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54)

“芳菲,我想你有知道事情真相的權力,但這是發生在我們兩個大男人之間的故事,說與你知曉,對你來說十分的不公平。但我有一句話告訴你,我們沒有恩怨,情誼長存;沒有金錢上的糾紛,有的只是在個人誌向上的差異而已。你不用為我們擔心,好嗎?”

接著又是沉默,良久就听電話里傳來愉快的聲音:“芳菲,你現在好嗎?還能來深圳一遊嗎?再來我想邀請你一同到香港去玩兒,好嗎?”

對他的邀請,使她有些意外,就從眼前的情景發展態勢來看,以她的性格來講很難作出答复。因為寶祥目前被情感所困擾,自己不想再跟著給他裹亂,還是給他足夠的時間和空間,自己出面解決問題吧。 “愛情恆久忍耐”她突然想起聖經裡說的一句話。是的,自己只有等待,但此刻她等待的不再是愛情那麼簡單,而是人格,是男人產生尊嚴和魅力的最寶貴的內在品質。以她對他的了解,她的感覺告訴她,這一次他一定不會讓她失望的,她有這個信心。受他影響,於是,她也換了一副歡快的心情,有些激動地回絕道:

“不,這樣不好,等著吧,等到我該去的時候,自然也就去了。我—要—等—”她說出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

一天的下午快要下班時,侯延平突然來約她出去,說是要帶她去一個地方。看那興奮的神情就像個孩子,她不好佛了他的意。其實她還有很多的工作要處理,但想了想還是懵懵懂懂鬼使神差地就上了他的車。坐在車上的她非常的放鬆,她很享受與他在一起時的感覺。以往,如果她累了,煩了,只要到他那裡坐一會兒,說來也怪,煩躁的心情很快就能平復鬆弛下來。說心裡話,她其實十分珍惜和他在一起時的感覺。今天也是一樣,上車後,她就閉上了那雙漂亮的鳳眼在假寐,儘管侯延平一直喋喋不休地說個不停,她卻似聽非聽。好在他也並不在意她是否真的在聽,也不需要她表態和答話,在他來說,只要能和她一起分享時光就足夠了。夏芳菲時而睜開眼睛掃視一下車窗外的景物,這時她突然發現了山,鬱鬱蔥蔥的山。這一驚非同小可,她立馬兒坐直了身子,急急的問: “你這是要帶我去哪裡?怎麼都到了山區了?”

侯延平不慌不忙地說:“我就是要帶你到山里去,怎麼,你不願意?” 芳菲扭過臉來看了一眼他,復又轉回閉上了眼睛,灑笑著小聲說著: “隨你便,只要你不把我賣了,隨便拉到哪裡都行。”沉了一會兒又喃喃地加上了一句:“賣了也行,但一定要讓我幫你數錢,這也好讓我過過數錢的癮。” 說完,她自己倒先笑了起來。侯延平更是笑得將車停在了路邊,邊笑邊說:“那我們就一言為定,但得等到一個能賣上好價錢的時機,到時我一定叫上你幫我數錢。” 夏芳菲看他傻笑的樣子,嬌嗔地沖他笑了笑柔聲說道:“看你美的,咱倆還不定誰賣誰呢!” 一陣說笑,心情更加的暢快。

公路上。

侯延平重新啟動車子,他倆一路再也無話,這回芳菲是真的睡著了,她實在是太累了。車子在通往山區的公路上勻速行駛著,他是怕加速行駛會驚醒她的美夢。一個小時之後,才開到了目的地,延平將車子停好,方小聲地喊醒芳菲,告訴她說到了。這時夏芳菲睜眼一看,發現他們來到了一處別墅的跟前,高大的圍牆,三層小樓雕樑斗拱的屋頂覆蓋著黃色的琉璃瓦。此時正值黃昏,在西下的斜陽照射下,奶白色的牆體撒上了一層淡淡的橙紅色暈紋,顯出高雅而靜謐的風韻,樓頂閃著金碧輝煌的光芒,她還從來沒有見過這般美妙的景緻。於是,心情大好的她便來了興致。她讓侯延平打開大門,自己徑自走上高高的台階,藉著夕陽的餘暉去欣賞遠山和周圍的風景,痴痴地眺望了許久。待將目光收回,竟自發現巨大的院子裡是有著一處很大的游泳池的,湛藍清澈的池水,在微風中泛起絲絲的漣漪,滿院的花草植物青翠欲滴,色彩斑斕,散發出淡淡的清香,鳥蟲的鳴叫聲一陣陣傳入耳中,像極了一首小夜曲。她真的陶醉了,她邊欣賞便問道: “這是一個什麼所在,是植物園還是休閒會館?真是太美了!”

侯延平看她如此喜歡這個地方,便歡喜的回答道:“美景送美人,這是我給你準備的禮物,請首長笑納。”

夏芳菲說:“你怎麼今天說話這麼酸?開什麼玩笑?”

延平一本正經地說:“是真的,這是我專門為你預備下的,你別生氣。你注意看,隔壁還有一處,格局一模一樣,兩處隨你挑。我們合一處住更好,不然做鄰居隨你。你要是較真呢,有錢就給,沒錢先欠著也行,要是灑脫些呢,隨便拿一處住就是了。這樣也省去了數錢之苦,你看怎麼樣?”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