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梁劲泰访谈(3)

安娜:您还是很有理想主义色彩的。

梁劲泰:也不是完全的理想主义。我觉得理想主义还带有一种意志的成份,好像我一定要牺牲掉某一些东西,实现某一种东西。有的人认为我这是牺牲,我这个牺牲是要得到回报的,但是我不这样认为,比如到西藏那种艰苦环境,没有必要用意志去克服什么东西,我觉得这样的生活还挺好的。实际上我去了陕北之后,最大的收获是认识到自己能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里面生活,就是知道自己有一个适应性的底线,我认为最大的一个好处就在这。

很多东西你没有去的时候,你没法想象。我们在城市里面长大,你不知道农村是怎么生活的,所以我去农村之后,我就感觉到没有什么,农村的生活没有什么,我并不认为在北京有多好。你如果有了这样的思想,你还害怕什么东西呢,所以我在西藏待了十年。

   安娜:在西藏也在社科院?

   梁劲泰:不是,我在自治区党校,所以我不是很想回来,当时。

   安娜:真的?

   梁劲泰:嗯,我很想待在那儿,我觉得那个地方太好了。

   安娜:在拉萨什么地方?

   梁劲泰:在拉萨北面,在旅游局那个地方,在山脚下。

   安娜:视野很好?

   梁劲泰:从我们那个地方就能够看到布达拉宫,它的海拔位置比市区要高一些。我有一次,是夏天,下完雨之后我出来,我看到一个景象把我震惊了。当时手里没有相机,我看见下完雨之后,那个云慢慢的裂开,裂开的同时阳光从云缝里面射出来,一道光,啪地打在了布达拉宫上面,壮观极了。我一看太漂亮了,赶快回去拿相机,那时候还是用胶卷的。等后来拿出来的时候,那个景象已经没有了。我说我要是拍到那个,当然还得好相机,如果我当时能把那个景致拍下来,肯定能获奖。

   安娜:这个需要机遇。

   梁劲泰:真没有几个人能从那个角度看布达拉宫。

   安娜:您后来还是回到北京了。

梁劲泰:后来也是没有办法,一个是孩子教育的问题,还有一个照顾老人的问题,当然还有就是自己有个叶落归根的思想。有些事情不是人能够完全左右的,尤其有了孩子之后,你的想法就变了,因为你可以留在那个地方,但孩子的教育就要受到限制,西藏和北京的教育水平还是有很大差距的。老人身体日益衰老,需要儿子尽孝,老有所养嘛。

他们很想留住我,说你很喜欢西藏,我确实很喜欢西藏,我讲课,藏族学员、汉族学员都喜欢,而且讲的都是最敏感的问题,如宗教问题。后来他们说你就别走了,我说我不能不走,因为我孩子的教育问题,不能耽误他,因为孩子是无辜的,我说我们都是受过教育的人,我们也希望自己的孩子也受到良好的教育。

   安娜:那些藏族干部孩子怎么办?

梁劲泰: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后来在内地办了很多西藏中学,但能上西藏中学都是走关系,天津的,绍兴的,北京的,西安的,都有,但以我的位置,我孩子上这些学校是不可能的。

老援藏干部跟我们一块聊天时,说过一些发自内心的话,他们说我们最大的教训是什么呢,倒不是在西藏吃了多少苦,也不是说在西藏受了多少罪,这些都不用说,我们最大的一个无法弥补的损失就是和孩子的关系,他们说为了教育我们把孩子放在内地了,放在亲戚家,等孩子长大之后,跟他们培养感情的这一段过程丧失了,怎么也弥补不回来。当时我听完这个以后觉得很有感触,我们这些外交部子弟也是这样,所以外交部子弟有时候跟父母亲的关系不是特别好,因为父母亲长期在国外工作,那时候又不能带家属。这样下来之后和孩子之间有隔阂,而且几乎无法沟通,因为能沟通的时机错过了。所以那些老西藏就很感慨的跟我说,你再累再辛苦,孩子要自己带。所以我下决心回北京,把孩子带来北京上学,于是就回来了,等于最后又回到了这里。

   安娜:人生像一个圆圈,您画得够大的。谢谢您的时间和经历,我很感谢。我这里有一个《知情同意书》,需要您签一下字,因为我们这次录音谈话的文字资料,会用在今后的研究报告中,也会用在出版的书里,您是学者,您懂的,您同意就签在这里。

   梁劲泰:没有问题,我签字。你还挺仔细的,我们现在很多的研究人员,都忽视这些法律问题,他们没有这个意识。你还有什么问题吗?我这一聊就说散了,天马行空,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

   安娜:没有,没有,非常好。十分感谢您的宝贵时间。

梁劲泰:客气。

(结束)

访谈时间:2014年5月24日、2014年6月13日上午

访谈地点: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宾馆、北京市东城区王府井地区社科博源宾馆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