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機未解成敗皆楚

本报专栏作者:龐林

楚人保臺最是勇敢
抗戰時,湖南醴陵縣政府立一面石碑鐫刻:『此地為革命元勛之祖山,地靈人傑,全民一體擁護,無論何族何種,嚴禁在此伐牧,如有違者,天打雷劈。』語氣鏗鏘有力,表達出近代史湖南人爭天下,捨我其誰的豪邁!湘潭人楊度曾寫《湖南少年歌》:中國於今是希臘,湖南當作斯巴達。中國將為德意志,湖南當作普魯士。諸君諸君慎於此,莫言事急空流涕。若道中華果亡國,除非湖南人盡死。

湖南古為南楚,楚就是指湘鄂,湖南簡稱湘,湖北稱鄂,古代楚統治過河南。如果在臺河洛人真來自河南洛陽,島民及兩岸現在統治者,都是楚人後代(習祖籍河南鄧州)。楚國歷史顯赫,史載春秋五霸楚莊王統一過45個諸侯方國,公元前848年至前223年,國祚長達625年;而依貴族墳墓考證,河南淅川境內楚史超過千年,有300多年在丹江流域建都。楚頃襄王前283年拒絕屈原回朝,屈原前282年作《離騷》。前280年秦伐,楚首都郢在前278年淪陷,屈原自殺,之後楚遷都河南淮陽,時是陳地。臺灣的陳氏穎川堂祖先地是河南許昌。後,項梁前208年復國,劉邦是楚將身份前207年攻入咸陽滅秦;楚雖三戶亡秦必楚,果然如此。前202年,楚霸王項羽兵敗垓下,楚滅。依考證,楚人說的話與緬甸語相似,可能是秦始皇派尉屠睢、趙佗平定嶺南,征服百越和西甌(史稱秦甌戰爭)設置南海、桂林、象郡3郡,50萬大軍有10萬是原楚軍,推測在秦亡後逕往緬甸移民。

近代史中國是湘人帶著走,從滿清湘軍曾國藩、彭玉麟、胡林翼,常捷軍左宗棠,到譚嗣同變法。辛亥年,黃興是329敢死隊隊長;武昌行動後,10月28日黃興趕到武昌,被推為革命軍總司令,這些都是湘人,古人講無湘不成軍,真有道理。毛澤東製造近代史,彭德懷敢和聯合國打仗,劉少奇是現代張良,齊白石是大畫家。馬英九爸爸也是湘人(湖南衡山)。在台灣只有湘潭人宋楚瑜敢和李登輝、甚至整個國民黨鬥;都是湘人。

十九世紀台灣與法、日打過仗,除了義勇陣亡,為保台犧牲的清軍都是湘軍;中法戰爭死了兩千多湘軍;日本接收台灣指揮官樺山資紀得到的軍情彙報,支那最會打仗的是湘軍,北部是湘軍防線,打到臺中卓蘭,穿軍服陣亡的都是湘軍,黑旗粵軍守南部。民初湘人蔡鍔率領護國軍聲討袁稱帝。宋教仁,毛澤東、劉少奇、胡耀邦、朱鎔基都是湘人。1988年1月經國先生過逝,李登輝連誰在保護他都不曉得,起用湘人李元簇為總統府秘書長,1990年5月李元簇就任副總統,穩定外省人躊躇躁競。

九龍吐珠化為英馬
1950年隨國軍撤退,馬媽媽在九龍廣華醫院生小孩,取名英九。父親是國民黨黨工,曾是侍從秘書,擔任過北市黨部副主委,時報週刊說他乾女兒有卅個以上,不過馬鶴淩只承認很漂亮的陳美琪是乾女兒。1981年小馬出任總統府第一局副局長從此踏上政治不歸路。阿九稱自己是客家人,祖籍陜西扶風,堂號:「扶風堂」,與習主席籍貫陜西富平算鄉親。早年不能接受臺灣選舉文化,拒絕黨部提議選北市長。現在習慣了、進步了,畢竟遊戲規則擺在那裡,就算不科學,明知問題很多,也只能先適應。為什麼選舉那麼齷齪?那得怪毛澤東,竟然把不要的政黨趕來臺灣;日據時代在臺灣是沒有賄選的,賄選是國民黨黨棍發明的。

犧牲奮鬥抓賄得辱
阿九法務部長任內,不懂為官之道,竟然認真執行查賄選,在臺灣這是最惹民意代表討厭的政務官,他要找「有錢有權有勢民意代表」競選毛病,而議長、議員只不過是依過去「花錢當選」,並無不同,但以前沒事,這次小馬站崗,變成有事。馬,不顧政治生命,飛蛾撲火為職務負責,當然無疾而終。台灣人健忘,買票不會從此斷絕,實際上,小馬自己也健忘,怎麼可以和一票花臺幣兩千元當選(鄉下上一屆仍在買)的頭目王金平作對。

選戰賄選遇到馬快捕,全部都留下「痛苦被起訴」的刑事過程,花過錢的把他當剋星,運用刪遇算、杯葛議事,只要他下臺,當時他是「孤鷹」。唐朝八任帝李旦曾說:『獵鷹擒拿狡兔,大家要救獵鷹,否則會被狡兔反撲吃掉。侍御史(監察糾舉)亦然,假如政府不保護侍御史,將全被反撲的邪惡奸臣吃掉。』(見資治通鑑710年)但依照王前院長說法,監察委員最需要被彈劾。

抓賄選第一名法務馬部長,改革有成功嗎?整頓選風有成績單?只是把買票技術提升罷了。徹底整頓選風應該由限制競選開銷開始,必須朝野大小黨協調設律;戰爭時盤局的指揮官是戰犯,小兵奉命殺人是無罪的;在台灣小兵殺人(買票)是有罪的,而盤局主持人是選戰甲級戰犯卻無罪!這種法律顛倒是非必須修改!

贏當市長輸當總統
當年媒體說民進黨逢馬必敗。【阿扁、阿九對決過:贏的當市長;輸的當總統。】阿扁對阿九又敬又怕,隨時怯形於色,曾經公開要求阿九市長和他到廟宮宣誓,好好幹市長,不會選2004年總統,幸虧沒有阿九當對手,這一年,兩粒子彈輕易擊倒連宋配。國民黨是否能夠火鳥重生,總算等到馬點頭,綠地變藍天。但,一個宋楚瑜,2008年最有條件處理的,派駐美、閣揆、監察院皆可化敵為友,非要讓自己2012年差點翻車?別人都要含淚投票?2016誰知道?最後怒吼才是英雄本色,反對老宋歸隊的,等著挨拳吧,我們可以預先恭喜姓綠、橘的,親民會,加油!

何不趁機整頓選風
臺灣選舉買票曾有夾帶性質,例如當年選國大或立委、縣市議員,樁腳付款時加上一份總統或其他職位選舉傳單,付鈔票時說,請投這兩個。此現象,在鄉下,帶著熟識的當地人,談到順暢後,用流利臺語要問什麼,都會得到誠懇回答。阿九原不喜歡選舉,曾說一百遍拒絕參選北市長,但權力魅力使他變了。他當然知道選舉文化就是養樁腳,以前多是藍黨包辦,包括各國營事業、農會、水利會、軍公教,以人事升遷、工程分配及飯局、紅白帖文化經營樁腳感情,到了選舉,用樁腳進行不露痕跡的技術性賄選,後來,不分黨派連無黨都有人買票,預先授工程。選戰開銷,只有黨部高層看得到細目,金額過去甚至用信託專戶處理,事後團隊追認即銷毀。

這是很複雜的良心犯罪工程,看臺大林向愷教授發表於媒體的黨產挪移分析,不當黨產含黨營事業,不是只有房地產,假信託,真經營,人頭隱藏財產都是問題;而在不法取得之部份若用法律無罪敲定為合法黨產,也是違反民主國家,黨不宜經營企業之原則。中投公司完成公開標售財源轉為黨工退休年金給付財源,有歷史背景,各方應該能通融,但可估算,除了這部分,剩下的應繳國庫。由特案分析,可合理懷疑黨主席必須睜眼說瞎話,不知道,小馬為何要沾黨魁這無法漂白的黑鍋?

馬有法務部長資歷,知道選舉弊端,有心改革,但擔任黨主席仍是多少要金援同志解困,主席批示金援某同志,過去都是必要的,但九合一選舉,藍黨似乎是輸在不支持批錢買票了,若是如此,是大家誤會他的苦心。農村現在經濟困窘,有人買票會使投票率提高。依往年,鄉村一次選舉總收賄款,曾聽到一個選民兩萬元入口袋(NT32 = 1美元),不無小補。依普遍認知,中南部有些選項沒人買票,可能就投綠、無黨較多,藍黨九合一慘敗,判斷應該是歷史餘怨、經濟滑落,普遍收入減少,也許賄選減少也是原因,若推敲合理,藍黨選敗是馬主席有心改革選風後遺症。2014年九合一,可能是賄選及藍黨金錢運作最少的一次,若是因此使藍黨選輸,大家錯怪馬了。

黨章修改為總統兼任黨主席,是思維太淺問題;不分區可擔任立法院院長也是思維太淺,兩件事把主席權威弄到裡外不是人。「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化,一個人手上有了權力就難免會有傲慢。」馬說此話,內容沒問題,但選敗後說,時間不對。蕭公子戀上年長女老師,總統送字帖「再接再勵、有志竟成」,思維太淺,要他再接再勵與年長女老師戀愛廝守?國家指揮中心總統府擺著吃紅豆餅相片,也是思維太淺;白宮可以,因為兼住家。民進黨祕書長吳釗燮之思維就令人讚賞,例如總統及立委2016年是否支持併選,恐怕藍團隊就不會想到其三隱憂忌諱。玩政治若思維無法領先別人,被掀桌子機會較多。現在卸黨職,何不利用僅剩總統任期,成立跨黨改革小組,將選風徹底整頓。馬有機會改變選風;很簡單,只要立法院通過,法務部可合法監督銀行,命令提領現金超過某金額資料都要呈報;朝野協商規定選舉開銷,誰付錢買旗幟、租房子、便當都計算在内,逾額,當選無效,制法,由次位遞補。

兩位楚人奉獻最多
台灣廿年來,搖旗吶喊憾動山河及不沾鍋的,兩位楚人,一屬馬,一姓馬,都是楚人後代;宋楚瑜名字已說他是楚人,他是共和國百年惟一民選省長,他是建設臺灣有最多貢獻的省長。

【一場選戰輸了,若只論這部份,為什麼小馬要辭黨魁?又不是他提名!真是怪理論!欺負老實人。】烏雲滿佈,妖魔鬼怪理論環伺凱達格蘭大道,矛盾歷史繼續拴著步伐,政客各懷鬼胎,大家困頓沙場。他沒做錯任何事,是殉道者,他只是敗在前朝經濟政策錯亂後遺症,整體經濟下滑,非其上任六年半造成,是基礎削弱經濟滑落,生計困難影響攏絡人心失敗。但他已經努力改善,尤其是經濟,大陸也配合放利,否則會更慘。【他應有地位的,他是好人,他被無法扳開的歷史業障壓住無法透氣,已經夠窩囊了,落井下石不是島民該做的。他也許不夠機伶,但他是五千年來最關心臺灣安危的統治者,他是全世界十四億華人為臺灣奮鬥最認真的執行者,你還要怎麼樣?這兩樣,你只要能說出一個名字確實勝過在職的小馬,讓你繼續罵,好不好?不然請你住口!否則愛臺灣會心寒的!】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