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这边独有:多伦多Trans March

Toronto Pride为期10天的,俗称为同性恋节,是多伦多最著名的节庆之一。此间名声最响的就是最后一天的自豪大游行。其实,把自豪仅归属于同性恋社区是不准确的,因为整个节庆是男同性恋Gay,女同性恋Lesbian,以及其它性社区的共同节日,比如双性恋Bisexual,变性人Transsexual(做过变性手术),跨性别者Transgender,阴阳人Intersex(兼具两性特征),酷儿Queer,性向不明者Questioning和双灵或第三性Two-spirited等。

不过,各类性社区在平权活动中受关注的先后次序和程度都是不同的。最早站起来争取权益的是男同性恋社区,受关注度最高的的自然是男女同性恋社区,以至于世界各地的Pride节庆给人以属于同性恋社区的深刻印象。为此,多伦多跨性别者Transgender也是多有不满,因为随之而来的是社会必然会忽视他们的权益和面临的困境。值得说明的是,Trans是用于归纳所有不同性取向的专有集合名词,包括但不限于transgender,transsexual,intersex,third gender,genderqueer,genderfluid,gender independent,transvestite,non-binary和bigender。

2009年,Karah Mathiason和他太太Diane Grant组织举办了多伦多首届Trans March。他们最初的目的,只是为了让Trans社区的成员站起来,集合起来,表达自己的声音,因为他们认为,多伦多Trans社区一直遮挡在女同性恋游行Dyke March和男同性恋游行Pride Parade快速发展的荫影里,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但是,自豪节庆的组织者只让这个游行在教堂街的人行道上搞,而且线路很短。谁知参加者在游行途中不顾限制,跨过隔离栏走上大街中央。这可以算是意外,也可以算抗议。此前,Trans社区也有过类似的设想许多次,但均由于阻力太大而罢休。

当Trans March在次年继续举办时,Trans社区以及他们盟友的不快也渐渐增长,因为和男女同性恋两个游行比较规模太小,也缺乏影响力。首先,Trans March只能在星期五举办,并且还是在傍晚。游行的线路也是他们抱怨的主因之一,不仅局限在非主干道的教堂街,而且只有三个街区长。然而,Toronto Pride的组织者坚持他们对Trans游行规模的设定。2011年,他们依旧希望延长线路,并将线路设在观光性视觉性更佳的大路。当申请未获批准后,这些 Trans社区活动人士在游性时组织小部分参加者临时拐上Yonge街,以便让市政府和节庆组织者知道他们的诉求。2012年,他们故伎重演,又冲破路线限制,在到达终点Woods街时,临时继续游行,来到Yonge,直至Dundas。这种软性抗议的结果,导致Trans March获得承认和尊重。于是,主线路是在央街,终点是在Yonge-Dundas Square,成为世界上线路最长的Trans March。

去年,走走聊聊曾去这场游行凑热闹。游行时间是傍晚七点开始,所以是定定心心吃了晚餐再前去的。出了地铁,走上央街,街道上游人如织,因为是星期五周末。在游行队伍到来前,位于Wellesley街有一个集会,是抗议有关gender identity的C-279议案在参议院投票推迟的抗议活动。趋步向前,组织者正慷慨激昂地回答记者采访,静静等待的是一支游行队伍。未几,他们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看着抗议游行队伍沿着央街南下远去,紧接着警车长鸣,原来是主角Trans March正式粉墨登场。这时,街道两旁开始集聚围观者。整个游行和多伦多众多的游行一样,五颜六色十分鲜艳,不过没有花车,也没有整齐划一的方队,象一支游兵散勇,却很有生活气息。游行者们随意的杂耍为游行增添了无穷的狂欢元素。最特别的是那些比女人还要妩媚的男人,那些比女人还要柔软的男人,总会迎来无数的目光。终点是素有多伦多时代广场的Yonge-Dundas广场。随着队伍尾巴到达时,花灯齐放,甚是喧闹。游客和Trans社区成员混杂一起,交谈合影,微笑对视,是多元文化的另一种写真。走走聊聊不禁想到,这不正是Trans社区所梦寐以求的吗?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