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62)

他和林新生都是智商很高的人,憑著對彼此的熟悉和了解的程度,林新生很快就感覺到郭寶祥跟他玩兒一個明修暗道暗度陳倉的游戲。既已知道對方的意圖,再挑明也就沒有什麼意思了,所以,也就由著他去了。但在人們的眼睛裡,倆人決裂的事實一直存在著。

至於演的競爭辦廠的那一場戲,實在都是為了夏芳菲,意在她的治下搞投資,是為了幫她一把,好讓她在官場上能順利地走下去。當下不是時興當官的在位就看誰有本事能拉來投資嗎?這是考核政績的一個重要部分。在對待夏芳菲的感情問題上,他們倆始終都是不謀而合的,這在各自的內心深處自然也全都是為的那一份兒感情啦。

至於把歐陽淑宜安排過來和芳菲朝夕相處是為了讓她們及早面對。他認為,情人和友人角色的互相轉換,相處起來需要智慧,逃避不是上策。

再說了,在家鄉投資辦廠,他們也不會損失什麼。錢投在哪裡都一樣,隻要能獲利,將它投在更有意義的地方何樂而不為呢?說到底,唯利是圖是商人們的天性。這兩個廠的產品其實都供應給了林新生對俄羅斯和東歐的市場。有一個細節外行人沒有發現,就是兩個廠玩兒競爭,所生產的產品大部分都是一樣的,都是適合歐洲市場的商品。

說到競爭中提高工資待遇的做法,一是為了激勵和選拔一批專業技術骨干,二是要留住本地工人。因為這個時期,很多勞動力都是流向珠江三角洲地區了。再說這期間林新生工廠多付出的工資,郭寶祥還給予了適當的補償,但林新生在產品收購價格上也適當的提高了些。也算是兩人之間的互通有無吧。兩人聯手之舉都是為了一個共同喜歡的女人,這自然是一個很大的情份在裡面,對芳菲來說是幸福的。當夏芳菲聽完郭寶祥的述說之后,激動地哭了,她站起身來緊緊地擁抱了他,他也緊緊地抱住了她。這時,愛情升華,進而超脫,賦予了愛情以更高的內涵。

林新生帶著喀秋莎和五個子女來到了鬆嶺鎮,喀秋莎為林新生五年一連生了五個孩子,是個高產女人。

夏芳菲將他們安排到了他和侯延平的別墅裡。

盡管歐陽淑宜有著致命的毛病,但她知道郭寶祥是個洒脫的人,是個不拘小節的男人,她也感覺到了他們倆之間的業已存在著的和諧感情,目前雙方還是彼此滿意著的。

夏芳菲不願再做惡人,君子成人之美是她的追求。

她也將郭寶祥一塊兒招呼到了鬆嶺鎮。

她與林新生合計著給他們辦個熱鬧的婚禮。

對夏芳菲的舉動,歐陽淑宜自然是感激涕零。她感覺到芳菲是一個大度的能守得住秘密的女人,是一個能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人。一個女人如果能替別人守住秘密,就是一個成熟的與眾不同的女人。

后來歐陽淑宜和夏芳菲成了無話不談的閨蜜。

夏芳菲與歐陽淑宜的友好關系即已確立,再解決起夏琳佳和歐陽建國的孩子問題來,自然就減少了阻力,隻要她在這個問題上保持中立就對歐陽家有利。

林新生的到來,讓夏芳菲有機會一起當面商談與解決夏琳佳和曹力行的孩子甜甜的難題。據她所知,曹力行非常愛林文可,隻要林新生多做林文可的思想工作,爾后再讓她給曹力行施加壓力,那麼事情就好辦的多了。夏芳菲最大的希望是以保持現狀為佳,這樣對孩子和所有人都好,隻要目前先將爭議擱置起來,她相信孩子們本身的智慧要比父母一代人高得多。到時候該是誰的就是誰的,錯不了。

這真是平時多種善果,到時候遇事自然就會水到渠成。

歐陽淑宜有感而發地對夏芳菲說:“你這光想著給別人張羅著結婚了,那你自己呢?”

於是,幾個人就設計舉辦一場婚禮,把已談婚論嫁該結婚的幾個人集合在一起,辦一個熱鬧的集體婚禮,豈不美哉。

於是決定,夏芳菲和侯延平,歐陽淑宜和郭寶祥,林文可和曹力行,等三對新人一塊兒舉行結婚典禮;為黑小強和郭瀟瀟,常蕙茵和侯延年兩對兒補辦婚禮。

婚禮現場,歐陽建國身邊果然多了一個二十歲剛出頭的小姑娘。

婚禮分兩部分進行,先在郊區夏芳菲的別墅院裡舉行室外婚禮儀式,然后,回到吉祥胡同五號大院,懷舊加鄰裡情地再安排一次酒席家宴。

郊區夏芳菲別墅。

婚禮隆重舉行。

郊區舉行的婚禮儀式由林新生這個大款出錢。

吉祥胡同五號大院。

婚禮家宴正在進行。

在城裡大院裡擺的宴席由王金花那個大老板出資。

悠悠歲月幾十載,老院子、老房子,可是人也老了,孩子們卻都長大了。

歲月流金,老人們友善的心性沒有變,對兒女的希冀沒有變,鄰裡關系沒有變。

但兒女們個個都變了,變得都比老一輩人有出息。因為時代變了,他們遇到過苦難,但也趕上了好時候。他們生活的有性格,能自己說了算,不像父輩們那樣任由組織上來安排,不管適不適合,喜不喜歡。

當年少年郎們的幾個玩伴,插隊落戶遠離家鄉和親人,如今也已人過中年,所經歷的風風雨雨,分分合合,經過生活的磨礪,事業有成,感情都有了歸宿。

這是個嶄新的時代,改天換地的時代。人們的觀念變了,生活追求也就變了。但親情、友情沒有變。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