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18)

黑小强家。早晨。

黑东良一家人正在吃早饭。

马秀珍和儿子黑大胜、黑立军,还有女儿黑幼欣围坐在桌子旁喝粥吃油条就着咸菜丝。黑东良蹲在门口外的房檐底下左手上端着满满的一碗玉米碴子粥,右手除了拿着筷子外两指间还夹着一根油条,带着响声的转着碗边喝着,吃得很香。然后站起身来到桌子旁又夹了一筷子咸菜放在了碗里,返身走到门外靠墙根儿蹲下来继续接着喝粥。

这时,黑小强的五叔黑东春遛完鸟后一手提着一只鸟笼子来到家里。黑东良看到自己的兄弟走进家门忙招呼道:

“老五,快进来坐下吃早饭吧。”

“不吃,我在外边吃过了。”

“小强来信了吗?”

“没有,五叔。”黑幼欣替父亲回答道。

五叔于是就不再说什么,坐在院子里逗他的鸟玩儿。

黑大胜和黑立军放下碗筷凑过来一起逗鸟。马秀珍看看两个儿子,又看看丈夫,想说点儿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因为两个儿子就喜欢跟这个叔叔玩儿了。

黑小强的五叔提着鸟笼子走出家门,院子里的孩子们围上来争着看鸟。五叔迅速将遮鸟笼子的布帘放了下来。见状,孩子们就都做鸟兽状散开了。

黑东春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的性格与世人格格不入,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兴趣,对谁都冷若冰霜,独来独往,无忧无虑,悠哉悠哉的是个极具个性的人。其实他曾经也是个有儿有女有妻室的人,他的老婆和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在三年自然困难时期先后都被饿死了,这自然成了他心里永远的痛。在他的生命里,这种疫妻殁子的悲惨阴影就一直没有从大脑中抹去。世间没有比别妻丧子失去亲人更痛苦的事情了,惟其如此,这种遭遇给人的打击终究是致命的,还可能使心理发生巨大的变化从而走上极端。黑东春在一家单位当门房,一般都是值夜班,其余时间除了喝酒,就是侍弄他的鸟了。

林新生家。晚上。

夏琳佳来找林文可玩儿,闲聊中似乎很随意地问林文可道:“文可,你哥他们有信来吗?”

林文可没有多想就告诉她说:“来了,这不,我爸我妈正在对着信哭呢。你说,这来一封信的就哭上一回,弄得我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了。赶明儿我得写信告诉我哥,让他以后不要再寄信回来了,省得让他们见着信就没完没了的哭。琳佳,你说我哥他有多讨厌啊!”

夏琳佳用手指轻轻点着林文可的额头笑着说道:“你可真够不懂事的了,父母盼孩子来信的心情太能让人理解了,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我看讨厌的人是你。”

“你才讨厌呢,就你好,你懂事,你能体谅大人们的心情。哎,不对啊,平时你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今天怎么跑到我跟前来充成熟啦?喔,不对,这里面一定有文章吧!”林文可假装认真地一本正经地说道。

夏琳佳一听自己的秘密就要被别人揭露,脸一红,跟着心跳加快,但她马上冷静下来,以守为攻急急地辩解道:

“好你个林文可,你可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就是想告诉你要尊重父母的感情,更不要在背后说三道四,你可倒好,不但不感谢我,反而疑心起我来了,真不知好歹。”说完佯装生气不再理林文可。

文可人小心大,她才不管夏琳佳这一套呢,笑着回敬着琳佳,于是,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斗起嘴来。半晌俩人才停止了打闹,坐在床上聊起天来。

她和文可说了挺想欧阳建国他们之类的话,都是好姐妹,相互之间平时就爱说个悄悄话,所以,文可对此也并未放在心上。最后夏琳佳说想看看信封上的地址,想要给欧阳建国写封信。林文可问她:

“既然你这么喜欢他,干嘛不去直接和欧阳家里的人说,还非得把弯子绕到我这里来?”

琳佳佯装要打她,然后嗔怪地说:“直接跟他家里人说,那该多难为情啊?不像你,想爱了就说出来。我听说了,那天晚上你们聊天儿时你说的那些话,我真挺羡慕你的勇气的。”

林文可的脸红了,急忙分辨说:“这是谁的嘴这么快?把别人说的话到处乱传,我当时只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

琳佳说:“这谁传话并不重要,关键是能敢作敢当的勇气,你说是吗?”

文可觉得琳佳今天说话总是怪怪的,但想了半天也不得要领,尔后,就到妈妈那里要来哥哥的来信,交给了琳佳。

黑家。白天。

黑东良在看儿子黑小强的来信,只见他脸上看信的表情突然大变,嘴里还一个劲儿的说着:“完了,完了,我儿子完了。”

妻子马秀珍看见丈夫的这个样子,也吓坏了,直冲他喊着,问他小强怎么了?黑东良呢,他此时已经急得六神无主,连话也说不清楚了,就只是嘴里反复念叨着:

“完了,完了,我儿子这回完了。”

然后跌坐在椅子上唉声叹气,直摇脑袋。

妻子一把从丈夫手里抓过儿子的来信,但她不识字,干着急,就赶紧着出门喊来二儿子黑大胜。黑大胜进门问找他干什么?黑东良结结巴巴地说:

“你哥,你哥,完了,他说,他,他,他没命了。没命了,不就是死了吗?这可怎么得了啊?我那儿啊。”

说着就哭了起来。一看这,妻子再也没了二话,也拉开架势跟着放出了长声儿。

哭声一时惊动了欧阳黎明和张婉若,他们急急地赶过来问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黑大胜一面回答着欧阳黎明的问话,一面听着父母亲哭。这时,他的眼睛紧紧盯住了母亲手里的信。于是,他上前一把夺过哥哥的来信,发现上面果然写有没命的话,他不禁读出声来:

“亲爱的爸爸、妈妈:我们这里一切都好,就是夏天老下大雨,但同学们有命,我没命,所以,遇到下雨天就得淋雨,浑身上下都能湿透了,淋得活像个落汤鸡。……”落款:您们的儿子黑小强。

注意这个“命”字,实际上是错别字,他是把“伞”字错写成“命”了。所以,黑东良以为儿子真的没命了。

这黑小强平时学习吊儿郎当,不好好学习,应了那句“书到用时方恨少”的老话,这不写信时错别字连篇,这才闹出了这等荒唐笑话。

黑大胜仔细看着哥哥的来信,推敲着信上的意思,总觉得哪儿有不对劲儿的地方。说到了下雨,跟着就说没“命”了,又说淋雨。看着看着,他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黑东良一看他这时候竟还能笑的出来,气的蹿过来就给了黑大胜脸上一个大嘴巴,还边打边骂道:

“你个没心肝的东西,你哥都死了,你不但不痛苦,反而还在笑,你说,你的良心都让狗给吃了?”

黑大胜被父亲给打懵了,急急地狡辩着:“谁没人心了,是你自己没仔细看信吗?那是我哥写了错别字,你就当真了。你不仔细想想,哪有下雨就能下没命的道理?反正我没听说过。那分明是我哥想写一个‘伞’字,他不会写,而错写成‘命’了吗。”

马秀珍听儿子这么一说,觉得有道理,就顺着儿子的话说道:“你个死老头子,你这不是咒咱儿子吗?信也不仔细看,就说儿子完了,你安的是什么心?,你是不是就盼着我们娘儿几个早死了,你心里才舒服?”

“你这怨我呀?分明是你那宝贝儿子不好好学习,连字都写不明白吗,我到这会儿心还砰砰地跳个不停呢。哼,就知道怨我。”黑东良还觉得委屈呢。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