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憤的城市(34)

本報專欄作者 俞明德

第七章 講家庭細事

晚上十點鐘,秦鷹和他的三個養女在老屋裡都沒有睡。在樓下這間秦鷹寢室裡,秦鷹坐在一張竹林靠背椅上,大春緊靠在養父身邊坐著,一隻手放在養父肩上,二春坐在對面,小春坐旁邊一張矮凳上,頭靠在養父的腿上。

秦鷹見小春是一頭燙髮,又穿喇叭褲,禁不住說:“小春,你要聽爸爸的話,往後可別再任性。咱們是幹部子女,裝扮要大眾化。何況,咱們家不是華僑,也沒有親戚朋友在海外,沒有寄這些衣服來。你要像你大姐、二姐,她們可不講究這些。”
小春噘著小嘴,瞪了二春一眼,又把頭伏在養父腿上。

二春插了一句:“爸,小妹最近和阿土交朋友。”
“他人怎麼樣?”秦鷹故意問道。
“這個人是二流子,又愛打架,還有……”
小春打斷二春的話,叫道:“爸,你別聽二姐胡扯!”

秦鷹問大春:“大春,二春說得對嗎?”
大春點點頭,對養父說:“爸,小妹這段越來越像是沒人管,我說的話,她根本不聽。”
秦鷹生氣了,他用命令式的口吻對小春說:“小春,你抬頭聽爸說。”
小春這回順從地抬起頭。

秦鷹說:“常言道,樹有根,水有源。小春,咱們是窮苦人家出身,你爸爸雖然是國家幹部,但也是人民的勤務員,沒有什麼驕傲的資本。再說,重要的一條,就要像毛主席所教導的那樣,要把自己培養成無產階級的接班人,而不是資產階級的接班人。小春,一句話,要正確樹立人生觀和戀愛觀。你說對嗎,大春、二春?”

大春羞答答地,只是點點頭。只有二春正面回答:“爸爸,我決心按照毛主席的教導去做。”

秦鷹見大春心中有事,知道她最近和王阿九的婚事告吹,便說:“大春,你別傷心,振作起來,要認識到愛情的道路也是坎坷不平的。”當他發現大春噙著淚花時,他嘆了一口氣,內疚地說:“也怪我,你爹媽去世得早,我平時很少關心你們的事,不過,大春,你性格也脆弱了點。”

秦鷹說著,點了一支菸,抽了幾口,看了看二春,想起今天下午薛夢對他說的一番話,陷入了沉思。

照薛夢推測,目前二春和時健秋一樣,處境十分險惡。“天安門事件”被宣佈為“反革命事件”後,全國各地幾乎都受到株連。本省也不例外:在省城,詩詞《天仙子·悼總理》的作者;在N市,寫“炮打張春橋”的作者:均被打成現行“反革命”,被抓起來。清明節銀盆市水文鑽探隊的悼念活動也被程常委他們內定為“反革命事件”,甚至何本霖敢一個人簽字,要拘留時健秋……時健秋的爸爸時興中正為二春和他的兒子擔憂,那天才向薛夢提起,該讓這對青年確定婚姻關係了。這樣做的用意,是顯而易見的,秦鷹聽薛夢說,雖沒異議,但不敢俞允——這畢竟是兒女們的事。今晚,他找三個養女來,正是著重要向二春提這件事的……
秦鷹一聲不響地抽著煙,抽了一口又一口,終於開口:“二春,我給你們看一本書,好不好?”

“好!什麼書?放在箱裡?我去拿!”

“不,我去拿,你不知道它放在什麼地方。”秦鷹說著,站起來,走到壁櫥前,開鎖,從中拿一本封皮已經揉皺了的書,二春接過書,一看,驚叫起來:《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她記得好像什麼時候看見過這書。想著想著,她終於記起來了:那是文化大革命初期破“四舊”時,有一回是晚上,她看見爸爸在整理書籍,她那時16歲,站在旁邊看,見爸爸把書分成兩邊,一邊是堆得整整齊齊的書,另一邊是亂七八糟放著的紙片和幾本破舊的書。她隨手往書箱裡拿,拿出一本封皮已經揉皺的書,以為是“四舊”,就往紙片上扔,卻被她爸爸撿起來,說:“這是一本好書,別看它封面很舊,可內容不舊,最適合你們青少年看。”現在她回想起來,她當初扔的正是這本封皮已經揉皺的書——《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二春,你們都看看,這本書可是你們青年的好朋友!”秦鷹把書遞給二春,又說:“五十年代,我在縣裡做共青團工作時,就大力推薦過這本書。”

“爸,這是蘇聯出的書,現在也能看嗎?”大春問。

“能看,能看!這是列寧、史達林領導下出版的革命書籍,為什麼不能看?”秦鷹說:“書店裡擺的書很少,又千篇一律,沒有幾本適合你們青少年閲讀。”

小春不興趣看書,她自個一人走到擱樓欣賞她的塑料水仙花去了。

二春津津樂味地翻著,看著。

秦鷹笑了:“二春,你等下看,過來聽我說。”

“哎,爸。”二春走過業,坐在小春剛才的位置上,手放在養父的腿上,忽閃著一雙大眼睛,看著養父,聽他說。

“二春,爸爸沒有另外的話再說,只希望你們像保爾·柯察金那樣,做一名無產階級的鋼鐵戰士。還有,你和阿秋的關係也該最後定了。

“爸,你又說這個了。“二春打斷養父的話,不好意思地捻著自己的頭髮。

“二春,你倆的事可以先定,至於結婚,可以推國慶節或春節,那時也許形勢比現在……”秦鷹憂心忡忡。
“嗯,爸,別急嘛,”女兒撒嬌地說,“我們知道嘛!他不結,我也不結!”

“傻孩子!這是什麼話!阿秋哪有這個意思?!你倆還是挑個日子吧!”秦鷹頗嚴肅地說,“往後,在你倆的前面還會有一番考驗的。當然我不單是指愛情方面,包括人生道路、政治生活,都會有風浪,甚至巨浪。但有一條我們要自信,這就是:人民群眾的心和人民公僕的心永遠是相通的。”

“爸,這是周總理對你說過的?”二春問。

秦鷹點點頭說“是總理話的意思”,停了停頓,然後對三個養女說:“好了,你們都去睡吧!”
三個養女先後離開養父,回隔壁三姐妹同住的房間去了。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