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冷明访谈(4)

安娜:10分是多少钱?

冷明:我们牧区那时候收入还挺好的,10分像我们大队能挣一块五毛钱。

安娜:那很高了,听说那时候很多地方都是三毛钱。

冷明:是高,我为什么要在那儿待那么多年?因为这个工资我要养活一大家子,包括我父母弟妹,我们一大家子都靠我这个活着呢。

安娜:您是老大?

冷明:我有两个姐姐在北京,我下乡,弟弟妹妹都到农村了。

安娜:后来都回北京了?

冷明:后来都回了,平反了,都回来了。

安娜:您在做赤脚医生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比较好玩的经历,或者记忆深刻的经历?

冷明:我那时候就是整天要骑着马。

安娜:那骑技一定很好?

冷明:那是!我有五匹马,因为一年365天整天要骑在马背上,在牧区马是赤脚医生唯一的交通工具。

安娜:就是马背上的医生。

冷明:是,每天都要走,不间断的。

安娜:最远的病人要走多远?

冷明:至少要走一百多里地。冬天走场的时候,牧民要搬到二三百里地以外,我也跟他们走,住在牧民家,跟着一块走。

安娜:那您得走两三个月?

冷明:对,三四个月呢。

安娜:牧民经常要转移草场?

冷明:对,虽然不是年年转,但经常走场。遇到下大雪的季节,就是在我们西乌旗这里下大雪了,牲口待不住了,没吃的了,我们就往东南方向,叫扎鲁特旗那边走场,那是别的旗,很远了,那边雪比较小,牧民们整个家都搬过去,过一冬,然后清明过了,再回来。

安娜:您跟他们一起走?

冷明:我跟他们走。

安娜:您也有一个蒙古包?

冷明:没有,我就住在牧民家。

安娜:也就是说整个大队人马是流动的?

冷明:对。

安娜:您在西内蒙古还是东内蒙古?

冷明:在西内蒙,锡林郭勒,我们那儿叫西乌旗,那天有一个说待25年的,他是东乌旗的。1977年冬天内蒙是最大的雪灾,百年不遇的大雪灾,那一年牧民也是走场,要走到两三百里地以外,那年我跟着。有一个牧民小伙子,20多岁,最后也不知道什么病,发高烧,高烧不退,十几天,我在蒙古包里每天给他输液。按说输液后发烧一般的都会好点,但结果他好多天也不好。那时候什么车都走不了了,那场雪,粮食都要靠解放军用飞机空投,什么车都走不了,大马力拖拉机也都走不了。那个时候牧民们也实在没办法了,他们也是比较信任我,就说我们就信任你了,你看着办。牧民这么说,我只能尽全力了。那年冬天我们走了十多天,从我们那儿实际上每天走不了多少路,也就三四十里地,牛车特别慢,雪特别深,有的地方雪还要铲,很久才走到扎鲁特旗一个林场。好在他们林场有一个卫生室,有一个大夫,经过一路的治疗,最后这个牧民总算保下了一条命。十几天高烧,最后也不知道他是什么病,真是挺危险的。内蒙的冬天那个冷啊,每天我带着输液用的药,输液的大瓶子,拿大皮褥子包起来,再搁在箱子里面,但怎么包都不行,到一个地儿住下来以后,一打开那个瓶子都成冰坨了,要把这个冰坨瓶子搁到火边慢慢烤化了,再给病人输液。刚才说的那个病人那十来天每天输液,都是这样烤化了才给他输液,而且每天量着体温,一直个高烧40多度,挺怪的,最后也不知道什么病,那时候也没什么水平。

安娜:最后活了吗?

冷明:最后活下来了,走了十来天,到扎鲁特旗一个林场,有一个卫生室,有一个大夫,他们稍微有一点好的药,又输液打针,这才好。那次挺危险的,包括我们跟着走的人也都特别危险,那个雪特别的深,什么车都走不了。

安娜:药都是大队买的?

冷明:像我们那会儿赤脚医生能干下去,原因之一就是我们的收入还可以,相对农业区,牧区比较有钱。我也听很多赤脚医生说过,他们也就是拿点草药配配给病人喝,拿针灸扎几下,说点难听点的就糊弄糊弄。没有医生,只能糊弄糊弄,是死是活就是他了,你要腰疼腿疼扎上就好点,但你真正要治病还必须得大队有钱,有钱才行。像我们那儿大队也知道赤脚医生的重要性,他也知道别的医生指望不上,大队总要出点钱,出那么几千块钱,让我们出去到医药公司去买药。一开始说是合作医疗,实际合作医疗根本没成功过,它的钱特别少,大伙吃药打针根本不够用。比如他给我两千块钱的药,这个药你想想,我在马背上叮朗咣当的,这些药片最后都成药面了,该扔的扔,注射的药也都震碎了,加上有的牧民还不给钱,有的个别赖帐的,怎么合作医疗?牧民们虽然比别处有点钱,但他也还是没有钱,都要靠年底再还账。所以两千块钱的药,过一段时间就没了,最后跟大队说没药了,大队总的来说还不错,再给两千块钱,你再接着买药。就是这样,我们赤脚医生必须在大队有投入下才能进行下去,要不根本进行不下去。

安娜:合作医疗出的钱不可以?

冷明:合作医疗就办了一两年,那个根本就办不下去。一开始名字叫合作医疗,比如大队出两千块钱,牧民们自费一部分,说是合作医疗,但是这个钱你根本就收不回来,个人也不爱给,这个药也损耗特别大。但是大队能养活,把赤脚医生给点工分养活下去很不容易了,也就是在牧区。很多农区我后来也听说了,根本不行。要是没有投入,靠我采草药收入,那是胡说八道,那根本不能治病,一个也来不及。包括针灸,一开始我也学过针灸,偶尔扎扎,最后一看这个针灸也不过是糊弄事,你真腰疼、腿疼、头疼扎扎还管用,别的根本不行,有的传染病、疾病,肺炎,包括感冒发高烧了,根本没有用。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