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21)

夏家。白天。

突然有一天夏琳佳失踪了。

常蕙茵到处乱找,到处打听,急得像热锅里的蚂蚁到处乱撞。

夏芳菲急匆匆地从乡下赶回家来安慰妈妈。

侯延年也来帮着寻找夏琳佳的下落。

吉祥胡同五号大院这下热闹了。

全大院的人都忙着四处打听着找夏琳佳,亲戚和同学家都找遍了,甚至还帮着到派出所报了案。

林文可听说夏琳佳失踪了,突然想到她前些天找自己要欧阳建国插队地址的事,考虑再三,就急忙来到了夏家,告诉常蕙茵琳佳曾经在她家里说过的话。林文可说完马上又感到了内疚,自己非但没有替好朋友守住秘密,反而在这样的场合大张旗鼓地向人们做了宣布,这有悖于她以往做人的原则。但是,这又没有别的选择,人命关天的事情让她又怎么办呢?

就在同一时间里,夏芳菲在琳佳的书桌抽屉里找到了一个日记本,随手翻看了几页,发现其中写了不少与欧阳建国有关的文字,隐约透露出了朦胧的爱,和一个少女对自由和爱情的向往的心情。翻看中突然从夹页里掉出了一张折叠着的信纸,芳菲急忙打开来看时,只见上面写着她要到东北去找欧阳建国的话。夏芳菲急忙将信拿给妈妈。常蕙茵不看则已,一看就急了,没顾上穿外套就跑去找张婉若打架了,责怪她儿子拐跑了自己的女儿琳佳,并言之这事儿与他们家没完直至交出女儿等话。语言犀利尖刻,颇为冲动。要不说母护崽儿是天性呢,常蕙茵平时是一个多么的随和和注意形象的女人,可真到了要保护自己孩子的时候,仍然顾不了这许多。撒泼耍混都能做得来,泼妇或者母老虎的状态,敢情在哪个做母亲的女人身上都能够适时地体现的出来,毫不含糊和顾及其他,看来是真的急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人?而且是一个丢失了自己孩子的女人?

欧阳家。白天。

欧阳黎明一听发生的事情与他家儿子有关,就气的心脏病发作了。

张婉若慌了手脚,顾不得与常蕙茵理论,急忙到书房写字台的抽屉里找急救药瓶。

此时,大院里的邻居们都过来劝架,大家七手八脚地帮着给欧阳黎明服药。黑东良见欧阳黎明犯了心脏病,忙往大门外跑去找公用电话,打120叫救护车。

欧阳家。时间同上。

人们从屋里出来进去,看望欧阳黎明。

大院里一片忙乱。

很快,时间不长救护车就飞驰而至,随车大夫将欧阳黎明做简单处理后抬上救护车,迅速离去。

黑东春手里拎着个空鸟笼子,也在大门外和院子里的一通忙活乱串。他是个人来疯,院子里谁家有事他就会很兴奋,非跟着参和不可。今天欧阳黎明急病,院子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岂能少的了他。于是,他帮着张罗开车门,维持秩序,救护车开走后还再跟着跑上一段路。

医院里。病房中。白天。

欧阳黎明苏醒过来后,就让张婉若去给常蕙茵赔礼道歉。

欧阳淑宜不服气的说:“是夏琳佳自己跑去找弟弟的,又不是我们家让她去的,这事儿不能只怪咱们。”

她冲动地反倒非要找常蕙茵去理论不可。

张婉若看到丈夫激动的样子,就连连给女儿使眼色制止了她。其实,欧阳淑宜倒从内心里有些羡慕夏琳佳的勇气和魄力。

事情的突然发生给两家彼此原本很好的关系上埋下了阴影。欧阳淑宜更是对夏家非常的气恼,从医院回到家后就给弟弟欧阳建国写信,告诉了他家里所发生的一切,还参杂着自己说了夏家如何不好的一些话。

张婉若心疼丈夫,又担心儿子,很快也病倒了,躺在家里养病。淑宜这下忙坏了,除了跑医院伺候父亲之外,还得抽出时间回来照顾妈妈,两头忙的她脚不沾地。

林家。晚上。

林德龙正在屋子里数落着女儿林文可,责怪她不该瞒着他们将哥哥的信给夏琳佳看,以至于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林文可自然嘴硬,并未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而且自己主动地向夏家通报了情况,及时做了补救,你这当爹的不但不表扬,反而只知道一味地批评。对此,她嘴里不承认,心里更不服气。

在客厅里的宋欣璐听着丈夫一个劲儿的数落林文可,开始觉得事由女儿起,责任自然是属她无疑,当家长的批评教育甚至是责怪都没有错。可后来又感到女儿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才将欧阳建国他们的地址给了夏琳佳,俗话讲不知者不怪罪,女儿当时怎么会知道她要地址的真实目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文可也是受害者,老头子就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一味地批评女儿,显然有欠公允。想到这里,宋欣璐起身来到内屋,与丈夫吵了起来。林德龙也觉得自己对女儿有些过份,太小题大做,难怪妻子也不依不饶的和自己较劲呢。他一看情况不妙,迅速撤退,扭头退回到客厅,跟着走出大门到街上溜达去了。

二女儿林霄黎和姐姐住在一个屋里,她怯生生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她年岁还小,对大人们的事情还不懂,弄不大明白。但她觉得当初姐姐将哥哥他们的地址给了夏琳佳没有错,既然是好朋友就应该这样,有求必应,更别说只是要一个地址这么简单的事了。可一旦知道朋友出事了,着急忙慌向家长说出实情,也没有错,在这种情况下你要是再瞒着,就有点儿不明事理了。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她自己其实挺崇拜姐姐的,觉得林文可做得对,爸爸对她的苛责显然有失偏颇。

大儿子林党生和二儿子林跃进则对这件事情漠不关心,在他们自己的房间里听着父母和林文可嚷嚷,感觉没有一点儿意思,当事人此时可能都过去没事了,可不太相干的倒还闹起来个没完没了,这不是缺心眼儿是什么!他们觉得夏琳佳喜欢欧阳建国是她自己乐意,而妹妹出于朋友情谊将地址给别人是多管闲事,至于由此惹出了这么大个乱子,都是她自己找的,根本怪不到别人。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