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19)

欧阳黎明这时也要过小强的信,仔细的看着,推敲着字面上意思,也觉得黑大胜分析的有道理,然后很有把握地说:

“从字面上看,是小强写了错别字无疑。老弟,弟妹,快别哭了。写信写错别字这种事已经不算新鲜了,有的学生写信时遇到不会写的字还画O呢。你们想想,当一封信中出现很多鸡蛋的时候,那就和到了养鸡场差不多了。”

听到欧阳黎明说的话,大家都笑了起来。其实这笑声带着许多的酸楚,因为在那个年月,学校都停课闹了革命,不是去工厂学工,就是去农村学农,孩子们哪有时间好好学习!造孽啊。

郊区农村。白天。

夏芳菲参加生产队里的劳动,她对农活一窍不通,如锄头怎么使?镐头怎么用?铁锨怎么拿?镬子、镂、犁、耙长得怪怪的,都是干什么使的?等等,一开始闹出了不少笑话。但她不会就用心学,向乡亲们虚心请教,后来干起活来一板一眼的还真像那么回事。

她不甘示弱的性格,让她处处与男劳力们比着干。

不久她还当上了生产队的妇女队长。

侯延年的远房族弟侯延平与夏芳菲年龄相仿,侯延平比芳菲大几岁,劳动中和生活上处处帮助和照顾她。但夏芳菲并不领情,时不时的还训斥他几句,但侯延平不温不火,只是嘿嘿嘿地傻笑。久而久之,弄得她也没了脾气。

火柴厂。下午。

常蕙茵在一家街道办的火柴厂上班,工厂的工人多是家庭妇女。车间里工人们正在往火柴盒里装火柴。

所谓车间,其实就是几间低矮的小平房,不大的车间里一排用木头做成的大桌子上摆满了火柴棍儿,地面上堆着成捆的火柴盒。

工人们的年龄普遍比较大,而且都是家庭妇女,大的四十几五十来岁,小的也有三十多岁。看得出在技术上还都并不太娴熟,装盒的速度也不快。当然,那时干活好坏都一样,干多干少一个样,没有奖励制度,也就没有了积极性。所以,都在磨洋工,出工不出力的现象普遍存在。有一句顺口溜:“干活磨洋工,拉屎三点钟。”就是很好的写照。

工人们就这样不紧不慢地干着活,往盒里装着火柴,边干边聊天。车间主任杨敏霞在场不闻不问,悠闲地走来走去。其实,她聊得比谁都欢。要问聊些什么内容,都是些家庭妇女,你说聊什么?家长里短呗,还能聊什么?无非是张家闺女出嫁了;李家婆婆生病住院了;王家小子昨夜尿炕了,都十几岁的人了竟还尿床,别人自然不信了。但爆料的人却信誓旦旦煞有介事的说,你不信就去看看,那尿湿的褥子现在还在院子里的绳子上晾着呢;赵家婆媳不和,经常为一点儿小事争执个没完没了;有的咬耳朵,说东屋邻居新婚的小两口折腾了一晚上没消停,还连喊带叫的,闹得别人也跟着一晚上睡不着觉。听的人大笑起来,凑趣儿说,你眼馋了,眼馋你们也别闲着呀,你又不是没有那个本事。于是,俩人追打起来。主任杨敏霞非但没有制止,还凑上前去,让说的详细点,她好听得再明白些。这下可就乱了,大家干脆都放下手头上的活计,大声侃起大山来,就像到了自由市场。唯有常惠茵一个人抿嘴笑着,可手并未停下来,继续往盒里装着火柴。她想起了早先妈妈的一个姐妹说过的一个故事,是她在回娘家时无意中听到的。相比较这些工友们的言谈和胡闹,那个故事简直能让这些人听后癫狂。所以,她才对眼前的一幕无动于衷。但她却当着这些人的面不能说,因为她生性就不喜欢抛头露面,在众人面前说这样的荤段子她更是难以启齿。

常惠茵心里知道,在现实生活中,女人更坏更黄,只是在男人们面前装矜持,装傻充愣,以博取好感,或者放不开就是了。但一旦闺蜜或者是女人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她们聊的内容要比男人们更露骨,涉及的个人隐私部分更深入和直白,用语更猥琐。眼前的一幕就说明了这一切。说到底,女人们知道什么?大道理懒得管,小事情又不想多问,剩下的还不是夫妻之间和生孩子的那那档子事。常惠茵从娘家听来的那个故事是说一对夫妻于一日晚上闲得无聊,一向十分儒雅的丈夫和文静贤惠的妻子,平时非常的恩爱,互相包容又谦让,相敬如宾,彬彬有礼。但长时间地面对此等状态,他们感到了平淡和生活的乏味,总好像夫妻生活当中缺少了点儿什么似的。所以,妻子就突发奇想,非要制造出一点儿浪漫来才觉得够刺激。她苦思冥想了半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创意。于是,就干脆出主意说,我们今天晚上就比赛说脏话骂街行不行?对象就是我们你我彼此,看谁会骂能骂,谁骂出新水平谁就为胜者。丈夫想想这样恐怕伤了和气,就说还是算了吧,换换别的什么新花样儿。妻子就用激将法要挟说,你个缩头乌龟,怕我了,那你可就算认输了?但有一条,从今往后不让你沾我的身子,怎么样?这一招果然奏效,于是,俩人就你一句我一句地互相数落起对方来。开始还算客气,互相字斟句酌地还尽量找一些文雅的词句,但渐渐的就都感到有些江郎才尽,再无轮怎么搜肠刮肚,脑子里几十年的储存业已殆尽,再也找不出合适的词语来了。但这时双方已经刹不住车了,主要是感到了在这场骂战当中都得到了感官刺激和心理满足,及至后来就都有些欲罢不能,不能自己了。他们就像一对斗红了脸的公鸡,已没有了退路,只有向前拼命一搏。于是,一时骂的兴起,骂兴大增,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互不相让了。他们各自都使出浑身解数,将平时的积攒,都毫不客气,毫无保留地倾泻给了对方。结果,骂着骂着,俩人都傻眼了,目瞪口呆,停下来都觉得彼此原来是那么的陌生,变得不认识对方了。心想这还是在屋檐底下曾经一起生活了多年的那个他(她)吗?在一张床上情意缠绵,卿卿我我的那个他(她)怎么能一下子会变得面目全非,大相径庭,距离了十万八千里远呢?一场口水仗,瞬间改变了这对夫妻彼此间过去的看法,摧毁了对方在各自心目中的美好形象,都有了重新再认识的冲动。于是,俩人从此真的分居,再没有了过往对彼此爱的欲望。不久无奈地悻悻离婚,和平分手了事。辛辛苦苦经营多年建立起来的男女感情大夏竟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顷刻崩塌瓦解,发人深省。

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又有多少人不是戴着假面具生活的呢?但一旦揭去伪装,将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地袒露给对方,其结果也未必就是正面的,积极的。还是要因人而异,用更高的智慧来处理好情感方面的问题才是上策。另一方面,生活中同床异梦的夫妻比比皆是,但大多都相安无事,这些见怪不怪的现象,着实值得令人深思。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