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40)

飞机上。白天。

于是,他们干脆还是脱下破衣服换上了体面地衣装,然后堂而皇之地飞来北京。

这看起来似乎是一场闹剧,又像是香港警匪片中的一个片段,但却实实在在的是一场已经发生过的生活剧。因为,常鼎立当年随蒋介石败逃到台湾几十年后的今天,历经波折,终于回到了生他养他的魂牵梦绕的故乡,与自己生离死别的亲人见了面。

县政府一反当年对台属的偏激态度,一下子变得十分的殷勤和超常的热情,实在是出乎人们的预料,事情似乎还不止这些,但真正的目的却是昭然若揭,毋庸置疑。

其实,县政府的真正目的是希望常鼎立回家乡来投资,具体项目是改造旧城区,为此,给了他很大的优惠条件。本来此时国家已作出了对台商的优惠条件:即在税收方面实行三免两减的政策,就是台商在大陆办企业,头三年享受免税的待遇,而后两年则减税。县政府言明,如果常鼎立到县上投资参与改造旧城,只要他能打回100万元人民币的投资款,其它开发建设费用可由地方政府出面担保协调由大陆银行贷款来解决。条件里还包括可以给他城区的一条主要街道的整体改造规划框架内的建设自主权,标线可以划在主体道路两侧纵深各50米距离处,由他独自负责建设开发,租赁权和使用权50年不变,而且道路的名称他有优先命名权。极优厚的条件,这下常鼎立动了心。更主要的他是为了夏芳菲,因为他十分喜欢他的这个外甥女,她长得非常像他早已经过世的母亲。他也很喜欢这里的地理环境:绿色植被覆盖下的燕山山脉由北侧向东西两端绵延,土地肥沃,有山有水有河流,这里既适宜居住,又适合种植。是天然的生物多样性生存区域。

这可不得了了,夏家招商引资对当地所造成的影响持续发酵了很长一段时间,成了当地老百姓茶余饭后反复谈论的内容。

夏芳菲回农村后其实并没有真正回村干农活,而是被安排进了县团委机关工作。

侯延年当了十几年的武装部长也没被提拔重用,由于有了台湾这层关系,上级非要他当副县长不可,因为侯延年的坚拒才没有兑现。因为侯延年是从生死线上过来的人,他活的很明白,他不想被人当枪使,被人们放在火上炙烤。

县委还准备为侯延年和常惠茵举办婚礼,也同样被这对明智的有情人婉言谢绝了。他们只是按农村的风俗,举行了既简单又隆重的结婚仪式。一个人生之于父母,就得还之于父母,像结婚这样的大事,怎么也得要拜拜高堂,拜拜爹娘的。尔后,再请村里人热热闹闹的吃了顿酒席。人生本来就是这么一回事吗,简简单单的才是本真。

侯延年和常惠茵的新房。夜。

这对苦守了许多年的有情人终于结为了正式夫妻。这个二婚的大龄女至今仍然有着小女人的心态,此刻,她依偎在侯延年的怀里,依然能娴熟地运用撒娇和眉目传情的本能,依然有撩拨得男人心里冒火的能耐和本事,使男人有像猫爪挠似的性冲动的欲望。女人就是女人,在男人眼里的女人就应该是常惠茵这个样子,男人才喜欢,按老辈人的说法,这叫尽妇道。女人永远都不会老,她们永远都是夫妻生活的调色板和家庭生活的增鲜剂。

此时的侯延年是幸福的,他娶了个懂得如何做女人的女人做媳妇,贤惠又漂亮,端庄又大方。从此,他可以光明正大地照顾她又享受她了,他兑现了对老战友的承诺,完成了战友的遗愿。

婚姻成功人士的经验之谈是,一个人的婚姻不需要苦苦的寻找,而是要等,要有足够的耐心等待。上天于冥冥之中早已经为每个人都选定了婚姻的另一半,假如你有生活的悟性,就会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那个人的出现。但是,要等到你对的那个人,往往都会是姗姗来迟的,这似乎有点儿考验你的意思。生活当中为什么会出现了那么多不美满的生活和不和谐的夫妻,就是因为这些人没有足够的耐心,匆忙中的选择自然缺乏理性,而感性的东西一旦占了上风,那后果不言而喻。于对的时间对的地点找对对的那个人,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俗话还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呢,何况你要吃定一个活人一辈子呢。其实,人的一生当中有许多的事情要做,不仅仅是只为婚姻而生。你说,小小年纪的你着的哪门子急啊?合适你属于你的那个人肯定是在某个地方等着你呢。遗憾的是很多人都想不到,更做不到,而是猴急猴急的匆忙完成婚姻大事,其结果是造成了许多的生活悲剧而遗憾终生。

他们的新房是一处独立带院落的平房,虽不够高大,但有简朴的地方建筑风格,看着很舒服,住着很舒适。在那个年代的中国,算得上是很不错的民居了。

侯延年和常蕙茵在这里开始了他们新的生活。

第十五集:

县城开始了大规模的旧城改造工程。

常鼎立带着太太和儿子常达仁住进了县里专为他们安排的县委招待所里,监督工程的进度。

旧街道两边的房屋全部被推倒,重新规划建设。整个县城顿时变成了一个大工地,铲车、推土机轰鸣,运送建筑材料和渣土的装卸车来来往往,现场暴土飞扬,人喊马嘶。

常鼎立将县城的这条主要大道命名为“常新路”,这里面既有他家的姓氏,又有他自己和街道重获新生的意思。挺有琢磨头,耐人寻味。

他们在郊区租了200亩山地,种植台湾水果和蔬菜,还在山坡上盖起来别墅。常达仁也很喜欢夏芳菲这个表姐,有事没事的总爱往她那里跑。他给她从台北带来了香水、化妆品和名牌手包,碍于情面她一一收下。却原来他是有求于这个能干的在官场上也能兜的转的表姐,一是求她能给自己一份迟来的情谊,二是想求表姐给他在大陆介绍一位姑娘结为百年之好,标准吗,就按夏芳菲的样子来,弄得夏芳菲直说他太憨。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