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23)

欧阳黎明家。白天。

马秀珍在欧阳黎明家也在聊天儿说这码子事儿。马秀珍说:“这人啊最不好的就属在背后嚼老婆舌头了,我看见刚刚席慕霞慌慌张张地跑到宋欣璐家里去了,准是又去说常蕙茵他们那档子事儿了。我也看到她家的那个乡下叔叔又来了。本来这是人家自己的私事,别人管得着吗?你说呢,婉若大姐?”

张婉若微微地笑笑说:“这就是她们的不是了,都一个大院里住着,老这样背后说人不好,这样下去,好事也会被说成坏事了。”又说:“蕙茵这些年着实不容易,年纪轻轻的就开始守寡,心里的凄苦只有她自己知道,别人是难以体会得到的。我们都是女人,应该多体谅她才是。”

“谁说不是呢。如今这都新社会了,再娶再嫁都再正常不过了,只是他们老这样耽搁下去,怕是不好。听说他们不能结婚的原因,是因为常蕙茵有个哥哥在台湾,侯延年现在当着个县武装部的部长,组织上不批准他们结婚的理由据说也是因为这档子事儿。哎,这结个婚的,纯属男女两个人之间的事,干嘛组织也要管,我看没这个必要。”

“老姐姐,快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如今组织上什么都管,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说多了不好。”张婉若说完,还特意看了马秀珍一眼,那眼里分明满是内容。

马秀珍心里知道欧阳家怕事,对此都心知肚明,所以也就想转换个话题:“妹子,你的心胸可真够宽的了,你说夏琳佳这孩子去东北找建国,咱院里谁都知道是她自己跑去的,可常蕙茵当时却倒打一耙,一股脑地把责任全都怪在你们家建国的头上了,还把欧阳教授给气病了,你也跟着躺在了床上。可事后你们没有一句怨恨的话,要不说你们是书香门第,知书达理的人家呢?”

张婉若有些心情惆怅的说:“也不全这样,开始我也很生气,后来想想比起常蕙茵来,我还有丈夫,再说了,建国毕竟是男孩子,男人就要多担沉重,你说不是吗?”顿了一下又说道:“我们家儿子也忒不争气,你说,他和琳佳好,我们当家长的却什么都不知道,要是我们早知道这样,是会及时阻止的,省得闹出这么大的乱子来。你看前一阵子乱的,让街坊邻居也跟着操心费力的,到现在我这心里头还着实不落忍呢。”

马秀珍有些动感情地说:“说这些你就太见外了,都一个大院住着,街里街坊的,谁家也难免不摊上点儿这事儿那事儿的。让我说,这事儿也就是遇见你们家了,要是换别人,早就不干了。俗话说这一个巴掌拍不响,男女搞对象本来就是双方的事儿,更无所谓谁对谁错,哪能只怪一方呢?我看你们就是太怕事儿了。”

张婉若说:“我还是那句话,都一个院儿的住着,闹生分了多不好?得饶人处且饶人。再说常蕙茵人家孤儿寡母的,咱做的太过分了不好,会让别人笑话的,也显得咱们邻里邻居的不够和睦。要是真那样了多别扭啊,成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火柴厂。白天。

侯延年总来夏家见常蕙茵,引起风言风语的事,让火柴厂的妇女们知道了,姐妹们三一群俩一伙的议论起来没个完,特别是平时早就和常惠茵不对付有成见的几个妇女,她们唯恐天下不乱,好不容易被抓住了把柄,生怕别人不知道呢,因此就在厂里大造舆论。所谓无风不起浪,有风浪三尺,女人长的舌头从来都是说长道短的胡乱编排人用的。同性相斥吗,也因此,这班女人就在常惠茵的事情的传播上更加不遗余力了。后来事情终于传到了厂长的耳朵里。那年月人人都关心政治,阶级斗争的弦儿绷得紧紧的,所以,厂长想想这事儿关系重大,但考虑再三,最后还是决定压了下来,就到他这里为止。因为他觉得做人要有底线,不能做违背自己良知的事情,更不能落井下石,所以一直对此事保持了缄默的态度。车间主任杨敏霞曾几次鼓动他将此事报告给街道革委会,但他只是淡淡地一笑了事。谁知后来这事给他惹来了灾祸,但又逢凶化吉,这自然是好人终有好报的结果。

东北农村。夏天

    麦子熟了,到了开镰收割的日子。

晴空万里,骄阳似火,没有一丝风。知青们在地里忙着割麦子。一望无际的麦田里,半人高的麦子,麦秆被沉沉的麦穗压弯了腰。微风吹过,麦浪滚滚,一片金黄色,灿烂耀眼。

郭宝祥和梅玉婷俩人麦子割得最快,把大家远远地甩在了后面。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他们心里觉得很骄傲,他们相互鼓励着一起干活,心里又感觉着很甜蜜。所以,割麦的速度一直未减,离他们最近的林新生和马馨蕊至少也被落下有50米远的距离。

欧阳建国和夏琳佳不紧不慢地一镰一镰地割着,不时的直直腰,琳佳从腰间抽下毛巾来给欧阳擦着汗,欧阳满脸幸福的冲女友咧嘴笑着。

知青们很多都是以男女组合的形式干活。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一组一组的男女青年们挥汗如雨,他们相互鼓励着,帮衬着,一前一后地低首割麦,不时地直起腰来歇歇,说着悄悄话,一垄垄的麦子在他们身后纷纷地倒了下来,被整齐地排列在地面上。

通往田间的小路。时间同上。

黑小强性格孤僻,平时不太合群,于是知青点上就安排他和另外一名女生熬绿豆汤,送到田间为大家消暑解渴。此时,远远看见他正赶着毛驴车拉着绿豆汤,车上坐着女生,向麦田里缓缓走来。

知青们早就累的不行了,加上大热的天,毒毒的太阳当空照,渴的嗓子直冒烟。他们看到毛驴车就像看见了大救星一样,欢呼雀跃着纷纷扔下镰刀齐向黑小强的毛驴车跑去。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