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60)

她是一個孤傲而又冷峻的女人。

王金花也知道郭瀟瀟此時就在那輛車子裡,她也知道人在一生當中會遇到很多誘惑和面臨選擇,這是每個人的權力,隻是應該知道自己怎樣選擇才行。

黑小強還是兒子的父親,他喜歡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愛自己愛的人,這就是他的選擇。愛不能勉強,愛對了就叫幸福,愛錯了那就一切全都錯了。但人還得活下去,為了愛你的和你愛的人也要活下去。

郭瀟瀟他們其實已經愛了,還非得在乎個形式,說到底也還是個俗人,一個俗男人和一個俗女人。盡管整天表現出了玩世不恭,憤世嫉俗,於什麼都想和別人格格不入,橫挑鼻子豎挑眼,玩兒瀟洒,玩兒與眾不同。整的跟真的一樣,其實全是假的。這是城裡人典型的通病——優越病,其實王金花早就看明白了。

金魚博物館。白天。

黑小強的金魚博物館已經建起來,裡面包括了所有觀賞魚的種類,這是一幅游動著的精彩畫卷,魚的世界,浮游生物們的海洋。

郭瀟瀟愉快的給小強打著下手,想達到的目的達到了,想得到的東西也到手了。剩下來的也就是舞文弄墨了,她的文筆自然不會停下,她還要有話繼續講給別人聽,但就是不肯說說她自己。她的《觀賞魚大世界》系列叢書已經出版發行。裝潢精美,再配上高清晰的彩色圖片和簡練的文字說明,十分實用和有收藏價值。

郭瀟瀟不知出於什麼目的,竟然還鄭重其事的親自送了一套《觀賞魚大世界》給王金花,並且在書的扉頁上工工整整地簽上了她和黑小強兩個人的名字。這可能有一份內心尊重或者是感謝的涵義在裡頭吧。

第二十七集:

歐陽建國最近出名了,他頻頻在電視上亮相,不是上講壇就是進學生課堂,言必儒學道家,語必佛教易經,引經據典的古為今用,借古喻今的講的唾沫星子滿天飛。再就是簽名售書,滿口的道德文章,還受邀到各地演講,與年輕學子對話,沽名釣譽,欺世盜名。但不管怎麼說,他現在是真的有錢了,既然有錢了,自然也就體現出了自己的社會價值,如此,目的也就算是達到了。

孩子的問題還沒有解決,婚姻問題就又亮起了紅燈。他成了文化名人,粉絲崇拜者的一大堆。侯明珠不給他生孩子,這些事情湊在了一起,他們的婚姻也就紅燈閃閃放光明了。

他和侯明珠離了婚。

屁股后面天天跟著一幫小姑娘請教學問。鬼才知道,他那也叫學問?但現在就是像他這種人才吃香。沒想到搖身一變竟還當上了什麼學院的副院長,博士生導師。老師的本分是傳道授業解惑,做做報告講講課這也無可厚非,但你的行為背后的真實目的如果就是為了出名和賺錢,那就值得商榷了,知識分子清貧樂道的風骨何在?再說你把精力和時間都用在了這上頭,還能做好本職嗎?長此以往,豈不是誤人子弟嗎?

他找過夏琳佳,商量孩子的歸屬問題。琳佳說:“對不起,是我負你在前,但你也緊隨其后反負了我,看來我們倆這半輩子算是扯平了。如今,婚你又離了,而且據說又有了新歡,以你目前的得意光景,以后交桃花運的機會還會不少。但我們曾經相愛過,不是嗎?所以,我希望在孩子的問題上隻由我們倆單獨解決為好,不要再讓其他的人員出場,以免把事情復雜化。如今你已是公眾人物,我想你是不願意讓人看到關於你的花邊新聞滿天飛的吧。再說了,我是一個女人,女人好面子是天性,我希望你能給我留足面子。孩子是你的,也是我的,孩子由我姐姐養著,到什麼時候他也是你的兒子。至於女兒甜甜,她和你們家既已有了感情,今后跟著你們生活可以,如你感到為難,把她還給我也行。但絕不能作為條件搞交換,希望你尊重我的感受,因為我什麼都沒有了,現在就隻剩下這倆孩子了。”

歐陽建國心裡自然也不是滋味,他畢竟還是良心未泯,所以馬上接口說道:“所以我說,我的孩子歸我,他的孩子歸他,這不是很好嘛?何必都由你一個人攬著呢?這樣對你我還有他都不公平,特別是你。”

夏琳佳說:“你少給我講什麼公平不公平的大道理,還是把這些話留著愚弄你的那些崇拜者們去吧!以我看,過兩天你再弄一個小你一半兒年齡的美妞泡著,這個‘公平’二字你如何解釋的清?至於讓我來說公平,那就好辦多了。因為孩子都是從我的肚子裡生出來的,那自然就都是我的。但我並沒有因此就剝奪了你們做父親的權力。想孩子了就可以過來看他,有錢了就給送過來,撫養的責任你可是不能推脫的哦!否則法律也是不會答應的。”

夏琳佳說到這裡越想越生氣,就大聲地和他嚷嚷道:“你剛才說的什麼話?什麼他的孩子歸他養,你的孩子歸你養,那我還有什麼?甜甜你才養了她幾天?你上學一走就是四年,跟著又出國留學,甜甜和你沒養又有多大區別?我相信就是將兒子給了你,你也不會養的,有空你還騙人泡妞去呢!還顧得上孩子?我倒是應該好好謝謝你的爸爸媽媽才對,是他們幫助我照顧大了孩子。”

“我看你是在胡攪蠻纏,不講道理!噢,你懷了他的孩子還有理了,你瞞了我這麼多年,這頂綠帽子一開始你就給我結結實實地戴在了頭上,你是個狠毒的不可救藥的壞女人。”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