,聪明的妻子也察觉出了不对,她开始帮老杨和孩子安排以后的生活。老杨说这辈子再没遇到过像他妻子一样坚强善良的女人,明知道自己生命即将结束,心里想的却还都是别人,她首先想到的是为老杨、为孩子寻找一个合适的人选来替代她的位置,在反复斟酌后,她挑中了一个昔日的朋友,她记忆中的那个女人温婉大方,虽然离了婚却还风韵犹存,而且最主要的是单身一人,没有孩子,老杨那时哪有心情去体会别的女人是否温柔,为了不辜负妻子的好意,他同意了她的安排,并承诺将在妻子离去后迎娶这个女人,正是这个一时的错误决定,几乎葬送了老杨和孩子以后的生活。

妻子安心的去了,那个女人表现的像个贤妻良母,并很快赢得了孩子的喜欢,老杨兑现了诺言,将她娶进了家门,但这正是噩梦的开始。因为公司业务的需要,老杨一年有大半年在外奔波,开始发现不对,是每次回家时女儿的表现,第一个妻子在世时,女儿乖巧伶俐,现在却沉默寡言,无精打采,看见父亲总是欲言又止,似乎在害怕什么,而且人也越发的苍白瘦弱,老杨嘱咐在医院工作的妻子带孩子去看看,她满口答应,但女儿的状况却越来越糟糕。2002年夏季的一天,是老杨终身难忘的一天,女儿被诊断出精神分裂,必须入院治疗,老杨和家人都不敢相信好好的孩子会变成精神病人,但眼前面无表情、已经连父亲、奶奶都认不出的女儿,让他们必须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老杨愤怒的质问妻子,她却一副无辜的样子,并托词说是孩子太想念过世的妈妈造成的,联想起孩子一连串反常的举动,老杨觉得其中一定另有文章,为了追寻真相,老杨暂时放下了手上的工作,一番艰苦的调查问证后,一个龌龊丑恶的事实摆在了他的面前,原来这第二个妻子以前一直和一个有妇之夫暗通款曲,并为此离了婚,而男方却迟迟离不了,她一气之下决定嫁个有钱有势的丈夫给那个男人看看,恰好这时老杨的妻子病入膏肓,于是就选择了他。婚后老杨忙于事业,对她疏于照顾,再加上多了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她很快就孤单难耐,又和那个男人鬼混在一起,起初还避着老杨的女儿,后来竟公然的把那个男人带回家过夜,为了不让孩子告密,她对孩子威逼利诱,当发现孩子想告诉父亲时,她竟把孩子整夜整夜的关进壁橱,并威胁说如果老杨知道,就会想办法把他们父女一起杀掉,年幼的孩子不知所措,只能任她摆布。而且在调查中,老杨发现妻子经常给孩子吃一些白色的药,具体是什么已经无从查证,但服药后孩子常嗜睡,白天也没有精神,老师的说法也证实了这个现象。就在真相被一层层揭开的时候,妻子留下一纸离婚协议,带着他们的银行存款消失了,老杨发疯似的寻找,她却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这在老杨决定倾家荡产和那个女人鱼死网破的时候,医院里的女儿却传出了好转的消息,为了女儿,老杨在家人的劝说下,决定彻底忘掉过去,带着孩子走得越远越好,于是就变卖了国内的公司、房子和汽车,远渡重洋的来到了加拿大。

刚登陆的日子,老杨也曾经彷徨过,但看到女儿开心的笑脸,他觉得什么都值得,现在老杨开了个杂货店,虽然和国内的公司没法比,但应付两个人的生活也绰绰有余了。说到女儿,老杨拿出钱包里的照片给我看,是个非常漂亮白皙的女孩儿,脸上是15岁孩子少有的成熟的微笑,从她的眼睛,你可以看出她经历过很多坎坷。老杨说买跑车是因为女儿喜欢,他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女儿,他亏欠她太多。我告诫他不要没有原则的宠爱,这样可能会走向另一个极端,他很欣慰的告诉我,他女儿现在学习很优秀,人也很懂事,只是常在半夜惊醒,因为过去像个噩梦,需要时间来慢慢忘记。

在我采访过的人中,老杨算是个很新的移民了,开始他约我的时候,我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做这个访问,因为移民部落的文章更着重的是讲述移民后的生活历程,但当我听到了他的故事,尤其是他告诉我,他的女儿喜欢看我的文章后,我决定把他的故事写出来,因为我想对他的女儿说,挫折和坎坷是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过去的已经过去,你拥有的会是个最美好的未来,我们爱你。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