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38)

胡同口。黄昏。

郭宝祥和夏芳菲聊天,两人都觉得在城里生活无望,十分痛苦。夏芳菲向郭宝祥透露了自己想重返农村的决心。郭宝祥表示支持,并表示她先走,自己后走,相约到农村结婚一起生活。郭宝祥的支持给了夏芳菲很大的鼓励,更坚定了她重回农村的决心。

夏家。夜。

但当她将想法告诉妈妈时,常蕙茵一听就火了:“芳菲你是怎么搞得,别人都削尖了脑袋托关系找门路的回城,可你倒好,偏要再回农村去。我看你是疯了。”

夏芳菲恳求地说:“妈妈,这样的决定对我来说有多重要,我不说,你也知道。我不是小孩子了,这样决定,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要不你把我的这个想法说给侯延年叔叔,他一准儿同意。”

常蕙茵看不能说服女儿,也就只有由她去了。心想好在还是回到原来插队的地方,好在还有侯延年在,相信女儿是不会受委屈的。

但她最担心的还是女儿的婚姻问题。

郭家。

当郭宝祥提出再回农村的想法时,父母亲,包括妹妹郭潇潇在内都极力反对,认为他疯了。席慕霞甚至以死相逼,说,如果儿子要再回农村,她就不活了。面对父母的强硬态度,郭宝祥退缩了。

郊区农村。

夏芳菲毅然回到了生活了十年的农村。实际上这十年对她的人生观的形成奠定了基础和对人生留下了深刻的时代烙印。

纵观人的一生,受二十到三十岁期间的经历和影响是巨大的。这期间人生观已经形成,无论是知识的储备,还是事业走向和奋斗目标基本确立,如没有大的变故,当就会沿着既定的发展路线一路走下去。

对她的返回,最高兴的自然还是侯延平。

林家。

林德龙给他的第三个儿子林跃进办婚事,这时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吹遍了祖国大地,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林家为这第三个儿子准备了洗衣机和电冰箱,还在外面饭店里摆了酒席,热热闹闹的办了婚事。

林党生为此对父母有意见,徐焕云挺着个大肚子站在一旁直生气。两口子都认为他们偏心。宋欣璐说,你们结婚那会儿根本就没有这些东西,你们现在争这个理儿也没用。他们这是赶上好时候了。

林德龙也说,你们当哥嫂的就不应该和弟弟争,有本事像新生一样,自个儿挣去。

林党生和徐焕云小夫妻被父亲的话给噎的直翻白眼儿。

吉祥胡同五号院大门口外。白天。

黑家买了一辆进口小轿车,是托使馆的朋友买的。大院里的人都出来围着看,开门坐进去又开门下来。黑大胜开车轮流让院子里的人坐上,拉着他们在大街上兜风,围着天安门广场转圈。

这也号称是中国普通家庭拥有的第一辆轿车。

此时,街面上开始有了出租汽车,林党生辞掉工作当了一名出租汽车司机。机场、火车站经常可以看到林党生的身影。他在机场坑外国人,赚了不少美元和外汇券。吉祥胡同五号大院门前常常停放着一辆出租汽车。林家的日子开始好起来。

某大学校园。白天。

欧阳建国坐在宽敞的大学教室里,同学们个个如饥似渴地吸取着知识的营养。学生们的年龄普遍偏大。宿舍里,校园里林荫道上,操场上,图书馆里,到处都可以看到学生们手捧书本学习的身影,他们是在与时间和生命赛跑,抢回被政治运动夺去的时间。

某大学校园。晚上。

林文可在图书馆里阅读,里面坐满了人,大家如饥似渴地吸取着科学知识的营养,决心要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

第十四集

夏芳菲突然收到从美国辗转寄来舅舅常鼎立寻亲的来信。原来舅舅是随国民党溃逃到台湾,现在已是岛内很有实力的企业家了。

妈妈常蕙茵及她们一家,“文革”中也曾因此受到牵连,要不是爸爸的老战友侯延年的保护,后果自然不堪设想。

夏家准备迎接台湾客人的来临。其实,常蕙茵并不十分兴奋,因为这位哥哥没少给家里人惹麻烦,父母就曾受他的牵连,几个兄弟姐妹也受他的影响,每有运动就拿远在台湾的舅舅说事,不是台湾特务,就是国民党在大陆的代理人,脏水泼的满身满脸。

郭家。

倒是郭则加对此非常地感兴趣,因为他想着拉常鼎立给厂里投资。他催促儿子郭宝祥快点儿与夏芳菲结婚,郭宝祥与父亲吵了起来。

夏家门前。上午。

常鼎立来到,夏芳菲一家人热情接待。

常惠茵属于嘴硬心软的人,别看她嘴上尽说些怨恨哥哥的话,可别忘了他们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妹,这种打断骨头连着筋的血缘关系到什么时候都不会断。所以,当常鼎立真真切切地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在哥哥的怀里哭得泪人儿一般,还是侯延年强行拉开了她。

黑东春今天和往常不大一样,穿的特别整齐,还特意理了发。但手里唯独不缺的还是他的那个精美的鸟笼子和漂亮的画眉鸟。令人想不到的是,他突然上前将这只鸟笼子和里面的鸟一同恭敬地送给了常鼎立。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