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国度却有个不自由的她

上期假离婚的话题引起了一些读者的注意,有几个读者发来邮件说身边这样利用假结婚、假离婚来骗取身份或社会福利的例子屡见不鲜,只是中国人一向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或是出于同是中国人的同情心,面对这种人、这种事往往会漠然处之。我的西人朋友们对对中国人如此的包容感慨不已,同样的事情若发生在他们的身边,结果一定是被举报或者被警告,他们认为只有这样才能维持正常的社会秩序和体制,一切违反规定或法律的人损害的都是社会大众的利益,也就是每一个纳税人的个人利益。

从中国移民到加拿大感受最深的莫过于加拿大人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记得去年秋天,多伦多大雨倾盆,有一个路段严重积水,在大雨的街头有一个中年的妇人站在路边,热心的告诉每一个司机路段积水的深度,并帮助判断你所驾驶的车辆能否安然通过,看着她那被雨水打湿的身影,我的心里充满了感动,她也许只是一个下班路过此地的上班族,也许只是一个刚接完孩子的母亲,也许是住在附近的居民,但无论她是谁,她都只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

社会责任感不只体现在维持社会秩序方面,勇于向错误的人或事说不,勇于举报自己看到和遇到的不良现象是每一个加拿大人应有的态度。如果有人选择了错误,那么他(她)就要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正所谓前车之鉴、后事之师,这样才能让后人不存侥幸心理。

安安的遭遇也应该算是一个前车之鉴,虽然最后她失去了一切原本想要追求的东西,但至少得到了安宁和平静的心态,虽然她不得已回到了中国,但现在的她生活的踏实而幸福。

安安是以留学的身份来到加拿大的,经过一年的语言学习后顺利的考进了大学,几年平静的大学生活让她深深地爱上了这个绿色如荫、平和安静的国家,而大三那年的中国之行更坚定了她要留在加拿大的决心。中国的快速发展和都市的车水马龙让安安觉得浮躁而充满压迫,而简单宽广的北美大陆才是她梦寐以求的地方。眼看毕业临近,安安为了拿到一年的工作签证而四处奔波,虽然加拿大的就业环境日益宽松,但对于一个艺术系毕业生而言,选择仍然十分有限。在几个月努力无果的情况下,安安迫不得已的通过中介以高价换取一个假的工作签证,假的工作签证虽然让安安暂时可以留在加拿大,但与她想要的加拿大合法身份还很远。

安安找到了一个贸易公司的文员工作,薪酬不高但还可以应付正常的生活开支,工作之余,她会和朋友们一起去湖边散步,假日里,她也会参加网络召集的群体旅行,日子就这样简单而快乐的流逝着。转眼一年工作签证即将到期,身边的朋友有的选择了回国,有的又想办法转了学习签证,而安安已经厌倦了在签证问题上转来转去,她想拿到绿卡,安安心心的在加拿大生活、工作,并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一个真正的加拿大人。绿卡象一个梦魇一样缠绕着安安,随着工作签证结束日期的临近,她开始坐立不安,工作中也经常犯一些错误,公司里有一个同事看出了安安的焦躁,她提出要帮安安介绍一个加拿大籍的男子,这样绿卡就不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安安和男子见了面,对方是个30出头的本地白人,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初次见面,他的绅士风度和良好的谈吐就给安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安安被这个男子的风度翩翩所打动,同意继续交往,而之后的约会更让安安感到兴奋,他不仅外型英俊,而且家世背景更加不凡。交往3个月后,他把安安带到了父母的面前,那所房子大的出乎安安的想象,曲折的车道、郁郁葱葱的园林、宛如童话中的城堡,一切都让安安觉得自己变成了穿着水晶鞋的灰姑娘

他的父母别有深意的上下打量安安,就连他家里的管家在看着安安时都透出一种怪异,安安自我安慰的认为是他家人的高贵在作怪,只有他的妹妹对安安友好而热情。家庭聚餐过后,他的妹妹自告奋勇的带着安安参观花园,在花园中,他的妹妹一改笑脸,正色的问安安,为何会选择跟一个同性恋的男人交往。这个问题象个晴天霹雳让安安呆若木鸡,他的妹妹明白了安安对自己哥哥是同性恋的事实浑然不知,这个打击让安安浑浑噩噩的度过了那个晚上。

之后的一个月,男子没有出现,随着工作签证的即将到期,安安在要绿卡还是要幸福之间苦苦挣扎,最后还是拨通了男子的电话。男子如约驾车来到安安面前,递上了一枚晶莹剔透的钻戒。接过钻戒的瞬间,安安潸然泪下。

两个人的婚礼十分奢华,男子的亲朋好友从世界各地赶来,其中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尤其引人注意。他送给安安一套名贵的宝石珠宝,并对着男子说,你应该感谢你的太太,是她让你得以恢复了继承权。婚礼过后,安安和丈夫飞赴欧洲度蜜月,正是这趟蜜月之旅让安安知道了同性恋丈夫的真实面目,也打破了她曾有的一点幻想。在法国的酒店大堂,安安见到了丈夫生活中真实的另一半,一个面色忧郁的西班牙男人。他对安安非常排斥,甚至不和安安说话,而丈夫也开始对安安不理不睬,真正蜜月的主角换成了他们两个,安安成了一个多余的人。在游历欧洲的一个月中,安安几乎没有和丈夫说过一句完整的话,更没有得到一点他的照顾。

回到加拿大后的生活就象是蜜月的翻版,安安的丈夫只在每个月初送生活费时出现,倒是他的妹妹成了安安家里的常客。从她口中,安安得知他们的爷爷因为恼火于孙子是个同性恋而修改了遗嘱,如果他在一年内不和一个女人正常结婚就会丧失全部的继承权。而需要绿卡的安安正是他最好的选择,他确定安安为了顺利拿到身份而不会大吵大闹,更不会贸然离婚。他的家人开始还对安安心有愧疚,但在知道安安也另有所图后也变的心安理得起来,他的妈妈甚至在婚礼后私下要走了爷爷送给安安的那套名贵珠宝。

7个月后,安安顺利拿到了梦寐以求的绿卡,他的妹妹鼓励安安离婚,而安安也正有此意。谁知他却拿出了安安亲笔签署的一份协议,内容是5年之内不得离婚。原来爷爷的遗嘱还有附带条件,就是他在5年之内不得离婚,而安安签署的结婚协议是他早先谎称的婚前财产公证中的一张,当时安安对这张纸并未留意,没想到现在却成了他的砝码。安安执意离婚的态度惹怒了他和他的家人,他们中断了一切经济支持,而律师更是频频上门或者电话骚扰。安安的律师在看了她早前与丈夫所签署的一系列文件后表示爱莫能助,安安现在离婚不仅分不到财产,而且还会丧失得来不易的加拿大身份。

安安就在这样的痛苦煎熬之下度过了一年的时间,在一次大病一场后,倍感孤独和难过的安安终于决定放弃一切回中国去,一张小小的绿卡与无价的青春和终身的幸福相比实在微不足道。临行前,安安嘱咐我在她走后要将她的亲身经历记录下来,告诫所有喜欢加拿大、想留在加拿大的人们,这里并不是所有人的乐土,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而且无论何时何地,自由才是幸福。

安安现在人在北京,生活的快乐而幸福,她告诉我,离婚正在进行中,而她身边已经出现了一个真正爱她懂她照顾她的男人,这辈子有他在的地方就是她的家。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