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31)

原始森林。白天。

冬天,知青们进深山老林砍木头和运木头。先是砍木头,砍木头之前要选择好适合砍伐的树,并找准砍伐和站立的位置,选准方向,然后才能手持工具,嘴里还要大声喊着“顺风倒了”,以提醒在场人的注意。砍伐一棵树往往需要个把小时,加上清理树枝树杈需要的时间更长。

往山下运木头更加的艰难,没过膝盖深的雪,轻身行走都举步维艰,更何况是将一棵棵搂腰粗几丈长的木头运出山外呢?东北的冬天寒风刺骨,伐树是重体力活儿,砍上几下浑身就湿透了,经风一吹,贴身的衣裤就像结了冰一样硬邦邦的难受。这还不算,斧头连续的巨大的反作用力,震裂了手的虎口,血流不止,很快又被结冰冻住,痛的钻心。知青们就这样一天天的挺着,坚持着。

劳动间歇,王新生和两个知青在大家的掩饰下去捉山鸡和野兔,回来后用树枝高高支起来烧烤,香气四溢的肉香味儿馋的知青们直流口水。等不到熟透,就一窝蜂的一拥而上,动手撕扯着大吃起来。

因为伙食很差,多数时间吃的是高粱米和大豆混合面,知青们真的是饿坏了。

平时,他们饿极了就到生产队的地窖里偷储藏的来年育种的红薯吃。

森林里的临时窝棚里。夜。

炕洞子里的劈材噼噼啪啪地响着,火烧的很旺,窝棚里温度很高,知青们都在熟睡中,有的蹬开被子,半拉身子和大腿露在外面。各种睡姿尽现。

森林里。夜。

寒风猎猎。

几个黑影鬼鬼祟祟来到林子里偷砍树木。斧头砍树的声音在夜间传的很远。有意思的是其中一个贼竟然忘了自己的偷盗行为,再加上高兴过度要想过一把砍树的瘾,所以在树将要倒下的瞬间竟亮开嗓门儿大声喊着“顺风倒了”,一遍不行,还接连喊起来没个完,吓得几个同伙上前就是一脚。

也活该这几个贼倒霉,他们没有想到今晚上森林里住着砍伐队,而且住所又正好处在下风口。知青们睡梦中突然听到了砍伐的号子声,还以为天已经亮了呢,所以就都匆匆起床穿衣服,但一看外面依然一片漆黑,就都疑惑起来。这时砍伐队长进得屋来招呼知青们赶快集合,到林子里抓贼。

结果几个倒霉鬼被抓了,天亮后在劳动现场就地开起了批斗会,对他们的惩罚是罚他们砍树。这个劳动中的小插曲,曾一度让知青们乐不可支。

中蒙边境。白天。

一望无际的茫茫草原,成群的黄羊悠闲地在吃草。

知青们偷偷跑到中蒙边界的蒙古一侧打黄羊,因此常常与外蒙古人打群架。黑小强打的十分卖劲儿,他打架确实是一把好手,只有在这时候才能释放出他体内的全部能量。

就连发生在知青点里的打架事件,多半儿都有黑小强参加,而且都战绩辉煌。

知青点。

知青点儿男女生之间发生恋情的也不少。

一名男知情为争女朋友打架,惊动了县知青办,将他带回县里批评教育,一个星期后才放回。

村大队部。白天。

林新生是知青点点长,村党支部让他抓知青们的思想教育,预防早恋爱。知青们与他很对立。

但他却经常袒护同学们。支书提醒他,你是干部,不能将自己混同于一个普通的老百姓。

知青点院子里。白天。

日间,欧阳建国和郭宝祥在房子前面劈劈柴,夏琳佳和几个女生往屋里抱劈好的木棒,两个男孩子越发地来劲儿,索性脱掉棉大衣,比着看谁能干,夏琳佳心疼地给欧阳建国披上大衣,郭宝祥直拿眼睛瞪她,她却只是幸福地笑着。

知青点男生宿舍。

男生们常常耍赖让女生给洗衣服,男生宿舍里散发出一阵阵的山羊味,脏衣服臭袜子满屋都是。女生们无奈地边摇头边给他们收拾。

第九集

时间进入“文革”中、后期,林彪事件的发生,对毛泽东触动很大,但“四人帮”却更加的疯狂。因此,“文革”的政治形势仍旧没有从根本上好转。

黑小强因为打架,屡教不改,终于被退了回来。这还是郭宝祥和林新生耍小聪明,用伎俩,说动村党支部书记出面,大事化小,向县里请求的结果。

这下好了,黑家光一个黑大胜还不算,如今又多了一个黑小强,从此,哥俩纠结在一起,游手好闲,不干正事,在街道上是出了名的了。

五叔黑东春见黑小强回来倒是十分的开心,他偷偷地领着小强到国营饭馆吃了一顿儿,说是为他接风洗尘。饭桌的旁边依然放着一只鸟笼子。

黑家。夜晚。

黑东良和马秀珍将两个儿子叫在一起,正苦口婆心地教育他们学好,好好做人,将来有机会还得继承家业,千万不要再做对不起祖宗的事。两个儿子不以为然,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气的黑东良破口大骂:

“滚,都给我滚出去,我黑东良没有你们俩这样的儿子。”

儿子出去了,黑东良的余气未消,就用手指着妻子骂道:“都是你,你怎么生出这么俩东西来。”

马秀珍本来就气不打一处来,心里气的鼓鼓的,经老头子这么一骂,她也给骂急了,就大声地回应道: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生儿子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没有你,这儿子从哪里来?你个老糊涂,不在你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到学会了倒打一耙了,我看你真是越老越糊涂了。”

妻子急了,黑东良一下子也变得没了词儿,气呼呼的在一旁直喘粗气。

郭潇潇在暗地里默默地关注着黑小强。

东北农村生产队队部。晚上。

村党支部组织知青们学习,批林批孔,吃忆苦饭,斗争地主。“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的口号从屋里传出来。

一个老五保户发言,说着说着就说秃噜了嘴,说现在的某些干部还没有旧社会的地主好呢,光会整人就是不干人事,明明说好给我救济款,可到最后愣是没给。听的人们哄堂大笑。这当然是讽刺了。但他是五保户,穷的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什么都不怕,党支部也拿他没有办法。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