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16)

乡间大道上,傍晚。

侯延年骑着自行车走在回家的路上。乡间,田野,沟渠,绿油油的庄稼,一排排的柳树,槐树,树上的鸟儿互相追逐着,时而飞起,时而落下,自由自在,快乐无比。侯延年边骑车边看着它们,心里十分的羡慕。“人就没有这份自在了”侯延年心里想着。他此时想起在办公室里梁咏芳提到的他与常惠茵关系的进展,现在看来并非一切顺利,甚至还有不小的阻力,这种阻力有的来自于传统观念,更严重的是来自于政治上的压力。难道要退缩吗?就此打退堂鼓?他在心里问自己。不,开弓没有回头箭,为了完成老战友的嘱托,为了常惠茵,就是为了芳菲,这条路也要走下去。想明白了,侯延年浑身都是劲儿,车骑得更快了,两旁的树快速的向身后退去,家就在眼前了。

侯家大院夏芳菲的房间。晚上。

周末,侯延年回到农村的家里,径直来到夏芳菲的房间里来看望她,见面就笑着说道:“菲菲,这是你妈妈给你带来的你爱吃的绿豆糕、江米条和六必居的酱菜,你收下。”

夏芳菲高兴地:“侯叔叔,你去城里看我妈妈了?她好吗?琳佳好吗?”

“好,好,她们都很好!你就放心吧。”侯延年慈爱地看着她并一一回答着。继续说道:“菲菲,你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需要什么就说话,不用客气。”

“家里人待我可好了,特别是爷爷奶奶,对我特别好。好的都让我有点儿不好意思了。”芳菲高兴地回答着。

看到菲菲高兴的样子,侯延年心里十分舒坦,这是他乐意做的事,因为她是自己老情人的女儿,照顾好女儿的生活是她这个后爸的责任,尽管自己目前还不是,但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那就是迟早的事了。

夏芳菲是个懂事的孩子,懂得体谅母亲心里的苦衷和艰难,一个女人生活本来就不易,更何况还带着自己和妹妹两个女孩子,那就难上加难。她虽是个女孩子,在母亲的感情问题上并不像其他孩子那样抵触和自私。她是个知道感恩的人,对侯延年的进入她的家庭并不排斥,反而对他心存一份感激之情。这倒也不是仅仅因为侯延年自从父亲牺牲后多年来给她的这个家很多的帮助和温暖,更主要的是她对侯延年这个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她从内心希望妈妈能有一个像爸爸那样的优秀男人疼她爱她,携手幸福的生活。

夏芳菲看着侯延年离开自己房间时的背影,眼睛有些湿润了。

侯延年父母的房间。晚上。

侯延年来到自己父母的屋里,儿子回来了,父母亲自然是乐得合不拢嘴,知道儿子有本事,当了官又有一个长得体面地准媳妇等着过门,心里能不喜欢吗?母亲慈爱地笑着问儿子:

“延年,你和菲菲的妈妈什么时候把事办了?老这样拖着也不是个事啊,还是抓紧时间办了吧,啊?省的夜长梦多别再出了什么岔子,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说完眯起眼睛一个劲儿的看着儿子脸上的变化。

父亲吸着旱烟袋锅子坐在炕沿上,喷云吐雾地也不看一眼儿子就接着老婆子的话说道:“你妈说的对,还是抽空把你们的事办了吧,我看菲菲这孩子也不错,你和她妈妈把婚结了,咱们家照顾起她来也更方便些。”

侯延年嗯嗯的答应着,心里说这煮熟的鸭子准跑不了,依他这些年来对常惠茵的了解,自己对这门儿亲事还是相当有把握的,因为他为此付出的是真感情,只要是真心,再硬的石头也会被融化,何况常惠茵的心肠比棉花还绵软呢。想到这里他的心里甜滋滋的。

侯延年自己的房间。夜。

侯延年别过年迈的父母,独自一个人回到了房间,想着父母刚刚说过的话,陷入了深思。他走到桌子跟前给自己沏了一杯茶,当他拿起茶叶的时候似有所思,原来这茶叶还是常惠茵送给自己的,是有名的杭州产碧螺春。他用手抓了几个球球投入杯子里,当热水和茶叶接触的一刹那间,茶球迅速舒展开来变成一片片茶叶儿,漂浮在水面上不停地游曳着,跟着那清香馥郁的味道便扑面而来,钻入鼻腔,沁人心扉,惹人心动。情人,爱情,甜美,幸福,这样的字眼儿随即浮现在了脑际。他脸上微微地笑了笑,紧跟着点燃了一支“绿叶牌”香烟,猛吸了一口,尔后在屋子里慢慢地踱起步来。

侯延年算得上是条响当当的汉子,说话算话,吐口唾沫是个钉的主。为人在世,诚信为上。他相信,与人相处只要秉承“诚信”二字,就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在他看来,爱情也一样。爱一个人,只要是真心,就能感化对方,最终能够得到真诚的回应。他在与常惠茵的交往过程中,开始时只是感到了义务,在尽一个战友应尽的义务。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他是个从旧社会过来的人,懂得这个做人的大道理。凡是已经答应别人的事情,就必须去做,而且要做好,这就是义务。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接触,两个人之间的了解也在不断加深,渐渐地,不知不觉间就又由义务上升到了一种责任,一种男人应对女人才要担负的那种责任。好了,男女之间还有比了解更重要的事情吗?没有!本来男女感情就是要建立在相互了解的基础之上的。由了解开始,再爬上理解相溶的台阶,然后才能踏上爱的漫漫征程。在这里,爱,自然需要一个完整的全过程,就如同孕育一个新生命。无疑,爱,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生命。这个生命要有适合的土壤,需要饱满优良的种子,育苗在肥沃的土地之上,然后,精心耕作,施肥,浇灌,修剪,除虫,再辅以阳光和雨露,继而,爱,才能茁壮成长,长成不惧风雨和风吹日晒的参天大树。当然,这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需要共同培育和付出心血。侯延年略通笔墨,那自然还是在部队识字班里扫的盲。但他是个心智很高的男人,知道抓住一个好女人的机会并不多见,很可能一生当中只能碰到一次。真正的爱情本来就是可遇不可求的难事,只有好男人才能摊得上。很可能这是来自上天的安排,非人力能所为。所不同的是有的人不失时机的抓住了,而有的人不知天命将至,白白的错过了本该属于自己的爱情。这样的结果当然是两个男人和女人命运的共同悲剧。侯延年信命,也认命。不是他的,从不奢求,而凡是属于自己的东西,他也从不会放过。懂得将自己的命运收放自如和知晓什么可为可不为的男人,才是真男人。侯延年算是其中的一个。

侯延年也有他的难言之隐和愧疚之心。他在家是行大,四十大几的年纪了至今未娶,这不但是父母的一块心病,也有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都这么大了,原本早已就应该解决的婚姻问题直到眼下还没有处理好,让父母跟着操心劳神,实在是不孝之举。古人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而自己至今连媳妇都还没有找到呢,何谈孝道?但对此他也有自己的苦衷。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这好比一个男人立于世上忠孝不能两全一样。对一个人承诺,和对国家承诺一样,为国尽忠,和对个人的忠义同样也是一个道理。既有承诺,就得兑现。而孝道,是自家的事,从情理上讲虽然难以名状,但毕竟还是好商量的。现实生活中有很多事情对人来说都是无可奈何,而有时又只能是无所作为的。俗话说,宁可没有什么也别赶上摊上事情。摊上了,也就费了思量,总之得需要左右权衡才能作出正确的抉择。不然就是草率,而草率是要出问题和付出代价的,甚至是会造成悲剧的发生。侯延年现时的处境正是这样,思前想后,顾虑重重,是整个事件止步不前。他主要是顾及和考虑常惠茵的感受和对她的影响,至于她的丈夫,自己的战友这一层关系,人已矣已,活着的人更为重要。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