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胡同五號(63)

吉祥胡同五號大院裡住著的幾戶人家,如今都有了錢,買了單元樓,買了汽車,滿屋子的現代化電器、電腦、晶體大畫面電視機。再也不用精打細算的過日子,持票証買東西的年代一去不復返了。

出國留學,出國旅游,異國婚姻,這些過去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如今就在他們自己的身上發生著。

幾個當年趕上“文革”,趕上上山下鄉的大院裡的毛頭小伙子,小姑娘們,今天佇立在大院裡共同回憶著那些陳年往事,憧憬著美好的未來。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

從前的幾家人家的長輩:歐陽黎明和張婉若,林德龍和宋欣璐,郭則加和席慕霞,常蕙茵和侯延年,今天又圍坐在了一起。馬秀珍已經去世,黑東良已經癱瘓。林新生、黑小強、歐陽建國、郭寶祥和夏芳菲也坐到了一塊兒。歐陽淑宜、黑幼欣、林文可和郭瀟瀟也全都在。王金花、王金朵、黑大勝、黑立軍、曹力行、喀秋莎、侯延平也都作陪。他們喝著酒,聊著天兒。孩子們滿院子的跑著玩耍。

這樣的場合自然還少不了黑東春以及他的鳥籠子。他如今也老了,但精神尚可,尚能餐飯和飲酒。

歲月留痕,容顏隨著歲月而流逝,但並非物是人非事事休,而是美好的明天即將開始。

吉祥胡同五號大院。時間同上。

突然,夏琳佳領著兒子樂樂來到了大家的面前。

來到了爺爺歐陽黎明和奶奶張婉若的面前,讓他們祖孫相認。她對歐陽黎明說:

“這是您的孫子,小名叫樂樂,但大名還要請爺爺給起才合禮數。”

琳佳又上前征得歐陽黎明和張婉若的同意,拉起甜甜的手,走到了曹力行的跟前,讓甜甜看著曹力行說:

“甜甜,記住了,他就是你的親生父親。”

爾后,她又牽著樂樂的小手,將孩子交給了歐陽建國,讓他們父子相認。

歲月教會了人們包容,時間提醒人們關注感情,情沒了,也就什麼都沒了。隻要情在,一切就都會在。

她宣布:從今天起,她要搬回來和大家一起住,還和從前那樣。但要將甜甜和樂樂帶到自己身邊生活,希望大家多行方便。她還說自己永遠要與女兒和兒子生活在一塊兒,因為在她的生命裡不能沒有他們。

也許是這一幕來的太突然了,對於自己有孫子的這個事實,歐陽黎明和張婉若還是不敢相信,直到聽著清脆的喊著爺爺奶奶的童聲,才緩過神來。兩位老人一把摟過孫子,成串的淚珠滴落下來,臉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歐陽建國此時則無地自容地走回自己的家,后面緊緊跟著那個不知名的小女生。

盡管林文可事先就已經知道了甜甜是曹力行和夏琳佳倆人的孩子,盡管她和琳佳從小就是很要好的朋友,但當事情真的擺在了面前,心裡還是不能接受這個現實,她扭頭跑了出去。曹力行緊跟著也追了出去。

夏琳佳的心裡此時覺得十分的坦然,該了的事情了了,該說的話說了,該做的也都做了。剩下來的時間是要繼續完成她的青春三部曲系列著作之一《歲月無悔》的採訪編寫工作了,而另一部《青春永駐》也在進一步的構思當中。她將已經出版發行的《感謝生活》一書,分別送給林新生、郭寶祥、黑小強,最后的兩本她交給了甜甜和樂樂,讓他們代為送給他們的父親歐陽建國和曹力行。

吉祥胡同五號大院。時間同上。

突然又闖進來幾個人,隨手拿出文件,說是來通知大家一聲,這個大院准備搬遷。人們馬上急了,問是誰這麼大膽?

來人說,他們的老板叫王金花,她讓你們自己看著辦。

所有人愕然。

這時,王金花來到了眾人的面前,先施禮,后解釋說,這裡的房子太舊了,住著不安全,我們房地產公司准備來規劃翻建,一切會照原樣兒,但建成后裡面的廚房、衛生間和儲藏室等一應俱全,再不用跑到外面去上公共廁所了。她說她曾是這個大院裡的媳婦,現在仍舊還是孩子的母親,自己的感情已經融入到了這個大家庭裡面,早就密不可分了。所以,她想讓大家住的舒服,生活幸福,自己才心安。

但她有一個要求,建成后她要在臨街的房子裡開一家正宗的爆肚老店,從建筑結構到內部裝潢設計,從桌椅板凳到鍋碗瓢盆兒,一水兒的舊樣式,讓大家吃著方便,在各自的心目中好永遠留住那難忘的回憶,當然這家老店的名字還叫“爆肚黑”。我要傳給兒子,一代代相傳。

對此,夏芳菲、郭寶祥和林新生都表示要出錢,讓王金花出一個概算。這時郭瀟瀟拉著黑小強來到了王金花的面前說:

“我們也要出錢,請大姐一定賞臉。”

王金花說:“謝謝你們的好意,你們和老二、老三的錢我全不要,你們就留著自己用吧。我在集團的股份中各給你們再增加五個百分點的股權,作為對這家在建老店的補償金,這家店面的產權要記在我兒子的名下,讓他把老黑家的產業一輩輩地往下傳。

這時,就見歐陽黎明顫巍巍地走上前來,說:“也算我們家一份兒,我有補發的工資,還有我講課的錢,再讓建國出一些。”

不知誰說了一句:“建國的錢怕是都得花在小妞們身上了,哪有閑錢用在這上邊?”

大家轟的一聲全笑了,歐陽老人的臉卻紅了。

這是一張老教授的臉,一張老知識分子的臉,尷尬又無可奈何的表情永遠定格在了這張老臉上。

(全文完)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