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美國經濟展望

迴首過去的2016年,多數媒體將之稱為過去幾十年來最重要的一年,因為在全球政治、經濟、地緣等領域都產生了可能改變人類未來走向的大事件,太多影響深遠的意外事件。

英國公投脫歐成為歐盟或將分裂的導火索、特朗普的意外當選、意大利政府發動的修憲公投失敗則是民粹主義在西方抬頭擊潰精英階層的代表作。相比而言,在東方的大國—-中國的不斷崛起更是讓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紅了眼,歇斯底里的繼續走遏制中國之路,可是,越發遏制,中國取得的成果就越加豐碩,由地緣因素“薩德”引起的韓國“閨蜜門”毀了樸槿惠的政治前程,威脅國家安全的薩德反導系統的部署推遲,為中國應對威脅爭取了時間;菲律賓新政府親華政策緩解了中國南海危機;人民幣加入SDR貨幣藍子,人民幣國際化步伐大步邁開;遏制中國的TPP黯然離場,由中國主導的RCEP有望達成;G20峰會在杭州順利舉辦,為世界經濟發展帶去了福音;瓜達爾港的開航,使得中國的“一帶一路”更加暢通。當然,取得豐富成果的背後,仍影藏著巨大危機,如人民幣持續的貶值壓力、資本外流形勢嚴峻、樓市泡沫風險、恐怖組織從西向東滲透、台海局勢、歐盟危機給中國帶來考驗等等。

然而,國際形勢的奇妙之處就在於其不確定性,危與機相伴而行。但是,在諸多“亂像”的背後,不難尋找到一個本質—-資本不安分流動,尤其是美元!這種不安分恰恰是導致了OPEC達成15年來首個減產協議,導致了美元加息,也導致了印度廢鈔、各國貨幣竟相貶值等。美國人不是不知道自上世紀經濟大蕭條以來,從未有過像如今這般暗藏著巨大的金融危機風險,哪怕相比於08年的次貸危機,在未來美國資產泡沫破裂後所引起的金融大海嘯面前,恐怕也是小兒科。這種危機不僅僅在於歷史最高價的資產價格以及巨額債務,還在於石油美元危機。

從很多的方面來說,2016年都是坐上了過山車的一年。要確認這個觀點,只需看看黃金去年的表現。黃金在2016年上半年漲逾30%,隨後在美國大選前夕停滯不前,緊接著在強勢美元和緊縮貨幣政策的壓力下頻頻出現週線下滑的現象。
美國債務格局料將在2017年利好黃金,因美債成本走高這一點可能會被忽略。如果我們在國會預算局的淨利息預測中加入上升80個基點這一因素,並保持其它變數不變,那麼到2026年美國財政部或將每年多支付1850億美元的利息。當前美國的融資成本已經在飆升,而在候任總統特朗普的政策下,這個影響料將持續存在。美國經濟增長若出現任何令人失望的跡象,疊加高利率和第一季度有關上調債務上限的漫長談判,這些都可能利好黃金。

無論黃金峰值階段什麼時候出現,外界普遍預期隨著供應量變得有限,市場將有可能看到黃金回收增加,金價出現上漲。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