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42)

贸易区商店。白天。

林新生和太太喀秋莎正在忙碌着招呼来自俄罗斯的商户和客人。店里中国商品应有尽有,主要以各类不同花色和款式的服装较多,也有很多日用小商品。

当时中国的涉外婚姻并不多见,所以,林新生娶了一位漂亮的俄罗斯姑娘,自然成了一大新闻,尤其是喀秋莎格外地漂亮,令很多人羡慕。

吉祥胡同五号大院。林家。白天。

吉祥胡同五号院内,洋溢着喜庆的气氛,林家更是喜庆万分。

林新生第一次带着俄罗斯太太回到了父母亲的家里。老两口很是高兴。林新生心里自然也很得意,嘴里嘟儿嘟儿的跑着俄语和喀秋莎说着悄悄话,喀秋莎也用半生不熟的中文与林家人交流着。喀秋莎见到院子里的人就叫“搭哇哩西(同志)”,林新生告诉她说,你不能这么叫,“搭哇哩西”是官场上的称呼,这院子里的都是邻居。喀秋莎看看大家,然后又看林新生一眼说:“哈拉绍(好)。”话一出口就把林新生给气乐了。

这个院子里的老一辈人终于有机会直接和老毛子有了交集,从过去的听人说,到现在的亲眼所见,是个不小的跨越。

黑东春提着鸟笼子也喜滋滋的在人群当中来回的走动着。

吉祥胡同五号大院。夜晚。

一天晚上,几家人聚在一起,聊起了苏联这个话题。黑东良摸摸自己的秃脑袋,悻悻地说道:

“这老毛子过去可没少祸害咱中国人,光土地就霸占了150多万平方公里,咱大院里现在霸占它一个女人,也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这便宜算是被咱中国人占上了。”

欧阳黎明笑的前仰后合,喘着粗气说:“你这是什么逻辑,讲不通的。人家喀秋莎是自愿嫁给咱新生的,这里面没有强迫什么事儿。”

郭则加知道大家烦他,但也想凑凑热闹,不请自到地接着说道:“苏联红军在东北撤军时,抢走了咱们多少东西?就连那大机器也不放过,都拆卸下来装上火车拉走了,但这个帐是国与国之间的,我同意欧阳大哥说的话,这笔账不能算在俄罗斯老百姓头上。”说完灰溜溜地扫了一眼大家。

林德龙翻眼看了看郭则加,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情,显然不像以前对他那样亲热,但隐忍着没有发作,只是搭讪着说道:

“你们说什么,我都不往心里去,因为我们全家都喜欢喀秋莎。这是我们家自己的事情,和国家没有关系。但公是公,私是私,咱们到什么时候都得公私分明。说起苏联就不能不提六二年他们撕毁合同撤走专家那档子事儿了,就咱们附近的民航大楼建了一多半儿,他们散手搁在那里就不管了。现在还能明显地看得出来由咱们后来自己建的最高那几层的痕迹呢。唉,说到底那时咱们的建筑水平是不如人家啊。但这老毛子忒不地道也是事实,你们以为我对苏联就没有看法?”

欧阳黎明看着林德龙说道:“苏联延续了老沙皇对外扩张侵略的那一套做法,到处实行霸权主义政策,终归长不了,你们看,这不是解体了吗!”想了想又说:“我们这些人是唱着‘喀秋莎’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度过的五十年代,又度过了六十年代最初的几年,唉,那优美的旋律,那动听的歌词,至今都难忘。可现在喀秋莎又来到了我们的面前,而且竟变成了你林家的儿媳妇,这世界真真地是有意思。”说完陷入了深思。

“待到岸边开遍了梨花,揭开神秘的面纱,喀秋莎来到对面的岸上,……”欧阳黎明轻轻哼起了那一首令岁月难忘的熟悉歌曲。

黑东良嘿嘿地笑着说:“这么说,那些不愉快都和咱老百姓没有关系啦?那好吧,哪天我做东,得在我的饭馆里请请喀秋莎,也好再巩固巩固咱们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你还甭说,苏联使馆的人还真没少上我这儿来吃饭。”

欧阳黎明说:“如此说来,你是该请请喀秋莎了,最好再多开一桌,让我们也跟着沾点儿光。”

黑东良爽朗地笑起来:“那是自然,没地说。”

黑东春也在一旁边侍弄鸟笼子便随着哥哥说道:“没的说,没的说。”

听他这样鹦鹉学舌的说话,众人都开心地笑了。

第十六集:

黑家的个体餐馆开的红红火火,上了全国媒体的头条新闻,电视台和报纸采访不断。黑东良当上了市个体者协会副秘书长,一家人有点飘飘然。所以,决定趁机扩大店面,还特意请来了风水先生到闹市区大街上选定了店面,装修后择日开张大吉。没有想到的是,顾客却寥寥无几,结果是老顾客不来,新顾客不认。无奈之下,只好关掉新店又老老实实地搬回了原来的老地方。这就像做人一样,要踏踏实实,本本分分,不好高骛远,要脚踏实地,有多大的本事干多大的事,才是道理。

“爆肚黑”饭馆。

小店很快恢复了往日的热闹。

黑小强早就喜欢郭潇潇,但自己插队时因打架被退回来后,就与她疏远了,他觉得自己配不上人家。可郭潇潇并不嫌弃他,总是找机会接近他。黑小强变得越发的沉默寡言起来,只是整天干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郭潇潇的父亲郭则加知道她和黑小强好了以后非常反对这门婚事,跟女儿说黑小强是个有问题的人,像我们这样根儿正苗儿红的家庭,决不能找这样的人家。虽然她对父亲的忠告不屑一顾,但郭潇潇自己近来也开始担心,现在黑家生意了得,赚了很多钱,自己要是再一味地缠着小强不放,恐怕别人会有闲话,不知道的还说自己是看上他家的钱呢?

黑东良倒是喜欢郭潇潇,但想到他的父亲“文革”中的打砸抢行为就十分反感,再加上他们家是回民,接纳起汉族来,心理上也难过这个坎。

郭潇潇也因为父亲“文革”中是造反派,没有人敢和她谈对象,三十大几的人了至今还是单身一人。

黑小强变得越来越寡言少语了,总喜欢一个人单独地待着,他似乎看透了世间的一切,心不在焉地每天机械地做着饭馆里的事情,不和任何人发生争执,也没有任何欲望。

这黑东良不愧为老字号的传人,对民间小吃有着深厚的感情,他除了办好自家的特色小吃以外,闲暇时还联络动员那些其它吃食的老字号们重新开业。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