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46)

她秉承公公黑东良和婆婆马秀珍的意愿,亲自为小叔子黑大胜和妹妹王金朵举办了婚礼,热热闹闹地为他们成了家,就连婚房里的一切用品都由这个嫂子兼姐姐一手操办齐全。

按祖上的规矩,黑大胜的餐馆必须由他的媳妇王金朵来当掌柜的。人说老嫂比母,这王金花尽管不老,但她具备长者的胸襟和风范,一心为了这个家,和家庭中的每一个成员,她的所做所为都是公开透明的,大家有目共睹,叫人心服口服。

王金朵精心地打理着餐馆,生意也是越做越好。当然,这里面姐姐王金花付出了很多心血。
随着生意的不断好转,黑大胜也改变了不少。
不久,王金朵也怀孕了。

老三黑立军就是不信这个邪,硬着头皮自己支撑着那家半死不活的餐馆,硬是不让嫂子王金花插手。不久,他自己找了一个对象,但这个对象却和他一样的好吃懒做。

他的老子黑东良见面就问他:“你的餐馆什么时候倒闭呀?别忘了到时告诉我一声,好让你嫂子去买,你要随便处理给别人,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听来像是一句揶揄的气话,其实在他的内心里还真是这么想的。这是老黑家的产业呀,千万不能在他这一辈儿弄没了,不然他将来到地下怎么向祖宗交代呀!

夏家。

由于欧阳建国上大学不在家住,所以夏琳佳自己带着女儿过日子,住在娘家的房子里。她不愿和公公婆婆在一起生活,好在他们都在一个院子里住着,离得并不远。她在一家杂志社当编辑。女儿甜甜如今都上小学了,但长相越发的不像欧阳建国,也不像夏琳佳自己。院子里的邻居们议论纷纷,消息很快传到了张婉若耳朵里。

欧阳家。夜。

晚上,欧阳黎明和张婉若老两口在床上说起这件事来,也觉得很蹊跷,长时期以来就有疑问的欧阳黎明说:

“自打我看到孙女的那一刻起,我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子,觉得怎么看也不像是咱们欧阳家人。当时心想等孩子大大就好了,也许还会变回来的。唉,我是怕你着急才没敢跟你说。”
张婉若懊恼地接着说:“难道这个小骚货不检点,怕是早就在外面有了野汉子?哎呀,我们建国怎么这么命苦啊?”

欧阳黎明叹了一口气:“等等再说吧,也别委屈了人家琳佳,没有证据就别乱下结论,再说了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传出去让街坊四邻地笑话。”

张婉若生气地说:“你个老学究,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子丑寅卯慢条斯理的做文章搞学问搞科研。”

话不投机半句多。于是,两人关灯睡觉背对背地躺在床上怄气不提。

吉祥五号大院。白天。

一天下午,夏琳佳带回来一个男性客人,她自己说这是一个家在外地的同行,来北京开会时认识的,是带家里来认认门儿的。但当这个男人看到甜甜后,他们之间显得特别亲。

其实这个男人就是她的老相好曹力行,是她耐不住寂寞,想与他重温旧梦,同时也要试探一下曹力行对甜甜的感觉。

当张婉若见到这个男人时,看他的长相后就曾起过疑心,但又一时说不清楚在哪儿见过这个人,和谁与这张脸有关联。

实际上曹力行大学毕业后分到了北京工商局工作,为的就是能接近夏琳佳,但他这时并不知道甜甜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正巧林文可毕业后也分配到了工商局,而且恰巧就和曹力行在一个科室工作。在一次闲谈中她偶尔听曹力行说起他也在东北插过队,当谈起哥哥林新生时,曹力行脱口而出说他们认识,不但认识林新生,还认识郭宝祥和欧阳建国,黑小强,但没有提夏琳佳。林文可也因此对曹力行有了几分亲近感。

第十九集:

欧阳建国大学即将毕业,他与夏琳佳的婚姻也即将走到了尽头。他在大学期间与同班同学侯明珠有了新的感情,而且发展很快。

欧阳建国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不久又被公派留学国外。

与欧阳建国离婚不久,夏琳佳发现自己又怀孕了,这时她十分懊悔自己与建国离婚,但她决心把孩子生下来独自抚养成人。正因为在她的心里感到欠他的东西太多了,所以,当建国提出离婚时,她立马儿就同意了,她觉得再这样下去对他太不公平,因为自己的心压根就没有在他身上。

欧阳家。

他们离婚后将女儿的抚养权给了欧阳建国。其实,爷爷和奶奶并不喜欢这个孙女,但出于血缘关系还是得好好地照料着甜甜。

夏家。

常蕙茵终于发现了女儿怀孕的事实,她极力劝说让琳佳去医院打掉这个孩子。

“你想让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父亲吗?你现在已经和他离婚了,你至少没有完全的义务来单独抚养这个孩子。”常蕙茵用教训的口吻开导着女儿。

夏琳佳对母亲的劝导不予理睬。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