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53)

芳菲的臉一下子還是紅了,儘管是在自己媽媽的面前,本不該害羞的。媽媽看到她的那個樣子,既喜歡又心疼,為了使她不致太過窘迫,常蕙茵又馬上補充地說道:
“我知道你喜歡寶祥,所以你才對延平一直提不起興趣來,我也知道你是個很傳統的女孩子,對延平的這種特殊身份也一直心存顧慮。其實不用擔心那麼多,我和你侯叔叔探討過這件事情,他說延平這個孩子是被收養的,在血緣上和他們侯姓家族沒有一點兒關係的。你是不是擔心一旦你們結婚後,我們娘倆就會在輩分上拉平關係,其實這也沒有什麼的不好的,大不了我們做妯娌好了。”說完還在看著她的反應。

“媽,你這是說什麼呀?多難聽。我才不能讓你降輩份呢,那樣我爸爸是不會答應的,這不亂了套了嗎?如果真要是有這一天的話,我們就從咱們家這邊論起,反正我不能讓你吃虧。”

女兒覺得這件事情將來會越來越複雜的,當斷不斷反受其亂,還是儘早結束的好。所以平時才總是表現出不以為然的樣子,以此來表明在這個問題上的淡定。其實在她的心裡還是有侯延平這個人的,畢竟從她年紀很小下鄉插隊來到農村開始,延平就一直陪伴在自己的身邊,噓寒問暖,關愛有加,可謂無微不至。而與郭寶祥等大院孩子們的情愛關係,那都是自己情竇初開年齡時的事情,那時候還不懂得愛情為何物。真正對思想觀念的形成和男女情感的體驗,從嚴格意義上說,是在侯延平的伴隨下走過來的,直到現在。所以,說到自己對郭寶祥和侯延平兩個人在情感上的分量很難一下子就能分出個孰輕孰重,但從人生階段的重要程度來說,似應以侯延平更重一些才算公平。這個問題很敏感,也更複雜,想起來就頭疼,夏芳菲乾脆就不再想它。於是,和母親打聲招呼就往自己的家裡走去。沒想到在半路上又碰到了常達仁,死活就纏著她非要一起吃宵夜不可。無奈之下,他們來到了一家很有地方特色的小吃店。

特色小吃店。夜晚。

小鎮裡夜晚的燈光,不像大城市那樣燈火通明,亮如白晝,夜生活也不那麼豐富多彩,人來人往的熱鬧非凡。但是,這里地處京郊,交通便利,四通八達,就算是到了深夜時分,酒店和歌廳等娛樂場所照樣擠滿了人。這裡的飯館裡也從不缺少食客,鎮子雖不大,但全國各地的風味特色小吃應有盡有,人流中各種地方方言混雜。只要你有錢,只要你有時間,只要你愛吃,就準能滿足你的胃需,讓你的肚腹滿載而歸。

常達仁和夏芳菲在小吃店的一個角落坐了下來,達仁在張羅著點菜。芳菲說,你不用點多少,我吃不多的,你點自己愛吃的就行了。想想眼下亂糟糟的事情,就煩心不已,夏芳菲實在是沒有胃口。

夏芳菲知道最近她的表弟常達仁和歐陽淑宜打得十分火熱,他在廠裡給歐陽淑宜出謀劃策指導生產。為此,她專門和常達仁談過一次話,告訴他愛情對人的一生的重要性,應當慎重行事。她又找到歐陽淑宜,告訴她,自己的表弟年紀比她小,而且非常的單純,並警告她千萬不能傷害他。想想看,她怎麼能聽自己的勸告呢?那談話的結果就只有一個:不歡而散。這又是一件煩心事,一邊是自己的表弟,一邊是自己心中的戀人,中間夾著的是自己的發小兼情敵,還是曾經的親家小姑子,你說複雜不復雜?常達仁今天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要告訴她,他已經喜歡上歐陽淑宜了,為此很興奮,非要芳菲向他表示祝賀不可。面對因激動而噴張得滿臉通紅的表弟,她還能說什麼呢?是鼓勵還是潑冷水,而潑冷水很可能會把自己也捎帶著搭進去。如果支持呢?郭寶祥那裡怎麼交代?假如歐陽對常達仁是真心,她會說自己是挾嫌報復,故意攪混水,攪散她與寶祥的關係進而漁人得利。夏芳菲對此左右為難,心想還是緘默為上,讓常達仁自己解決去吧。而她呢,此時已是如骨鯁在喉,心中的鬱悶是想吐都吐不出來了。所以,她基本上是一口東西都沒吃,只是喝了一些檸檬汁儿,聽達仁一個人滔滔不絕地描繪他和歐陽倆人之間的交往細節和美好的愛情前景。聽到後來,她連喝水的心情也蕩然無存了。

第二十五集:
再後來,夏芳菲就心煩意亂起來,因為眼下她最想知道的是郭寶祥和林新生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在和常達仁分手後,儘管時間已近凌晨兩點,她還是忍不住給郭寶祥撥通了電話。沒想到他還沒有睡,她也知道此時此刻深圳人的夜生活才剛開始不久。她本是無心攪擾他的生活的,尤其他們之間業已存在著那樣的關係並沒有最後終結。她不是一個想約束男人的女人,她想在電話中解釋一下此舉純屬無奈,但又覺得沒有必要,還是直接說事情的好。該怎樣開口呢?她極不願意聽到從寶祥口中說出:“那是真的”這樣的字眼兒。如果是這樣,對她來說,打擊將是致命的。當她吞吞吐吐地說明要了解這件事的真相之後,電話那一頭是長長的沉默。此時此刻夏芳菲的心跳在加快,大腦停止了思考,恍恍惚惚的像是在等待著死亡宣判。這樣過了許久才聽他艱難地說道: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