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杜你還有臉稱自己“清廉”嗎?

新年元旦剛過,加港的兩則新聞應該是吊足了華人的目光,也讓人深深地見識了加拿大與香港兩地在法治和亷政制度上的巨大反差。

首先是加拿大媒體爆料聯邦總理小杜魯多一家聖誕節沒在加拿大待著,而是前往巴哈馬的貝爾島(Bell Island)度假。總理辦公室到1月6日只得出來證實總理一家和朋友們是在巴哈馬的一個私人島嶼度假,隨即引來輿論界一片嘩然。因為小杜一家的度假地為伊斯瑪儀穆斯林(Ismaili Muslims)的精神領袖阿加-汗所擁有,這個伊斯蘭分支在全世界25個國家擁有1500萬信徒,而阿加-汗的加拿大基金會(Aga Khan Foundation of Canada),每年從加拿大政府獲得數千萬資助從事國際發展工作。反對黨寫信要求給聯邦操守專員對此事進行調查。另一則香港新聞是,前特首曾蔭權涉貪案1月9日正式在法院開審,預料審訊長達26天。曾蔭權是香港回歸以來涉貪而需要面對審訊的最高級官員,其控罪包括一項行政長官接受利益及兩項借公職作出不當行為罪,隱瞞接受租賃深圳豪宅的豪華裝修,涉嫌因此而利用職權批准雄圖廣播申請數碼廣播牌照,並用職權提議向負責裝修工程的建築設計師授勛嘉獎。

兩則新聞事件的後續結果可謂是天壤之別:按時出庭的曾蔭權行使法律權力進行了辨護並在否認所有的控罪;總理辦公室以安全理由再次為杜魯多一家接受涉利益交換的私人邀請度假辯護。兩人涉及的都是同一性質的接受私人利益行為,但前者的出庭受審,彰顯香港“王子犯法與民同罪”的法治精神,而正是這種法治和亷潔,使香港維護著國際大都會及最佳營商地區的美譽;後者則暴露出加拿大政治和社會的沉淪和衰落,所謂“清廉” 國家是虛有其名!

小杜魯多上任一年中的生活作風表現,坐實了當年大選時公眾對他“浪蕩公子”之名的擔心。從巨資裝修總理官邸、公費請保姆、付經濟艙款動用專機渡假、帶上一家上下老少參加國際會議並旅遊,到抱著小兒子到北京與李克強會面,處處顯示他的公私無界限、家亊與國亊場合不分的任性作風。放在習近平強力反貪治下的中國,小杜魯多這些假公濟私所為早已夠得上“雙開”並移送司法審判了。讓小杜魯多應該慶幸的是他活在了加拿大這個“民主與人權” 的國度,在現行的政治制度下,小杜魯多的毎次涉腐醜行甚至在國會殿堂“胸襲”女議員,都是先有總理個人及辦公室狡辨,繼而利用一黨獨大的席位優勢否決反對黨質詢及操守調查,大不了再拿前朝執政黨也如何如何作擋箭牌,選民不滿也只能空奈何!西方憲政先驅設計的權力制衡機制,包括申報審核程序、反對黨制衡、信息透明公開、選民和媒體監督,在小杜魯多身上全不見效,司法起訴就更難見其影。這不能不說是加拿大民主和法治之殤!

“上行下效”,身為總理的小杜魯多其身不正,帶動了高薪厚祿官員貪小便宜、揮霍公帑醜聞層出不窮,揮霍納稅人血汗錢屢禁不止,敗壞的是加拿大的社會風氣和“廉潔”制度,後患無窮。拿曾蔭權上庭受審作鏡子照照,小杜魯多還有臉面強辨自己“清廉” 嗎?!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