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29)

林家门前。

院子里的邻居们聚在一起,议论着常蕙茵的事。对郭则加更加的反感,都表示不愿和他家来往,今后要躲着他走。

林德龙用手指着郭家房子的方向破口大骂:“妈的,忒不地道,明着说好话,背后使绊子,什么东西。”

黑东良是个老实人,平时从不动气,可今天却气的直跺脚,也满嘴说起了粗话:“这姓郭的也忒不是东西了,这一个院里的住了这么长的时间了,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他还真下得去手,俗话说,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呸,真是个披着人皮的狼,只长了一张人的脸。”

欧阳黎明破天荒地带指责性地说道:“姓郭的就是一个十足的小人,典型的机会主义者,告密属于叛变行为,也就是俗称的叛徒,要是国民党和小日本打回来,这小子非当汉奸叛徒不可。”

林德龙噗地一声笑着说:“欧阳老哥,你今天才算说了一句常人说的话。这就对了,怕什么,对看不惯的事情,就得敢于发表意见,别老憋在心里,那样,会在肚子里发芽的。”

张婉若急忙接过林德龙的话说道:“他林伯伯,你可别鼓励他,他这人就怕捧,一捧就不知道东西南北了。祸从口出,病从口入,我们可是有过教训的。”

宋欣璐也凑过来数落自己的丈夫:“你个不知深浅的,人家欧阳大哥可不像你,混不论的,你还嫌咱们院子里出的事少啊?哼,不会说个话。”

欧阳黎明不好意思地说:“不愿德龙老弟,是我自己说多了,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啊,弟妹?”

张婉若也说:“其实也没什么,常惠茵的遭遇比我们还惨,对郭则加这种不道德的行为,是应该受到谴责的。我想的最多的是,如果大人的行为对孩子们造成了不好的影响,那我们的责任可就大了。咱们大院里的孩子们相处的一向很好,希望他们之间不要因此而结仇就是万幸了。”

听她这么说,大家都点头称是。

林德龙说道:“欧阳嫂子说的是,别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我们要做一些补救工作,最好可千万别让孩子们结怨。”

黑东良闷闷地说道:“唉,这事啊还真不好说,父母是孩子的影子,好与坏的影响都会有,但愿孩子们比我们强,不会小肚鸡肠的记恨人。”

欧阳黎明说:“这不用担心,孩子们都长大了,他们自有分辨是非的能力,长辈们的恩怨不会延续到孩子们的身上。放心吧,必要的话,我会出面给他们做思想工作。”

大家齐声说好。

东北知青点。

郭宝祥知道父亲的所作所为后,十分的沮丧,自知这将对自己和夏芳菲之间的关系蒙上一层阴影。

林新生找到郭宝祥,问他为什么不高兴。宝祥向他说了大院里发生的事情,并说出了自己的担心。林新生听了也表示了自己的愤怒,但同时在心里暗暗得意,满以为这样自然会引起夏芳菲对郭宝祥态度的转变,而自己在芳菲心中的印象就会加分。

欧阳建国也接到姐姐欧阳淑宜的来信,看过之后非常的生气,与夏琳佳大吵了一架,还说了琳佳的母亲常蕙茵不少的坏话。

琳佳和建国的关系渐渐地冷了下来。俩人在感情上开始有了隔阂,经常为一些小事争吵。

第八集

知青点有个从南京来的曹力行,暗地里喜欢夏琳佳,总偷偷给她点吃的和从家乡带来的真丝手帕什么的。琳佳喜欢,一时间与曹力行走的很近,经常可以看见他们俩在村头小河边和场院里散步聊天的身影。

郭宝祥悄悄提醒欧阳建国,让他注意夏琳佳和曹力行两个人的关系,不要整出点儿什么事来。建国却认为这没有什么,说都在一个知青点儿住着,男女之间没有那么清的界限可分,今天我跟你好,明天你跟她好,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再说了,曹力行这个小白脸和知青点儿里的女生们哪个都很好,南方男人长得样子和性格本来就像女人。

郭宝祥听他这么说,气的直摇头说他太木讷,脑子里进水了,一根筋,这样下去以后非得吃大亏不可。

正如郭宝祥所说,曹力行有个好女人缘,他长得清秀俊朗,明亮的眸子如皓月,挺拔的身体,白净的肌肤,女孩子们都喜欢与他亲近,他也爱往女人堆里扎。

东北农村场院里。傍晚。

就在一天傍晚的场院里,他和夏琳佳坐在高粱堆上聊天,曹力行跟她说自己祖上在清朝时期任上就是江南织造,到他这一代算起来已是曹雪芹的多少多少代世孙了。夏琳佳听了十分惊讶,扭头看他的眼神一下子变得仰慕起来。末了,曹力行从怀里掏出了一本《石头记》来,塞给她,夏琳佳如获至宝,一时变得对他即崇拜又倾心了,眼里竟流出两行热泪来。她想起妈妈曾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给她讲过《红楼梦》的故事,那是因为有一次自己在学校的一间堆放杂物的房子里看到有好多旧书,这都是“文革”抄家抄来的,发黄的纸张上还落满了厚厚的灰尘,她下意识地翻看起来,竟对其中的一本书爱不释手,最后用手举着拿回了家。妈妈发现后责骂起来,甚至还动手打了她,随手就将书扔进了烧的发红的煤炉子里付之一炬,那书立马儿冒出很高的火苗。在她的记忆里这是妈妈唯一的一次动手打她。妈妈告诫她,别人家的东西是不能够随便拿的,公家的更不允许,况且这是一本禁书。当时看到妈妈生气和害怕的样子,自己想哭又不敢哭出声来,只是像做错了事的小女孩那样抽泣着,但是同时又很好奇妈妈为什么会被一本破书吓成那个样子,而且随后妈妈盯着炉子的那种惊恐又痛惜的眼神,让她久久不能忘记。等她长大了以后再向妈妈提起那段往事,妈妈才对她讲起那是一本什么样的书。妈妈说她原来也曾有一套《红楼梦》的,“文革”破四旧时,她怀里揣着把它扔到了护城河里。所以,她对这本书的好奇一直延续到今天,不想曹力行竟也有这样一本书,而且还自称是作者的后代,这种诱惑对处在怀春年龄阶段的女孩子来说,是很难抵挡的住的。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