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32)

村口。白天。

有一天,有两个外地人骑自行车路过村口,因自行车上没有挂毛主席像章,被村里的造反派们拦下,硬是罚两人到地里干了一天的活,直到天黑下来后才放人家走。知青们看不过眼去,就和他们理论,造反派不依不饶,说知青们还没有改造好,立场有问题,必须老老实实地继续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事情闹到了党支部,党支部最后表扬了造反派,说他们思想觉悟高,打了知青们的板子,并要求知青们加强学习和改造世界观。知青们自然是不服气了。

村党支部。夜。

林新生代表知青与支部书记理论,看看说服不了村支书,他将责任全部揽在了自己的头上,支部书记狠狠地批评了他。

知青们的农村生活仍旧继续。

这时有的表现好的同学相继作为工农兵学员被保送上了大学,或者到城里的工厂当了工人。知青们的不断离去,打破了知青点儿的平静生活,大家的情绪难以避免的波动起来。

曹力行被保送回南方上大学,夏琳佳十分的伤心,恋恋不舍,在分别的前一天晚上,他们在茂密的高粱地里互相海誓山盟,结果难以自制,终于发生了肉体上的接触,铸成了大错。

不久,夏琳佳发现自己怀孕了,吓的她精神上高度紧张,整天恍恍惚惚,魂不守舍。她几乎每天给曹力行写一封信,但并未告诉他自己已怀孕的事情。最初他还能在收到信后及时回信,但当有一次夏琳佳提出想和他结婚的要求后,先说这样会影响他的政治前途,再后来就不再回信了。

夏琳佳对曹力行彻底绝望了,十分的恐惧,她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来解决肚子里的孩子问题,又苦于找不到一个能商量的人。

夏琳佳为了遮盖自己已经怀孕的事实,决定以青春再赌上一把,在错误的道路上继续的走下去。一天,她迫不及待地试探着提出要和欧阳建国结婚的要求,没想到他竟爽快地答应了,这让夏琳佳如释重负,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按说她应该高兴才对,但她却伏在这个男人的肩头上放声哭了起来,弄得欧阳建国一时手足无措,咋撒着双手不知如何是好。其实对欧阳建国的这种选择与其说是草率,还不如说是一种心理需求。因为在这样的艰苦环境下,前途渺茫,极度空虚的内心,需要用一种东西来填补。而对于夏琳佳来说,虽有移花接木之动机,说的深点儿她这是在欺骗感情也不为过,但在那个思想混乱是非颠倒的动荡年代,对于一个涉世未深,情窦初开的少女而言,客观地讲也属无奈之举,这样的错误也不能完全由她一个人来承担才公平公道些。

接下来无论如何也要举行一个婚礼。

婚礼举行的十分简单,知青点儿加了几个菜,全体知青吃了一顿饭,一切程序从简。结婚这天,在堂屋里正面墙上贴了张毛主席的画像,一对新人朝毛主席三鞠躬,也就代表了天地、父母和夫妻的对拜,到进入洞房俩个人这就算是正式结了婚了。

洞房更加简陋,基本上没有任何布置,冰冷的土炕,炕上铺的盖的全是旧的。除了在窗户上贴了一幅大红的囍字之外,再也没有一样新东西。知道的是他们自由恋爱初次结婚,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二婚头在结婚呢。

欧阳建国既然已经结了婚,又有个曾经当过右派的父亲,所以,有什么好事自然不会轮到他的头上了,像上学呀,招工呀,都不会有他的份儿。他暗自生气,生家庭的气,生夏琳佳的气,俩人不时为点儿小事争吵。

郭宝祥仍然留在知青点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他的情绪很低沉,脾气也越来越坏,经常和同学们吵架拌嘴,没事找事。

林新生一直当着知青点儿的点儿长,下地能干活,又有组织协调能力,能说会道,很得村、社、县三级党组织的信任,本来是可以被保送上学的,但他为了哥们儿义气,迟迟没有离开。

夏琳佳的肚子一天天的鼓起来。

郊区农村。

夏芳菲在农村劳动表现突出,经常受到表扬,群众当中的威信也很高,入了党。为日后在农村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侯延平对夏芳菲十分的仰慕,他对夏芳菲的感情单方面发展到了很暧昧的程度,但夏芳菲的态度却仍然不太十分的明确,这主要是因为他对郭宝祥依然存续着的好感。虽然夏芳菲是在城里长大,但在农村这个广阔天地里已经生活了许多年,对农民兄弟的感情日益加深,她从感情上是不排斥的,甚至已经发展到了一脉相承的程度。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与贫下中农的长期结合,难免不产生感情。特别是青年男女,日久生情自然也在情理之中。夏芳菲和侯延平都是年轻人,又都处在恋爱的年龄阶段,从感情上相互靠近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所以,夏芳菲对侯延平的感情既不默许,也不否认。而侯延平则是个感情十分单纯的男人,认准的事情就要一直坚持下去,他喜欢夏芳菲,对她的感情是认真的。尽管他自己出身于农村,他认为爱情本身是不问出身的,只要彼此之间相爱就足够了。

侯延平的父亲找到侯延年,请他帮助说和儿子与夏芳菲两人的亲事。侯延年一口答应。

夏家。白天。

自从上次那件事情发生之后,侯延年再也不像以前那样经常到城里来看常惠茵,以免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再一次的伤害。人言可畏,他们自然是尝到了太多的苦涩。但他们彼此间都仍然坚信着爱情的力量是坚不可摧的,纯真的爱情是经受得住时间的考验的。为此,他们的感情没有断,尽管联系少了很多,心却是依然通畅着的。

这天,侯延年来到夏家,主要是商量夏芳菲和侯延平的婚事问题。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