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26)

“小梁,你说的不错,这既是笑话,又有很深的思考在里面,我当然不会怪你。我本身就是一个大老粗,说话粗话不断,写文章错字连篇,自然也是一个俗人了。正像笑话里所说的,人是应该要尽早地成熟起来,这样对事业和个人都有好处。我知道你刚才只不过是调侃和讥讽,相信你也不是势利和世俗之人。还是那句话,为自己的选择和追求而坚守,是我一生的目标,不会因为时事的变化而改变,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无怨无悔。如果说,你要让我在事业与爱情这两者之间做一个选择的话,那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因为在我的爱情里面已经揉进了共产主义理想、战友生死情、亲人般的感情、承诺、诚信、人性、同情心、灵魂、甚至还包括上天等等太多太大太重的内容,而其它的就显得是那样微不足道了。你就说眼下的常惠茵吧,她一个年轻寡妇家的是多么的孤立无援啊?面对如此强大的传统世俗观念和政治压力,内心是何等的痛苦和煎熬。你知道吗?有多少人至今仍死守着女人要从一而终的所谓道德底线,男人死了女人就不该再改嫁。她的男人先是英雄,后是烈士,组织上也希望她不要再向前走这一步了,说是为了英雄的荣耀,要对得起地下的烈士。你说,这不是荒唐吗?这又是什么逻辑?男人死了,妻子再嫁人,天经地义,有什么可以被指责和诅咒的道理?况且烈士又有遗愿在先。我们不是宣扬要继承先烈的遗志吗?要沿着烈士的脚步前进并完成他们的未竟事业吗?死去的人死则死矣,那活着的人就应该好好地活着才是。”

而梁咏芳呢?她默默地看着侯延年,看他沉思,看他亢奋,看他痛苦,看他欢笑,她的心里自然也不平静。她在想,眼前的这个他是个怎样的一个男人呢?认准的路一直走下去,百折不回的,主义和巨大的责任感在他身上都得到了充分的展现。他平时话很少,没有锋芒,但心是如此炽热,激愤起来就像一头非洲雄狮,昂首怒吼,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下,有一种男人的大无畏气概。

不错,她就欣赏像他这样的男人,雄性激素勃发出来时的那种不可一世旁若无人和自信,就像在观看一部英雄大片,让人抑制不住的兴奋,和产生要从他身上想得到点儿什么的冲动。英雄什么时候都不会过时,他们是社会的先锋,民族的脊梁,国家的中流砥柱。现在我们太需要英雄了。英雄不问出处,是英雄就值得让人钦佩和爱戴。一个女人在生活中如果能拥有一个这样的英雄,那一定是件幸福的事情。英雄是用来让人欣赏的,好女人才能真正懂得欣赏和爱护。

梁咏芳现如今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但仍不失为那种被异性吸引时女人的浪漫情怀和激动的思绪。但欣赏不等于占有,既便是占有也只是心理上的占有,这就够了。一个女人喜欢一个男人,不一定非得要得到他,不管是远远地看着,还是在近处观瞧,对身心都是一种愉悦,也就够了。爱不需要理由,人是感性动物,心理活动属于正常的范畴,不必追究起因和目的,没有卑鄙或高尚的区别,更没有对与错之分。

女人的心是细腻和微妙的,好女人对事物的发展往往有着预见性,女人的敏感是先天的和本能的。梁咏芳今天是又劝说又思想活跃的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但又不便直说,更主要的是说不清楚。遗憾的是这一切并没有引起侯延年足够的警觉。唉,男人都粗心。

第七集

吉祥胡同五号院。中午。

大门口,两只石狮子蹲坐在大门的两侧。斑驳不堪的两扇大木门无奈地敞开着,由于经年日久,眼下关合起来已经十分的困难,但再不济也是大门,它的职责就是守家护院。

有门就像家,只要合上门,梁上君子们就不敢轻易踏进大院一步。

事情的变化正朝人们预料的方向发展,不幸而被言重。

终于有一天街道革委会来人将常蕙茵带走了。

他们破门而入,来的人趾高气昂,目空一切,不容分说,也不让做任何解释,带上就走。理由自然是冠冕堂皇,就是说她生活作风不检点,是只破鞋,要对她进行批斗,而且还要在脖子上挂只破鞋游街示众。

这当然是对人的一种极大的羞辱了,对常惠茵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但这是那个年代的一大发明和专利,人们很难抗拒,只有望而生畏,束手就范。

一时间,胡同和大院里都挤满了看热闹的人。人们指指点点,说三道四。幸灾乐祸的人多,同情的人少。可悲的是有的人巴不得盼着别人家孩子掉井里和火上房了的出事儿,他们好看热闹呢。中国人的劣根性顽疾。

人心多么不古啊!

街道革委会。下午。

侯延年也因此被红卫兵抓来准备一同游斗。在这件事情上造反派们准备的相当充分和细致,保密工作也做的相当好,事前没有走漏一点风声,在两处对两个人同时采取行动,但抓捕侯延年的行动并不顺利。他横竖不吃造反派那一套,自然也不会乖乖地束手就擒,只是当知道常蕙茵也已经被抓了之后,他就急急地跟着造反派们向城里赶来。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的常蕙茵已早他身陷囹圄,被严密地看管起来。侯延年到达后要求见常蕙茵,造反派们自然是不会答应的了,他们怕俩人见面后会串供。

侯延年心思灵动,心里清楚他和常蕙茵都是心胸坦荡之人,他们的关系的纯洁和清白不容置疑,眼下要做的是抗争到底,而且刻不容缓。情急之下,他亮明了身份,并一口咬定自己和常蕙茵两人恋爱多年,是恋人关系,而且早就准备结婚,并说这是当年在朝鲜战场上老战友临牺牲前的嘱托,让他日后照料常蕙茵。侯延年不愧为是一条敢作敢当的汉子,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据理力争,毫不胆怯。当红卫兵提审常蕙茵时,她也与侯延年说的一样,好一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女子,不用反复点拨和叮嘱再三,就自然具备了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灵气,话说的没有一丝的缝隙,别有用心的人便无可乘之机了。

侯延年和常蕙茵是被关押在不同的地点和房间里问讯逼供的。红卫兵和造反派们气势汹汹的嚣张气焰没有吓倒侯延年,也没有让常蕙茵屈服。他们都在为爱情而战,拼死一搏。

事实上,本来他们的爱情就是纯真的,圣洁的,甚至可以说是高尚的。他们俩为了爱而爱,为了亲人而爱,为了一份承诺而爱。

凑巧的是驻街道革委会的军代表所在部队的前身正是侯延年当年赴朝的参战部队,他当场提起的几位老首长的名字,这个军代表全都知道。就这样,尽管红卫兵和街道革委会仍然不依不饶,表示绝不放过这对狗男女。因为有军代表的干预和强力介入,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