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戰爭目的全為領土

1941年3月26日,日外相松岡洋右訪德。希特勒問:「日本能不能向英宣戰,能不能攻佔新加坡?」松岡:「我也主張同英開戰,但日本有很多人還沒有這個膽量。」當時預估,美即將對日石油禁運(日石油8成由美進口,實際是1941 07美開始禁運);海軍建議松岡向德外長里賓特洛甫提出,德石油有結餘,可告訴德,日將進行與蘇簽盟,到時候德的石油由蘇境用西伯利亞鐵路運銷日本。

攻蘇前倭企圖盟蘇

松岡完全不知道德國底牌是什麼?直接說:「有了蘇加入我們,美就沒什麼辦法了。」里賓在聽到松岡具體說明準備要簽相當於「四國聯盟」說:「怎麼能簽這條約?請記住,蘇是從不白給的。」里賓告訴松岡:「蘇沒那麼厲害,一旦蘇德開戰,三、四個月內就可以幹掉蘇。蘇聯不可信,你不可能和蘇成功締約的。」松岡說:「誰說不可能?我這就試看看,讓蘇上勾給你看。」【日本當時的戰略,至少曾經短時間目標是聯德,盟蘇,打英美及重慶。】

實際上里賓已經試過「四國聯盟」。1940年10月,里賓寫信給史達林,邀蘇加入軸心國建立四國同盟。史達林派莫洛托夫前往柏林談細節。德拿出草案,要蘇不可往西歐,只能往印度洋方向。史達林將計就計同意簽署,只要求將土耳其、保加利亞劃入蘇的勢力範圍。希特勒很快就看到史達林之狠勁,認為是冒犯,土耳其是黑海門戶,再來呢?希特勒無法接受。後來希特勒又找史達林談,也曾企圖盟蔣,那是莫斯科之役受挫,原先希特勒對於重慶軍是看不上眼的。

各路魔神各懷鬼胎

德取奧、捷後,與蘇瓜分波,又取荷、比、法。1940年9月,德、義與日在柏林簽署軸心戰略同盟。德原計劃1941年5月15日侵蘇;但3月25日加入軸心國的南斯拉夫,27日發生政變,宣布退出軸心國。德出動34萬、坦克900輛、飛機千架,4月6日開戰,打懲罰戰爭8天。德死151、傷392;160架轟炸機對貝爾格勒轟炸,炸死南斯拉夫居民1.7萬、傷5萬。南斯拉夫軍隊陣亡數千,被俘35萬。這場戰爭使攻蘇延後38天,加上這年冬季提前到,有戰略家認為如果納粹依照5月15日攻蘇計劃開戰,至少取下首都是可能的。

攻蘇因為南斯拉夫鐵托攪局,耽誤時間。德蘇戰爭是1941年6月22日爆發。蘇是1937年77後,8月21日,同蔣政府簽訂《中蘇互不侵犯條約》,第二條規定:「倘兩締約國之一方受一個或數個第三國侵略時,彼締約國協定,在衝突期間,對該第三國不得直接或間接予以任何協助,並不得為任何行動或簽訂任何協定,致該侵略國得以施行。」實際上,蘇並未遵守這條約,抗戰前後,長城、華北戰役,日本已經用屬於北庫頁島開採的石油進行侵華戰爭,當時日是以民間企業投資開採。《中蘇互不侵犯條約》8月21日簽訂時,另有口頭聲明,在中日關係未恢復前,蘇不與日訂立互不侵犯協定,華不與第三國訂立防共協定,蘇允3至6個月內,實行參戰;史達林的狡猾就在這裡,他要蔣軍替他守門戶,卻滿足日本侵略軍石油需要,至於3–6個月出兵,嘿,沒有簽字,口說無憑。由於《中蘇互不侵犯條約》希特勒對蔣政府很生氣,37年12月13日南京大屠殺,希特勒得到時在南京見證大屠殺的德國人拉貝完整報告,但命令媒體不准評論;當時日已經告訴德,遲早會對英美宣戰。

蘇8月21日之後,對華出售重型武器,時超過德,並先後分別對華貸款3筆,計2.5億美元,實際到位1.7億美元。蘇允華用這些貸,購蘇武備,成為抗戰初期華軍武備來源。華雖說是為國家生存抗戰,但牽制日,有保護蘇效果,蘇的貸款,華是用農產品、礦產抵償;但美援蘇的租借法案貸款,蘇並沒有償還。可恨的是如果沒有蔣政府抗戰,蘇衛國戰爭恐怕無法打下去,蔣只須要在1941年5月之前將抗戰指揮權交給主和派;當時重慶較有份量,可以與偽汪溝通的有,李宗仁、孫科、宋子文、孔祥熙;蔣能夠放心交給權的也可找陳誠接,然後隱身下指導棋,肯定日在華占領區,只要承諾國軍不反攻,日沒有後顧之憂,自然會北上取西伯利亞,然後與德兩面夾擊莫斯科、列寧格勒;德甚至也能輕易拿下史達林格勒。這情況下,美英就算再擴大援蘇,也起不了作用。由這些分析,蔣的執著,聯合盟國抵抗軸心國,是穩住資本主義,自由陣營最大的關鍵。抗日使華軍民死1千萬,傷殘2千萬,其效果達到成就史達林保衛蘇聯的壯志,但史達林如何回報蔣?

二戰是以日侵華開始,軍國主義是日用侵略在誘引德義跟進,日先用華北防共自治政府,誘導軸心國建立防共協定。另一方面,如果沒有蔣政府抵抗日本藉防共侵華,日本將往北攻蘇,蘇聯衛國戰爭會失敗。蔣政府戰士傷亡數百萬,救到蘇衛國戰爭亡國危機,後來史達林恩將仇報,自己吞不下外蒙,竟派政工分化蒙中情感,而且還協助毛家叛亂。

胡漢民涉聯日反蔣

來到21世紀,兩岸面對過去纏鬥史,有兩種態度。一種是再擱置,不去找尋源頭,大家混,過一天,算一天,反正老百姓已經習慣只關心己身之利益;國共都是如此,竟然荒謬到都知道漢奸是叛亂份子,國共領導都在搶漢奸。[搶]–是馬英九說的,但馬把漢奸、招搖撞騙、騙財騙色、叛亂40年份子,依錯誤歷史繼續稱台灣獨派更無法接受的名稱–[國父]。大陸則是因為批孫會有挺台獨錯覺,被迫只好繼續擱置著,還不必急著歷史審判,眼前仍用革命先行者代表漢奸。

另一種是,熟悉國共醜陋史者,用不可理喻去嘲諷國共。到底是掩護漢奸屬於不可理喻,還是說實話算不可理喻?我們繼續努力,烈士精神探討答案。

我們也談些國黨大老邪惡本質,他們曾經用【聯日反蔣】進行【抗日反蔣】軍事政變行動,國家存亡時刻,只有蔣在憂心,真是古今奇觀。七七前,尤其是雙12前,國府表面上抗日,但長期存在著胡漢民、汪精衛[抗日反蔣]派;對於日本,階段採取[對日妥協]政策,有時秘密運作[聯日反蔣],但招牌是[防共、抗日]。

新桂系曾聯合陳濟棠試過以「抗日救國軍」名義反蔣;而實際是盟日反蔣,當時陳原是同意抗日,但有權位條件;過程兩度派粵財政廳長區芳蒲偕粵合作事業局長溫仲琦北上與蔣政府協商。1936兩方要角同意內定蔣為總統、陳為副總統,但蔣經過深思後,婉拒[蔣陳配]。之後,陳濟棠1936年6月軍變,蔣並未計較,國共內戰後甚至在有許多房產的香港住不下去,來台渡餘生。

另外,胡漢民也曾與西南實力派企圖【聯日反蔣】,目標是胡自己掛帥。胡的首要目標是擔任國家領導;胡希望在反蔣問題能得到日援,但又要求日停止侵華,腦筋有點短路。1934年6月,胡想要取得日的經援,方案是以日方借款設立華僑銀行。當時負責進行此事的蕭佛成擔憂這方案有後遺症。1934年8月3日,蕭致胡漢民函:「弟個人愚見,懷疑慮,誠以矮子(日)久蓄志侵吞中國,何獨愛於西南?縱謂吾人在此環境之無從發展,不妨暫假其力量以倒門(胡稱蔣為門神)。但倒門之後又將如何?吾人將與矮親善而放棄華北主權、東北失地及承認偽國乎?如其不然,則孟趙所貴,趙孟能賤。矮子又何難勾結其他方面而與吾人為難,使我國永無寧日?不寧唯是,在此不久之將來,太平洋之大戰決不能免。戰事發生,中國決無中立之可能。但如與世仇矮子合作,與歐美為敵,不但為義所不許,亦且必歸於失敗。此就其大者言之。至其小者,如對彼借款以組銀行,彼必設一監視用途之機關,及推擴其在華南之商務,皆為其題中必有之文章。苟若是,則門未倒,而吾人已為天下集矢(攻擊)矣。總之,此事關係極巨,想先生必已籌之熟矣。」

但胡漢民主意已決,蕭佛成勉強接受胡的決定,過4天再函,繼續解析利害:「弟對於先生之銀行政策,自當服從,惟對於日方則仍懷疑未已。因彼已深恨門之反復,且失民心,亦何所憚而不敢以重力加壓,而必需於我之倒門,且彼方某派已利用東亞有事,造成非常時期,得以操縱其朝野,則何以肯助我之得人心者以握中央政權,使東亞得無事?故弟疑其欲分我國之南、北、中為三,而彼居高在上,操縱其間。然果如此,於我不生不死之西南局面,計亦良得,但視吾人能否善為應付爾。尤望先生深加以注意也。」蕭佛成雖擔憂[聯日反蔣]可能讓己方成為國人的眾矢之的,卻也認為己方缺乏實力,要反蔣則必須聯日。寫著「在今日之西南,以區區兩省之力,抵抗全國之兵,而外交毫無憑藉,而對於屐兒(倭穿木屐)自不能不表示接受其善意,冀得眼前急需,即不然亦可緩和一時,不致自多樹敵。」胡則強調聯日之事:「不可重蹈當年陳銘樞的覆轍。」胡是指,早先陳銘樞在閩變打出[抗日反蔣]旗號,卻己方已與日的聯絡,未能保密,以致在輿論上陷入下風,未食羊肉先惹一身臊也。

抗戰區別三大領土

日以低學費招攬華資優生,東京掩護華人叛國聚會。國黨孫文驅逐滿清,是中了日本野心鬼計;汪精衛國黨二號,投日是為權位;胡漢民的[聯日反蔣],沒有國家觀念,哪怕奪權勝算機會不大,也要一試。只有蔣有正道戰略,其堅苦領導抗戰,奮鬥結果與偽汪結局有3項不同:【1.台灣今後萬世永遠屬於日本;2.東北永遠別想回歸中國;3.北方失土縱然有一天被日本代拿回來,不是屬日傀儡政權,就是屬於滿州,不會屬於中國。】抗戰是無畏犧牲必須打,可戰敗,絕對不可投降。綜合蔣公日記原旨,抗戰813起,是蔣兵不厭詐,利用日本77挑釁,趁機把戰事在上海擴大,當時還真怕倭不接戰;目的是拖死日本,取回東北、台灣。

整個抗戰之價值,是疆域幅員,如果回頭審視,蔣犯了疏忽只有1941年6月,德在蘇境北、中、南,三線開戰。蔣應該直接命馬家軍、胡宗南西北軍聯合去占領西蒙,等史達林喊叫,逼出史達林必須簽約,蘇軍戰爭結束90天內必須撤離在蒙軍隊,國軍接防;史達林不簽,嘿!對不起,41年12月前,國軍強行進駐蒙境。蔣很重視人格在國際道義上的瑕疵,但為反共,他可以不要兒子、拋棄人格,一切為國家正常發展。如果鑑於史達林曾支援抗戰,不可臨危要脅,他可以藉口入院,例如在蘭州休養,由軍委會選可靠的陳誠代理指揮抗戰;等搞定了才返渝。
毛在戰後千瘡百孔、民生凋萎,人民養息最需要解甲歸田時,發動解放戰爭,也是置國家利益於不顧。毛更改國號,已有分裂國家事實,如果台將來要改國號有罪!為何他沒罪?問題很多,他附庸蘇維埃在江西瑞金建立政權及內戰奪權後,分裂建國,先錯的,先審判。己黨不正,何以正別黨!何況民進黨甚至連台獨未遂犯都稱不上,只有共黨是陸獨已遂犯。解放軍山東人王洪光涉嫌恐嚇罪。軍人退役如果是領終身俸,是沒有言論自由的。恐嚇2300萬人是有罪的,若是同一國,恐嚇罪會被要求賠償。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