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49)

第二十二集

黑小强家。白天。

王金花生了个儿子,一家人很高兴。

王金花给孩子热热闹闹的办了一场满月酒。黑小强并没有表现出有多高兴,这一切,都被月子中的妻子王金花看在了眼里。郭潇潇的至今不嫁和经常的出现在他们的生活里,她似乎隐隐地感觉到了什么。作为女人是敏感的,但她不愿意往那方面多想。

黑东春送给黑小强的儿子一只鸟笼子,里面自然还有一只漂亮的画眉鸟。

王金花一年当中在全国其他城市连续开了五家连锁店。他聘请简维民做常年法律顾问,俩人关系十分密切,实际上他是王金花身后生意上的有力推手。他们按计划为将来的上市做着准备。按照计划,集团要扩大经营项目,开始涉足房地产领域。在原来老养殖场的基础上,又扩大了200亩生态蔬菜种植面积,和1000亩山地搞水果种植,只这两项一年的收入加起来基本上是前些年开饭馆收入的总和。照这个速度发展,离上市的日子已为时不远了。

吉祥胡同五号大院。黑东良家。

黑东良和马秀珍如今都老了,看到大儿媳将生意做到了这个份上,自然是由衷的高兴,但同时又更加地担心企业的最终归属这个最现实的问题,成了块上不去又下不来的心病。

王金花家。别墅楼。

王金花总是尽心地照顾着公公婆婆老两口的起居生活,尽量给他们宽心。她在郊区择地盖了一处很大的别墅,将公公婆婆接来一起住。

黑小强在外面继续养他的金鱼,仍然与郭潇潇往来着。他们正计划着开一家大型金鱼养殖体验馆,除了能给顾客提供鱼苗,还能为顾客代养,还有观赏参观的功能。黑小强除了看见郭潇潇才有个笑脸以外,就只有在与鱼进行交流时最开心。

他对儿子和餐馆生意并不关心,更不把王金花放在心上,他对她早就没有感觉。

吉祥胡同五号大院。白天。

曹力行和林文可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时不时的出入吉祥胡同五号院。他除了来找林文可之外,其实是要借机来看甜甜的,他总是寻找接触女儿的机会。而这一切林文可都被蒙在了鼓里。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张婉若又碰见了曹力行,她猛地想起上次在院子里曾经见过这个男人,刹那间就将他与自己孙女甜甜的脸联系到了一起,心里咯噔一下差点儿昏到。曹力行看到老人趔趄着就要倒下去,急忙上前一把扶住了她。还没有来得及说声谢谢,就看见林文可在院子里走出来迎接曹力行,她也走上前来和张婉若打招呼。就在这一刻,张婉若似乎什么全都明白了。

欧阳黎明家。白天。

张婉若回到家后,心里乱糟糟的难以平复,她急忙将自己的怀疑讲给欧阳黎明听。欧阳说:“我看你是电视剧看多了,才有了这么离奇的猜测,你干嘛总是庸人自扰自讨没趣儿呢?”
张婉若气恼地瞪了老伴儿一眼,什么没说就去做饭了。她有一个毛病,一生气就使劲找活干,以此来排泄心中的郁闷和愤懑的情绪,但她从此以后更加关注起林文可的那个男朋友来,她暗暗下决心,一定要亲自将这个疑团解开不可。

县城侯延年家。晚上。客厅。

侯延年在接电话。接着就喊夏琳佳,原来是找她的电话。

夏琳佳接电话,是欧阳建国打来的。

欧阳建国还和夏琳佳有联系,因为孩子,毕竟曾经他们彼此相爱。

欧阳黎明家。上午。

欧阳建国正要准备去上班。

母亲张婉若一把将建国拉进里屋关上门急切地问道:“儿子,你认识一个叫曹力行的人吗?他现在已是林文可的男朋友了。”

建国听后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十分诧异,心说这怎么可能呢?一个南京,一个北京的,这隔着几千里地呢。想到此,他回答妈妈说:

“这个人我认识的,他是我们插队时的同学,但他跑到北京来又怎么了?”看到妈妈着急,他又加上一句:“妈,你不用这么着急,就算他们好上了也没有什么?这都和咱们家没有关系的?”

“怎么没有关系?傻孩子,你有没有注意曹力行的长相和咱们家甜甜长得有些像吗?”张婉若急急地追问道。

听妈妈这么一说,欧阳建国一下子痴痴的有些发呆,若有所思的扭头看向窗外。

这时,院子的上空正有一群鸽子哨响着飞过。

夏芳菲在县城的家。

夏琳佳挺着肚子住在了姐姐家,其实她也没有闲着,她从网上和图书馆收集有关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时期的各种信息,她计划待生产后,自己要重走知青路,沿途采访当事人,以获取第一手珍贵的资料。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将他们那一代人的那段让人既辛酸又难以割舍的青葱岁月,诉诸文字的冲动,而越离那段记忆渐行渐远,就越搅扰的她心绪不安。她要真实地描写一部反映包括自己在内的千百万知青们所走过的那段特殊的生活的路和青春岁月,以及对人生的感悟与反思。让人们记住那段历史,不要忘记曾经的这群人,他们如今正当年,大多都已是个个行业的中坚力量,中流砥柱。他们付出了,但却没有丝毫的后悔和怨恨,有的只有感激。她这本书的名字都已经想好了,就叫《感谢生活》。

妈妈常蕙茵现在有的是时间来陪她,为她们姐俩做饭,她们就像是三姐妹,亲密无间。她们无话不谈,谈工作,说爱情,诉烦恼,讲高兴的事,说到得意时娘儿三个笑的抱在一起互相拍背击掌,讲到伤心和痛苦处则又抱头痛哭,尽情尽兴方罢休。这是常蕙茵最幸福的一段时光,有一双儿女陪伴,有疼她爱她的丈夫在身边呵护。人生依然如此,夫复何求!

常蕙茵和前任丈夫结婚后就没有过过几天舒心的日子,成天的提心吊胆。因为他常年跟着部队打仗。新婚后不久她发现自己怀了孕,这时丈夫早已归队。好不容易盼到解放,再也不用打仗,可以过团圆的太平日子了。没想到朝鲜战争爆发,丈夫就又接着上了前线,结果是一去未回,死在了朝鲜战场上。第二个女儿琳佳其实是遗腹子,出生后就没见过自己生身父亲的面。

现在不同了,家里老有男人晃荡的感觉真不错。侯延年是自己的丈夫这不用说了,侯延平也时不常的过来嘘寒问暖,家里有点儿大事小情的,他都给想到和办好了。常蕙茵不傻,她知道侯延平这是冲着芳菲来的,为此她也和丈夫侯延年计较过,担心有他们这一层关系,会影响到孩子们。侯延年说,尽管他和侯延平是平辈儿,但都出五服了,已经离的很远很远的了,如果芳菲愿意,是不会有什么的,让她放心。

但在她的感觉上还是有点儿怪怪的。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