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的城市(33)

第六章 她遇到了另一個人

一個瘦小的女人來侯家登門拜訪。
在鑽探隊侯二春住的宿舍,女主人接待了這個瘦小的女人。
“啊啊,好妹子,我以為今天碰不到你……”客人高興地說。她看了穿一身藍色勞動服的姑娘,確信是侯家二女兒,便自個兒坐下來。
主人給她倒了一杯茶。
“阿姨,你有事找我嗎?”主人問。
“哎——哎,”客人說,“沒……沒有什麼事,我是隨便走走。”客人遮遮掩掩地說。
主人聽了,不以為然,坐在一邊,隨手翻看桌面上的一本地質書籍。
約片刻後,客人終於開口了:“哎,好妹子,你會不會記得,那年你年紀小,咱們兩家住在一起,咱兩家是好鄰居喲,你爸爸和我老頭子那時都在市委工作。”瘦小女人說。
主人只是一邊聽著,一邊依舊翻著書;她大概是猜到客人幾分用意,才會持這種冷淡的態度。
“哎呀,我一說,話就長了,好妹子,你是曉得我這個人的脾氣的。”瘦小女人又說下去,“那時候,姚孟新也和我們一起住,你和他玩得可好。有一天,你們兩人又一起出去捉迷藏,我、我那個老頭子和你爸爸和媽媽都在門口,是我順口向你爸爸媽媽說的,大家都說合適。我自然也說,要等你們長大了,再提起這事。如今,你們都長大成人,我阿新又一心想著你,除了你,別的姑娘他都不愛,這是他親口對我說的,你別笑他說話笨拙,他倒是個痴情的孩子。”
主人心裡更明白了,原來客人是在替自己的弟弟說親來了。“好吧,聽聽她還要扯些什麼!”主人心裡想。
“嗨,誰曉得,事情又有波折。聽外頭議論,說你喜歡時健秋就是阿秋,要和他好……阿秋他,也許你們在一起呆了幾年,有些瞭解,但好妹子,請恕我說幾句不好聽的話,婚姻大事可是一輩子的大事,不能憑一時一刻的感情。好妹子,他爸爸的情況……”
“誰?誰爸爸?”
“時興中唄!他是右派呀!”
“‘右派’又是怎麼樣?外頭不是說秦鷹是‘不肯改悔的走資派’、‘右傾翻案風風源’嗎?正好,我們‘走資派的女兒’就配‘右派’的兒子,你又怎麼樣?”
瘦小女人一時啞了口。讀者已經瞭解,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姚孟新的姐姐、何本霖的妻子姚裴英。原來前兩天她來銀盆市。當她聽她丈夫說“上頭指示要抓時健秋”時,經不住弟弟胡攪蠻纏,不顧丈夫的反對,於這一天專程來水文鑽探隊。這時只聽姚裴英說:“是呀,外頭都在傳,說時健秋是‘反革命’,你和反革命有牽連,可我和阿新就不是這樣看,他可喜歡你啦……好妹子,你答應吧!要是你和那個‘反革命’好,將來,將來是要後悔的!……好啦,好啦,我不囉嗦,你也別生氣,我這個人就是心直口快。”這個瘦小女人說著,說著,忽然又扯起自己的心事:“是呀,我這個人當初不就是年輕幼稚,只憑父母一句話就下嫁給我這個老頭子。他比我整整大二十歲!……如今後悔也莫及……哎呀,我都說到哪裡去了……好妹子,你再仔細想想……怎麼啦,妹子你……”
主人站起來,把書籍往桌面上一扔,大聲說:“阿姨!你這是什麼話!我大妹的婚姻之事由她自己作主,用得著你來搖唇鼓舌,說三道四!……”
瘦小女人震驚了。她驚訝地看了這位身穿地質隊服裝的姑娘。
“我大妹和阿秋好,你不是不知道。也許你還要說,我們兩家都是革命幹部家庭,是鳳配凰,麒配麟……可我要告訴你,我大妹和你家寶貝弟弟今生今世沒那個緣分!……你想趁人之危,投井下石,要拆散我大妹和阿秋,哼!你這是裝在膽形黃銅瓶裡的那個魔鬼的壞心腸!……”
姚裴英目瞪口呆;她的目光遲滯地停留在姑娘的勞動服上。她早楞住:怎麼,她不是侯二春,而是她的姐姐侯大春!這是怎麼一回事!難道她今天眼花繚亂了?難道這裡不是鑽探隊?……她看看她們三姐妹一樣的模樣,她後悔了,她第一次把她們三胞胎認錯了……
侯大人似乎猜著她的心理,接著說:“告訴你吧,我來找我大妹,她剛走了,和阿秋一起到山上鑽機機場。這套工作服,是我大妹剛發的,我試穿著合身不合身……”
姚裴英只覺得自己腦袋“嗡嗡”地響著,心臟“突突”地跳著。
“阿姨!你是有文化、有工作的人,怎麼胡說八道起來!……你以後別來管我大妹的事!……”
偷雞不著反蝕一把米。姚裴英不但沒替自己的弟弟說親成功,反而被人家臭罵一頓,最後只得又氣又惱地走了。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