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来了一位庞大妈

多伦多的东北边有个小区,几条弯曲的车道,将小区的民舍隔离成几个相互独立的部分,这部分是数栋独立和半独立屋,那部分是半独立屋和镇屋混合着,还有的都是镇屋。房子的朝向杂乱无章,有的偏东,有的偏西,横七竖八的。每家的后院都围着木栅栏,里面有块草坪,草坪不大,只能放几把椅子。西人喜欢呆在户外,空闲时坐在外面吹吹风,拿一杯咖啡或一罐啤酒打发时间。这几年西人渐渐地北移了,小区的华人和印巴人家逐年增多。小区不大也不小,有几十户人家,互相之间没有什么来往,只是见了面打个招呼,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陌生人到了这里,常常走错路,车开进了绕着弯的车道,不知觉间就转到了逥型路,绕回来又弯到了路的尽头,找不到出口。30多年的小区,除了小区里面的一根灯柱被车撞了一次,再也找不到什么值得记载的事了。若不是庞大妈来探访女儿,小区至今也仍然会平静得没有任何声响。

庞大妈来自内陆省份的一个山城。女儿一家移民多伦多7年,买了房子安定下来以后,办了超级签证接庞大妈过来。庞大妈在国内原来有二个称呼,一个是庞大妈,另一个是胖大妈,大妈长相胖,人又热情,风风火火,很多熟人习惯叫胖大妈。来多伦多以后,又多了一个称呼,傍大妈。起因是庞大妈刚来时,让女儿带她到邻居家送国内带来的礼品,到了一户西人家,庞大妈让西人夫妻的孩子叫她姥姥,让孩子的父母叫她庞大妈,这对夫妻跟着庞大妈发音,出的声却是“傍大妈”,教了几次也发不准,庞大妈也只好认了。

庞大妈天生习惯帮助人,也习惯替别人操心。邻里乡亲的,人家不言语,不等于没有事需要帮助。刚来的几天,庞大妈除了睡午觉,剩下的时间,基本都用来走街串户,遇到华人家庭,打个招呼,就熟了,这家有几个孩子,那家祖籍是哪的,来几年了,都干什么的,那家夫妻不住一个屋,小男孩烫个卷毛发,小女孩夜里11点才回来。这些情况,庞大妈全部都能及时掌握到。对待不是华人的人家,庞大妈语言交流不了,就凭着观察,也掌握了一些情况,遇到人家外门开着,庞大妈就走近了探望,屋内什么摆设,什么人来往,基本也就心里有数了。邻里之间让庞大妈上心,即使邻居的朋友来往,庞大妈也都费心,告诉人家这件事和那件事,来龙去脉什么的,免得日后一旦发生了误会伤到了和气。庞大妈习惯将担心的事都预先想到做到,不出现遗漏。

遇到好事与别人分享,也是庞大妈厉行的一种责任。庞大妈喜欢收集打折商品广告传单,还喜欢记载哪一天社区有提供午餐的免费讲座,哪一天有赠送礼品的有抽奖活动什么的。庞大妈不会独享这些信息,而是及时通知给左邻右舍。还不忘跟踪提醒,以免邻居错过机会。周日女儿家BBQ,庞大妈会扯着大嗓门招呼着各家过来一块吃。不管人家过不过来,庞大妈认为,招呼到了就不失礼。多伦多的春天,街道两旁的草坪到处是蒲公英,庞大妈经常拎着塑料袋去採,回家再分成捆,给华人邻居逐家送。有一次,庞大妈拌了一盘蒲公英凉菜让女儿陪伴送给西人邻居,这个邻居接过来边道谢边随手拿了一绺送到嘴里,庞大妈的女儿随口说是蒲公英做的,这位邻居当场就傻了眼,干呕了几声告诉庞大妈,这个东西被撒了药有毒,不能拿来吃。

庞大妈的老家在缺水贫瘠的山区农村,后来到了城市。庞大妈从小就过苦日子,养成了一分钱掰作两掰花的节俭习惯。到超市买菜,庞大妈怕吃亏,菜叶要剥下几片,洋葱皮要搓下几层之后再装进袋子,水果要捏来拣去几个回合才能放心。有一次,庞大妈在经常光顾的一家西人廉价超市的水果摊位前看到一个提示牌,上面用中英文写道,“请不要掐捏桃子”。庞大妈很生气,让女儿去告这家超市对华人种族歧视,女儿不同意庞大妈的看法,所以也没有去申诉。庞大妈的节俭还体现在少花钱多办事的精神上。有一次,家里浴缸的水阀漏水,请来个水喉工,修好了水阀以后,庞大妈又让人家爬梯子上房除掉屋檐下的鸟窝,不给钱让帮帮忙,水喉工说他没有买高空工作的保险,抱歉帮不上忙,庞大妈很生气,修水阀的工钱就少给了5元钱,满腹怨气打发人家走人了。

如果不是后来接连发生的二件事,庞大妈一直都会喜欢着加拿大。

庞大妈喜欢锻炼身体。不仅自己锻炼,也号召别人锻炼。庞大妈组织了探亲来的六、七个华人大妈大叔,每天晚饭后到小区的儿童游乐场集体锻炼,庞大妈从家里拿来录音机,播放中国京剧,豫剧,河北梆子什么的,大妈大叔们有的扭大秧歌,有的耍剑,有的舞扇子,还有的随着录音机扯嗓子唱花脸。每天清晨六点,庞大妈准时起床,独自沿着小区的人行道以走路的方式锻炼。这是庞大妈从国内带来的独特的锻炼套路,先慢行20步,随即双手向外甩开,再猛地双手合拢大声一拍,跟着张大嘴大出一口气,然后快走20步,以此循环。有一天清晨,当庞大妈的双手一拍,张大嘴还没有彻底吐出气的时候,西人邻居开窗大声喊了一声,庞大妈吃不准发生了什么事,就中止了锻炼掉头回家了。第二天,庞大妈带了录音机,走到了这个西人的家门口时,打开录音,果然如庞大妈所料,刚拍过双手,西人邻居又在大喊。庞大妈带着录音回到家,等到女儿起床后,放给女儿听,女儿告诉庞大妈,这个西人说,“马上停止,不然就报警”。庞大妈顿时就来气了,这个西人怎么说变脸就变脸,平时对他家那么关心,送这送那的,刚来时还给了个12生肖的木刻,花了200多元人民币,正规的工艺品,怎么这么不通人情。庞大妈原本对封资修自私自利不近人情的腐朽没落就痛而恨之,虽然庞大妈没念过什么书,但领悟力和记忆力强,曾经当过学毛选的标杆。现在祖国这么强大了,已经排在世界第二了,西人还胆敢欺负中国人。庞大妈越想越来气,从此看着这个西人什么都不顺眼。这个西人有条狗,当成了孩子养着。庞大妈从小被狗咬过,厌恶狗也怕狗。庞大妈刚来时就有了准备,出门兜里放着一块石头,以防不测。这次早锻炼险些被西人报警事件后,庞大妈看着西人就来气,看着狗也来气。有一天,这个西人开信箱拿信,狗在一旁跟着,庞大妈就举着石头吓唬这条狗,没想到狗冲过来了,庞大妈随手将石头朝狗甩去,撒腿就跑。过了一会,西人过来敲门,非常严厉地抱怨不该拿石头打他的狗,庞大妈反辨说他不该放狗咬人,总之,闹得双方都非常地不愉快。

这二次事件的发生,让庞大妈很沮丧,萌生了归意。西人邻居也随后请了地产经纪,挂出了卖房子的牌子。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