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17)

他与常惠茵的关系中间夹杂着的也正是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因素,在多种情况下,一般有女人参杂其间的事情都不好办。而多数情况下,女人又是弱者,她们往往处于被动的位置,所以,无论是从感性还是理性上毫无疑问都应该向女性倾斜。因为,男人是坚强的象征,只能担当而且必须担当,别无他选。

按说以他的自身条件,婚姻问题好解决,讨个老婆算不上是什么难事。之所以一拖再拖,就是因为在他的生命旅途中,先是遇上了战友——换命的兄弟夏尚青,后又遇到了他的老婆常惠茵的缘故。

两权相侵取其轻,他的心,一时摆不平啊!

“只有让父母多受些委屈了。爹,娘,儿子不孝,你们二老就多担待点儿吧。”他在心里反复说着。“假以时日,儿子准保给你们带回一个体体面面的媳妇来,到那时,再让你们高兴吧。”侯延年有些得意地在心里又说道。

夜已经很深了,但窗子上仍然映着他来回走动踱步的剪影。没有心事,就不叫男人了,男人都是伴随着心事长大变老的。不是做梦娶媳妇,就是在战场上厮杀,官场上角力,商场上拼搏,情场上决斗,酒桌上玩儿命,牌桌上赌输赢。这些,都是一个男人必须面对的场景,都得亲身经历,哪一个也逃不掉。

吉祥胡同五号大院。夏家。夜晚。

常惠茵一个人在屋里给女儿做衣服。听到敲门声走到门口开门,原来是郭则加。她的心里咯噔一下,一时有些慌乱。

郭则加用猥琐的目光盯在常惠茵的脸上看了半天,才说明了来意。原来他有一个侄子想当兵,想请常惠茵问问侯延年可否帮忙给疏通一下?

常惠茵知道郭则加是一个难缠又难对付的人,没有办法,她只有勉强地答应下来,意在快点儿打发他走。郭则加一双色眯眯的眼睛总在盯着她的胸脯上,常惠茵一脸的不自在。郭则加就是一个无赖,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能和她单独在一起的机会,才不会这么快就离开呢。就见他猫哭耗子假慈悲的嘘寒问暖,关心起夏家的事情来。问完了夏芳菲,问夏琳佳,最后又问道常惠茵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他会尽力,云云。总之,没话找话,好拖延时间多和她待上一会儿。当然,他真正的目的还不仅仅是这些,而是最终要得到她的身子。

要说像郭则加这样的男人也真够可怜的了,为了得到女人的青睐就死皮赖脸的百般献媚,万般的花言巧语的穷追不舍。没有了尊严,只有一个肮脏的灵魂。

郭则加还想继续表白着什么,这时,夏琳佳来到客厅,才算是给妈妈解了围。他见状便告辞走了。

第四集

知青点。白天。

欧阳建国是个见面就自来熟的性格,跟谁都能合得来,适应环境的能力特别强,心里自然不会感到那么寂寞,是几个伙伴儿当中最放得开的一个。他的脾气特点是主动进攻型的,首次见面就能搂肩搭背的称兄道弟,像一家人一样显得十分的亲热,这样的男人自然也是很招女孩子们喜爱的。他喜欢讲故事,有事没事的就总爱拉着别人讲上一段,你是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有时甚至追着赶着的让人家听,常常搞得人家哭笑不得,闹得啼笑皆非。他有一句口头禅,就是:“哥们儿,听一段?”,及至到后来弄得大家都躲着他,生怕让他给黏上脱不了身。其实这些故事不是他自己瞎编乱造的,就是看书看来的,现炒现卖。这都得益于他有一个喜欢看书的嗜好,而且什么书都看,算是个杂家了。他过去有个习惯,就是走到哪里,或者无论干什么,书都从不离手。在学校的时候,同学们就总爱缠着他讲故事,他的能说会道的口才,就是从那时开始练就的。他的父亲欧阳黎明在大学里是教外国文学专业的教授,因此,他家里的藏书特别多,古今中外和中外文的都有。他的这个爱读书的习惯可能是受了父亲的影响的结果,有遗传基因也为未可知。

知青点院子里。下午。

这天下午,欧阳建国在院子里碰上了马馨蕊,就主动赶上前来搭讪,非要给她讲段故事听不可。马馨蕊是个善良的女孩子,她是南方人,心本来就细,很注意体会别人的感受,从不愿意轻易伤害到任何人。眼前既然欧阳建国这么热情,那就只有停下来耐心地听上一段了。

马馨蕊无可奈何地听着,但始终面带笑容,听到高兴处她也会笑出声来,甚至鼓掌以回应欧阳。

欧阳建国则是唾沫星子满天飞地连说带表演的讲起来喋喋不休,没完没了。

知青点。女生宿舍窗子。

女生们听到院子里的动静,都纷纷聚拢到窗户跟前,互相拥挤着望向窗外。梅玉婷说:

“你们快来看,马馨蕊这回让欧阳堵了个正着,她这人心软,肯定会听欧阳瞎白话的。”

女同学们纷纷笑起来,都争相伸长脖子看外面的热闹。

其实,屋里也很热闹,好几个人女孩子的身子挤在一起,不是这个碰了那个的头,就是那个压着了这个的衣服。你推我,我抓你的嘻嘻哈哈地吵闹着。

知青点。男生宿舍窗子。

林新生在炕上窗台边招呼站在地上的郭宝祥和黑小强:“你们快来看,欧阳缠着马馨蕊正在院里讲故事呢。”

郭宝祥连忙脱鞋上炕凑近窗子看着院子里发生的这一幕,随即笑的翻身倒在了炕上,乐得双手直拍打炕席。

黑小强也站在地上,但他对林新生和郭宝祥的举动却无动于衷,他好像对什么事情都不感兴趣似的。

黑小强一个人郁郁寡欢,闷头闷脑地就喜欢一个人独处,慢慢地从感情上就对几个从小一块儿长起来的朋友们疏远起来,越加地孤僻。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