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30)

知青点。深夜。

夏琳佳在夜里等伙伴儿们都睡熟了,就悄悄地从被窝里爬起来,蹑手蹑脚地下炕披衣坐在炭火旁借着微弱的亮光如饥似渴地读着《红楼梦》,读到激情处,浑身燥热,难以自制。有的章节她还抄录了下来。

在以后的日子里,这本只有上册的《红楼梦》就在知青们手中悄悄地传阅者。一向吵闹的知青点儿一下子安静了许多,他们变得沉默了,彼此之间的眼神交流温存了许多,特别是女孩子们眼神里多了许多内容,不再是风风火火的而是变得稳重温柔了。在这些正值青春期的少女少男们的内心深处,分明是涌动着难以抑制的岩浆般的爱的热流。

吉祥胡同五号大院。

黑小强的弟弟黑大胜因为经常与人打架等原因一直找不到工作,整天在家无所事事,打架斗殴,满世界的游逛,经常惹是生非。为此,黑家觉得很没面子,在街坊四邻面前也抬不起头来。

在一天的午后,派出所来人通知黑东良,让家里人给送洗漱用品,告诉说黑大胜被拘留了。

五叔黑东春听说侄子被刑拘了,马上提上鸟笼子前去探望,并要求将鸟留下来陪大胜,被警察拒绝,遭到一通训斥。

大胜结果关了半个月后才被放回来。

黑东良和老伴儿整天唉声叹气,拿儿子没有办法。

黑大胜倒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照样我行我素。

灯泡厂。白天。

郭则加当上了灯泡厂的革委会副主任,耀武扬威地与过去不一样了,身边总跟着几个造反派小头头,整天聚在一起开小会,研究下一步该抄谁谁的家了,或者该批斗谁了的乱寻找目标。出来进去的总是昂着头挺着胸的不看地面,有一次差点儿被地上的砖头给绊倒。有一句话叫,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小人得志后的种种表现,在郭则加身上都有所反应。他本是一个苦孩子出身,想出人头地,出风头的心理自然是占了上风。于是,早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一开始,他就参加了不同形式的造反派组织,作为往上爬的阶梯。

他自己觉得比别人高明,与众不同了,对自己的劣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不愿意再与一般人为伍,所以对过去的邻居老哥们儿的关系渐渐疏远了。家人与大家也有了隔阂。

林家。晚上。

林德龙、黑东良、欧阳黎明常常坐在一起议论的就是郭则加。本来大院里的几个大男人经常凑在一起喝茶聊天儿,其乐融融,但自从郭则加参加造反派以后,特别是他将常蕙茵的事情给捅到街道革委会,他们就主动开除了郭则加参加聚会的资格。但大家总想挽救他,因为毕竟是在一个大院里住了几十年的老邻居了,他们想劝劝,但又无从下手。那时候像郭则加这种人就如一个顺坡滚下去的碌碡,中途是很难自己停下来的。欧阳黎明是有知识懂历史的人,他认为这种混乱的社会局面长不了。郭则加这种得志便猖狂的小人的做法后果也好不了。

林德龙将以前在那次夜里看到的郭则加半月窥视骚扰常惠茵的事说了出来。气的几个大男人骂的更加厉害了。黑东良说:

“他这不是贼喊捉贼吗?什么东西,原来他早就对常惠茵怀有歹意了,而在得不到的情况下,就来了个告阴状,这也太可恶,太缺德了。”

欧阳黎明很震惊的样子,非常的气氛,他接着黑东良的话说:“谁说不是呢?这郭则加做的也太过分了,按时下他们造反派的说法,他才是一个真正的不折不扣的‘不耻于人类的狗屎堆’呢。人品也太坏了,以我看这种人是挽救不过来的了,太穷凶极恶了,整个儿疯狗一个。”

“太棒了,欧阳大哥,好样的,你的文化水平高,话都说到点子上了,真解气。”林德龙开心地说道。

黑东良余气未消地说:“我们今后在对待郭则加的问题上怎么办?反正我是不准备理他了。和这样狼心狗肺的人为伍,让人恶心,再和他接触下去,我们也快成大粪了。”

众人接着黑东良的话头,你一言我一语地继续向郭则加发表者不满,这一方面是对他的龌龊的行为的谴责,一方面也透露出了对夏家的同情和声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在大是大非面前,他们是非分明,绝不含糊。这也是他们的可爱之处了。

林家。

林德龙给大儿子林党生准备办结婚典礼。

新娘徐焕云家里提出要有“四十八条腿”才答应结婚。那时侯的缝纫机、大衣柜都不好买,也没有那么多钱,逼得林德龙和宋欣璐两口子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到处乱求人。最后给新郎和新娘每人买了一身的确良的衣服,两家人在家中吃了一顿饭就算结婚了,婚礼办得简单热闹。林家还在家里招待了大院里的几家人吃了喜酒。几家人也凑了十几块钱买了一个脸盆儿和暖瓶,还有一付被面。要知道这是当时最时兴的礼品了。

东北农村。白天。在通往县城的马路上。

车把式刘老闷就住在离知青点不远的地方,他经常赶着马车到城里给生产队拉化肥,林新生和知青们不时跟着马车到城里买点用的或吃的东西。郭宝祥还学会了赶马车,甩起鞭子来声声脆响,俨然就像是一个老车把式的模样。有一次他竟偷偷地赶车拉着知青们到县城洗澡看电影,结果差点儿惊了马车,出车祸。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