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33)

郭家。

席慕霞从窗子里看见侯延年再次来到常惠茵家,气的直在自家屋里来回打转转。郭潇潇看见妈妈如此的模样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

常惠茵有着自然天成的气质,加上平时爱打扮,在一般人看来就显得有些狐媚了,这好理解。同性相斥,历来就是这个道理。郭家就住在夏家隔壁,真是天天碰面,想躲都躲不了。其实,自己的老公在男女关系上的不检点,她是有耳闻的,他在造反派里的事情,时不时的也能传到她的耳朵里。说自己的老公连眼前这个老女人也不放过,她不是不相信,更多的是不放心。因为,常惠茵的模样确实对男人有着杀伤力。自己和她的年龄差不多,郭则加对自己早已是不理不睬,连晚上睡觉时亲热的冲动对很少有,可他对常惠茵垂涎欲滴样子,时常在自己的眼前闪现。这天下究竟是怎么了?不都同为女人嘛?怎么有的不爱,而有的又爱的死去活来?这男女世界真真的是不可思议了。她只知道自己的老公平时爱与常惠茵搭讪,献殷勤,但还并不知道已经到了不能自拔的程度。假如知道,她的嫉妒心还不知会有多么疯狂呢。

女人都是天敌,当看到自己的男人喜欢别的女人时,那心中的愤懑自不待言;当男人在你面前喜欢另一个女人,而对你又不屑一顾时,她那份醋意也是不言而喻的。侯延年多年来对常惠茵不离不弃,就在前些时候发生了那么大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可他还是这样倾情于她的心境都没有任何的改变,这在席慕霞的心里简直就是当头一棒。

由此看来,在情感的认知上,席慕霞终归还是一个浅显的小女人心态,俗气得很,没有多少内涵的女人就像是一本平庸的书,没有可看性,从中读不出对你有益的东西来。

智慧的女人都有独特的心性,对爱的理解都是深层次的,绝不浮在表面上;而愚蠢的女人比的是表面,一味的斗气,这和醋的成分相吻合,就像醋酸容易挥发一样,争的是一时之气。席慕霞显然是后者。

席慕霞的气一时没有地方发泄,就在女儿身上找茬。喊过郭潇潇唠唠叨叨问她找男朋友的进展情况。女儿生气的回敬说,不用你管,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席慕霞越发气的不能自己,大骂起女儿来。郭潇潇从此更是铁定了心要和黑小强好。

县革委会。白天。

侯延年将写好的结婚报告再一次交给组织,连他自己都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

侯延年办公室。白天。

梁咏芳在侯延年办公室里闲聊。

梁咏芳说:“延年同志,听说你又向县革委会递交了结婚报告?这回他们有明确的态度吗?”

“没有,还不是和以前一样,说是还得研究研究,你说气人不气人?同意还是不同意,你给个痛快说法好不好?可就是没有。看来我真得考虑退职回家务农去了。”侯延年气恼地说。

“那你又何必呢?既然说不动他们,那我们就干脆越级向上边反映。”

“不行,我侯延年自从参加革命以来,还没有给组织上找过任何麻烦呢?千万别毁了我这一生的清誉,还是能解决的就在县里解决为好。唉,再等等看吧。”

梁咏芳默然,她只是痴痴地看着他。

城市大街上。白天。

黑小强和郭潇潇在逛街。他们之间没有更多的交流,只是一前一后的漫无目的的走着。他们俩人在性格上都是慢热型的人,很冷,冷的令人生畏,让人不敢近前。

黑小强实际上是在追求一种自由自在,无拘无束,闲雅洒脱的生活。生活无定式,做自己既擅长又喜欢的工作,这自然就是一种超然。可是如今愿意做的不让你做,而没兴趣做的却非让你去做不可,还美其名曰:服从组织安排。不愿做的事情非让你去做,这就是扼杀人性,其结果肯定好不到哪儿去。黑小强通过几年的上山下乡在农村的劳动锻炼,似乎明白了许多人生的道理,体会到了农民这个最下层劳动人民生活的艰辛与不易,领悟到了人性的善与恶,美与丑,真与假,谎言与欺骗,坏人比好人多,说的与做的都相去甚远,等等。所以,他顿悟,他沉默。于是,他破罐子破摔,经常做出一些令人生厌的事情来。在所有的亲近他的人当中,只有郭潇潇懂他更多一些,这让他的那颗冷寂的心,稍稍得到了一丝的慰藉,感到了些许温暖。这也可能就是肯于默许让郭潇潇靠近他的原因之一吧。

黑小强走着走着,突然停下来看着郭潇潇,而郭潇潇呢,也淡定地看着他。良久,小强才车转身大步向前走去,潇潇小跑着紧紧跟上。

知青点。欧阳建国和夏琳佳的屋里。

夏琳佳正在痛苦的生产,刘老闷的爱人帮着接生。知青点里一片混乱,灶间烧开水的,拿脸盆的,熬小米粥的,做尿布片的,忙成了一片。屋里不时传出的夏琳佳撕心裂肺的喊声惊动了全知青点的人,大家都为她捏了一把汗。

大黑狗也跟着着急似的直在院子里打转转,不时的还叫上几声。

几个男孩子在院子里一个劲的骂欧阳建国不是东西,把夏琳佳害成这样。郭宝祥也对欧阳建国说:

“你倒好,在这儿站着干什么?你也到屋里帮着琳佳使使劲儿什么的。光在这里瞎转悠管什么用?”

欧阳说:“废话,你让我怎么帮她?要去你自己去。”说完扭头走出了大院。

郭宝祥急了:“欧阳,你混蛋,你说的这是人话吗?我去帮她,我要真去帮她,你还不跟我拼命?”

“不拼命,你去吧,哪个王八蛋不进去?”

“你他妈的说的这是人话吗?真不是东西?”郭宝祥上来就给了欧阳一拳头。欧阳被打急了,还手一拳头给郭宝祥。于是,俩人对打起来,滚到了地上。

大家急忙上来将他们拉开。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