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冷明访谈(7)

安娜:您还是那么认真的做医生,有的人说我没兴趣,我就随便做。

冷明:这个怎么说呢,包括到卫生院以后,也没有什么别的能力,既然干上这一行了,倒是肯吃苦,订了好多杂志、医学书,那时候也有钱买,全靠自己学习,通过考试,医师资格考试,都是这么学下来的。

安娜:还是非常勤奋的。

冷明:所以我一回北京,说心里话北京这点活儿跟玩似的。

安娜:现在的医生知识很窄?

冷明:对,像我们这里都是大学毕业,但是他们很多理解能力跟实践能力还是很那个,尤其是吃不了苦。

安娜:您做医生的时候孩子是哪一年生的?

冷明:大女儿是1976年生的。

安娜:那时候还在队里?

冷明:对,三个孩子都在大队生的。

安娜:现在都有孙子辈了?

冷明:都有了,三个都有了。

安娜:现在感觉跟过去完全天翻地覆?

冷明:那当然,他们过的都挺好。

安娜:您过的也挺好?

冷明:对,我也挺好。

安娜:没想到会有今天这样?

冷明:那当然,那真是没想到,真是天翻地覆。包括很多知识青年,我们朋友、亲戚都认识我,他们说没想到,我等于从地狱一下上天堂了。因为我现在过的,说难听的是我们所有认识的知识青年里面,假如以我公社为例的话,是过的最好的,这是他们没想到的。很多知青回北京很早就回来了,到工厂当工人,但是早早的就下岗了,失业了。

安娜:听说很多回来没有工作?

冷明:对,没有工作,找不到工作,好容易有个工作,爹妈下去顶替,但是早早下岗,提前退休,很多这样的,都是挺惨的。包括有几个工农兵大学回来的,也是不行,到企业里面去,都是不行。

安娜:您命好。

冷明:说起来成笑话了。

安娜:这是您的命运,很多事情是自己掌握不了的。这有个文件需要您签一下,一个知情同意书,就是您同意我用您的访谈资料做研究资料或出版,同时也说明这个故事不是我编的,您也不是在被强迫的情况下讲的。

冷明:行。

安娜:想想您真是不容易。

冷明:那是,我们这一代人。

安娜:这些话跟孩子讲怎么样?

冷明:他们不太爱听我们,他们当然也知道点,他们有他们的生活,都各过各的。

安娜:您有没有想把这段历史写下来?

冷明:我出版过一个小说,因为我手头没那个书了,所以也没法给。

安娜:下次给我。

冷明:叫《为了你走遍草原》。

安娜:是用您真名字写的吗?

冷明:对,一上网就能查到。一个长篇小说,七八十万字。

安娜:没有写个回忆录,应该写个回忆录。

冷明:我在新浪有个博客,也是我的实名博客,有些回忆录在那上面写的。

安娜:好的,那太麻烦您了。

冷明:没事。

(结束)

访谈时间:2014年5月24日、6月16日

访谈地点: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宾馆、北京市宣武区北京邮电医院办公室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