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沒有東北美齡不談

納粹是1938年2月20日承認偽滿,蔣介石很憤怒;但還未承認偽汪。39年9月1日,德攻波前22天,希特勒緊急派密使8月8日訪蔣,這次斡旋談和若突破,中日休兵會使後來之8月23日《德蘇互不侵犯條約》不必簽(當時簽後.日停止諾門坎戰);這情況下,只須給日兩個月時間調整部署,會抽出在華軍隊全力擴大諾門坎戰役,順勢9月1日配合德軍打波、蘇;日在遠東攻蘇。等軸心國解散蘇聯後,納粹掌握含奧、捷、芬蘭、波羅的海三小國、烏克蘭、白俄、比薩拉比亞、巴爾幹國家、俄,後來還有匈、斯洛伐克、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克羅地亞,都將是軸心國,配合義、日、韓、蒙,廿幾國軍力,會完成征服世界。【此次密使訪蔣,影響整個世界命脈,嚴斥不配合的主角是–宋美齡;我們有證據。】盟國、北京都欠還蔣夫人一個感恩及表揚說法。

美齡發威通牒軸心

    當時希特勒不知蔣談和底線是取回東北,密使白跑。蔣政府對於要台灣回歸的證據,是1938年4月1日在漢口就職海陸空軍大元帥宣示;但是否提出台灣當中日談和條件,沒有證據。在日角度,總以為,必須談和才可全力打蘇或美;放棄武漢三鎮、濟南、太原,退出寧、滬,甚至退到77前位置,總可以吧!日的攻蘇障礙是欠戰略平衡家主事,也沒有適當角色找蔣溝通,最糟糕是日不知道什麼叫[師出有名]。

    蔣的底線是東北必須回歸,甚至取台才願談和;但外交談條件必須看氣候,實際上,只請日退出東北,日就會跳腳;蔣屢敗,講和提條件不合情理。這就像無賴漢,賴在牌桌繼續賭,對於軍事家,纏戰就是賭;苦撐待變,只要把美拉下水,最後你小日本拿走的,要全數吐回來。我們看史料,許多人以為39年8月德斡旋談和,蔣只是要日退到77前位置,不是的!證據有:【要日退到918之前位置,是宋美齡為國家在接見德使時提出。】蔣的偉大戰略就在此,整個團隊只有夫人陪著他忍受譏諷,國府團隊也與日一樣笑蔣,打敗仗還開大口?後來證明,不談和,才有機會還我國土,還包括台灣。蔣氏伉儷是5千年來整個地球唯一的偉大戰略家夫妻。

    有抗戰文章認為,到1940秋,蔣仍以[恢復七七前狀態]為對日談和條件(此處是指蔣內心盤算.非指表面假行動),當時蔣計劃與板垣征四郎舉行長沙會談;蔣轉採苦撐待變方針,期待國際形勢之變化;這史料欠明確證據。我們舉佐證:【1.1936年11月,張群曾和日使川樾茂密談;談判含承認滿洲國。但以蔣的個性,這是為國耍無賴,表面上張代表蔣出面,而目的只是拖延開戰時間;當時目的含誘日轉攻蘇。】【2.1939年3月,蔣親自指揮復興社的杜石山、柳雲龍與日本宣野長知、小川平吉在港談判;17日,柳向萱野提和條件,必須[恢復盧溝橋事變前狀態。]要注意的是,該次任務附加說明:[關於滿洲,另行協定。]】日後來是40年9月13日發表聲明,決定扶植汪精衛成立中央。9月放棄與蔣再談,主因是汪願承認偽滿;而蔣是屬於不會競價賣國的硬漢。【日以為握住汪就是王牌,後來發現偽軍只是權宜投汪,絕大多數只許諾汪願意打共,拒絕攻蔣,價值遠低於預估,以致連累日亡華計劃;希特勒是詳知底蘊後,42年1月再度企圖盟蔣。】【台灣習慣性批評中共沒打抗戰是有盲點的。概括粗分,共軍打較硬,純日軍,若與重慶軍比較,比例很少;但與日偽聯軍作戰,中共是主力,我們不能掩蓋史實。胡主席以前的抗戰說法,概括是正確的。】

    談和之事,蔣會看得失;要說蔣曾有本意承認[滿洲國],是找不到證據的。至於取台,蔣1938年4月1日就職宣示:【國府的職志在收復臺灣。】很清楚。【918屬馮玉祥、唐紹儀惹禍後遺症;蔣採不戰,權宜處理屬戰略智慧。(下篇詳釋)】到了813,國防部主戰派取得共識,蔣主動派部攻在滬之日軍,日跳起來接戰,蔣當時還真怕日不接戰!必須打仗,東北及台才有機會拿回。

談和底牌直說東北

    宋美齡,戰時職位先是航委會秘書長,中將職銜支薪,職務是審核陳納德徵召美籍飛行員計劃,之後是主事婦聯會前身,主要職務【負責照顧陣亡將士家眷。今天台灣黨產會該做的,應該堅持。但在處理婦聯會資金流程問題,[在美齡逝世之前婦聯會的帳,應該有某程度的諒解、包容];至少戒嚴時期的帳,不應該翻箱倒篋態度去查,當年夫人一句話就是收據,有反共時代,內戰陣亡、特工、偵察機飛行員、敵後工作為黨國殉職的家眷要照養,如何提供支出憑證?舉個例,筆者1957年讀台中市大同國小,同班10餘名同學,都是內戰陣亡、特工將士的兒女。蔣夫人曾經承諾永遠照顧這些忠貞殉職的失怙後代,開銷哪知道日後會查,哪有收支憑藉?例如張靈甫殉職,張夫人由台赴美如果申請旅費,當時可能都是婦聯會處理或補貼。】

    桂永清、韓香梅陪著德使1939年8月8日上午11點在重慶黃山官邸拜訪委員長伉儷。這個時間,中德還未斷交。蔣以事忙先告退,說:【馮戈寧先生,閣下既是貴國元首的代表,我就派我的夫人做我的代表…我特鄭重通知閣下,凡我夫人的談話,一概就是我的談話。】述完,握手、離開。這次是德方求見;美齡知道應該是替日斡旋談停戰。通常在介紹後,美齡會脫下手套,但這次很冷淡,戴著手套微微伸出與來賓握手。這天,離打波還22天,西方都知道,德蓄勢待發,不是打波,就是攻法;英相張伯倫期待德打蘇;但沒攻下波,如何打蘇?這是一戰詭異造弄後遺症!英當然希望波借道給德解放蘇聯小國;可是波怕得罪蘇,不敢。【那麼這時間,德攻波前夕戰火緊張,竟去找蔣斡旋與日休兵的事?為何這麼重要?有限史料,我們只能揣測。此刻8月8日,日與蘇,諾門坎在纏戰,渝牽制龐大日軍,中日必須談和,日才可抽兵,全力攻蘇。】此番特使提日要退到77前,條件是開戰後最軟,如蔣同意,41年6月德蘇戰爭會提前21個月在39年9月爆發。

    美齡雍容靜坐,頭部微揚望著。戈寧:很榮幸與尊貴美麗的夫人談話,不過我本來希望能夠向蔣元帥面陳細節。美齡:[…按照外交對等原則,閣下既然是希特勒元首的私人代表,敝國派桂永清將軍代表接待談話是恰當的。…敝國領袖已親自接見閣下,並派我為他的代表,聽取閣下意見。]戈寧:我是代表希特勒前來斡旋中日戰爭,到底有無可能?美齡:[敝國領袖已經指示,做了明確答覆。桂將軍,你轉達了嗎?]桂永清:馮戈寧先生,我不是對您說過,蔣委員長明確表示,我們和日侵略者之間,不存在任何講和之可能嗎?美齡:這不明確嗎?戈寧:是明確,但,希望你們能夠考慮敝國斡旋的好意和理由。美齡:假如您願意,我可以聽您再說一遍。戈寧拿出稿唸:[目前,中國已經丟掉了平漢…希特勒不希望蔣元帥遭遇亡國之災,特別出面斡旋中日締和,結束戰爭。]美齡注視著,冷冷問到:你們取得日本同意嗎?【戈寧:那是當然!】美齡:[那麼,日本和貴國的一致意見是怎麼個談和方法呢?戈寧說了幾條中日親善步驟,然後進入【恢復到七七事變之前的狀況。】【美齡表情冷淡,問:我們的東北三省呢?】(德承認偽汪南京政權是1941年7月1日,同天,蔣政府與德斷交。)

    德使所謂[恢復到七七事變之前的狀況],委員長若接受,其團隊、國人都可以接受,日本可以抽兵轉攻蘇,軸心國兩面攻擊,三個月就可以解散蘇聯。而,史達林軍援蔣政府抗戰是為自己的利益,蔣犧牲1千萬華人生命,拉住日軍無法北上,但戰後如何對蔣恩將仇報?

    戈寧接著說:[滿洲嗎?那不是早已解決了嗎?還討論它,為什麼呢?美齡哼了一聲,不再說話。旁邊靜悄悄。美齡揚高下顎,接著,眼睛睜大,然後視線直視戈寧,約莫過了3分鐘,美齡才說:你說完了嗎?答:[是]。美齡站起身,緩慢小步轉到委員長剛才坐的彈簧椅,坐下來,透過翻譯,段落清晰,說:[我不是外交官…倘有失禮,請勿見怪。但我希望你在向元首稟報時,把我的話全部轉報。…敝國領袖,我本人…萬眾一心,誓與日本侵略者血戰到底,一定要把侵略者,全部趕出中國國土。現在和將來,都不會和侵略者、日本強盜講和。【如果日本打不下去了,要求結束戰爭,則必須全部撤退他們的侵略地區及軍隊,將汪精衛、偽滿洲國的皇帝、大小漢奸,一齊引渡給我們,接受國民政府之審判。】]

蔣的取回失土雄心

    1938年4月1日,蔣就任海陸空軍大元帥,發表《談論抗戰與國民黨前途》宣示:【國府的職志在收復臺灣。】是抗戰後第一次公開宣佈以光復臺灣為奮鬥目標。原文:【台灣是中國的領土…必須針對著日本之積極侵略的陰謀,以解放高麗、台灣的人民為我們的職志。】蔣用演說申明收復臺灣決心。1940年3月,蔣命朱家驊、陳立夫負責約同日韓台在渝之僑胞會商,籌畫推動反日運動。1942年4月,渝開辦一個收復台灣宣傳活動,孫科、陳立夫、馮玉祥等發表廣播演說,宣傳集會,撰寫文章闡述收復台灣的意義。1942年11月3日,外長宋子文在渝記者招待會,指出日侵佔之東北四省、台灣及琉球,戰後收回。1943年7月8日,蔣電覆羅斯福總統,贊成秋季會晤,提出會晤時共同宣言應包括[東北與台灣必須歸還中國]。11月23日,蔣對羅斯福提出,日於九一八後侵佔之領土及甲午戰爭奪的台、澎,都應歸還中國;羅斯福承諾[日本攫取中國之土地應歸還中國]。24日,美方草擬公報:日由華攫取之土地,例如滿洲、台、澎等,應歸還華。26日,中美英簽署開羅會議宣言,明確表示三國宗旨在使日所竊華之領土,東北四省、台澎等,歸還中華民國。

    蔣政府建立與台灣人連絡辦法是1929在台北設置總領事館,用以加強台和渝的來往管道,駐台第一任總領事是林紹南。有許多前往大陸工作、就學、甚至秘密進入黃埔軍校就讀或蔣政府擔任官吏,都是透過台北領事館;許多重要的社團反對日本的活動資料都陳報蔣政府。1934年4月23日,圍勦蘇維埃鐮刀紅旗共區目的是:【十年之後必驅逐日本出境,光復朝鮮、收回臺灣。】撫州攘外必先安內訓詞是:…不僅是東四省的失地我們要收復,而且台、澎都是我們的舊有領土,一尺一寸都要收回。

美通牒含日退出滿

    美被突襲前,曾提備忘錄,要日退出全部中國,包括滿州。1941年11月18日,野村大使帶來棲三郎特使到國務卿赫爾辦公室,赫爾在回憶錄寫著:我覺得,他是個詭詐的人…他唯一可取之處是英語講得很好,他娶了美籍秘書為妻。來棲拜會羅斯福總統,說:必須找到避免戰爭的方法。羅斯福接見日使同一天,東條英機在國會演說,電台轉播:[…華盛頓談判問題,成功與否,賴於下述三點:1.美不得干涉日對華事件的解決;2.不應對日實行武力威脅,應該取消經濟封鎖;3.應盡力使歐戰不蔓延至東亞。…]

  26日,野村和來棲再被召到國務院;下午5時,赫爾交付《備忘錄》。【美國政府《備忘錄》要求日從華和印度支那撤出全部陸、海、空軍和員警部隊;在華除支持蔣政府外,不得支持其它政府;以及廢除三國同盟條約。】赫爾強調,日必須廢除三國條約,和平才能有效達成。備忘錄27日上午電報送到時,正在召開軍政會議。東條宣讀內容,一名閣員說:這是最後通牒!最使東條惱火的是:【赫爾備忘錄要求日本從中國全境撤兵。】東條為此暴跳如雷,咆哮:【滿州是用龐大代價取得的,失掉滿州意味著經濟會有災難!】12月5日,羅斯福召開內閣會議,確定沒有未經批准的人在場,海軍部長諾克斯說:[總統先生,我們知道日本艦隊在哪裡。我們得到的秘密情報表明,日本艦隊已經出航,正在海上行駛。這個情報不能走出這個房間。]羅斯福追問,諾克斯承認,艦隊正向南方前進。(註:本篇是綜合史料改寫。)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