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识人:加拿大画坛七人组的旧影足迹(下)

本报专栏作者:走走聊聊

1919年,这些风景画家的画风渐渐形成,画作也渐渐有了影响。他们于是决定成立自己的艺术团体,以更有力地致力于以前从未有过,有创新的加拿大艺术形成。他们的口号非常明确,就是要在国际画坛发出加拿大的声音。他们自称为Group of Seven七人组。至于是谁取的名号,已无从知晓,有人说是Harris。不过,只有七人是肯定的,他们是Franklin Carmichael (1890–1945),Lawren Harris (1885–1970),A. Y. Jackson (1882–1974),Frank Johnston (1888–1949),Arthur Lismer (1885–1969),J. E. H. MacDonald (1873–1932)和Frederick Varley (1881–1969)。七人组是加拿大历史上第一次全国性艺术运动,也被称为Algonquin School阿冈昆流派。

七人组的成员组成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比如:Frank Johnston在1920年迁居Winnipeg而退出,A. J. Casson (1898–1992) 在1926年加入,Edwin Holgate (1892–1977) 则在1930加入,LeMoine FitzGerald (1890–1956) 是在1932。Thomson和Emily Carr (1871–1945) 均是七人组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般也被认为是成员,尽管前者死于团体正式成立前,后者从未成为正式成员。尤其是Thomson,他的画风对其他人影响深远;其他人也从来没有忘记这位情投意合,抱负相同的故友,在团体画展中,总会给Thomson以一席之地。

1920年5月7日,踌躇满志的艺术家们,第一次以七人组名义在多伦多美术馆举办画展,以感谢一直支持和鼓励他们的Eric Brown。后者为当时National Gallery馆长。多伦多美术馆就是如今加拿大最大的美术馆AGO的前身。对这次画展,褒贬均有,但都不约而同地公认其为一个全新的加拿大艺术流派的开拓者。MacDonald为此说道:“无论是在自发,活力以及持续性方面,他们已树立了鲜明的加拿大特征。在一片从传统上和先例上从未有人涉足的地方,他们开创了一条新路。”七人组早期的拥护者包括Canadian Forum magazine的共同创办人Barker Fairley。

不过,一切并不是那么平坦,先驱者的道路总是那么曲折崎岖。七人组才露尖尖角,欧洲人就冠以落后,晦暗,阴沉等词,甚至给以尖酸刻薄的批评。在国内,皇家艺术学会及其它机构的艺术家和评论家们,也是竭力否认画家们的努力和成果。尤其是在1926年,当国家美术馆收藏Lismer的“September Gale九月狂风”时,竟引得他们大规模的抗议和嘲讽,说:“在我们这座美丽的城市还没有这么失败和变态的艺术品”,“丑恶的,畸形的,绘画作品”。但是,画家们,以加拿大本土艺术的倡导者,开拓者,践行者的角色,用自己的坚持,热情和色彩,最后赢得了世界性的广泛承认,成为加拿大国家精神的重要力量来源之一。

艺术来源于生活。他们继续着旅行,写生和创作的路数,足迹除了安大略北部外,还有魁北克,Nova Scotia,British Columbia和Arctic。同时,他们决定将团体面向整个加拿大,自称为”national school of painters” ,以鼓励多伦多之外的艺术家加入。到1931年底,七人组风靡一时。然而,在MacDonald于1932年离世后,他们觉得七人组再没有延续的必要了,声明解散了七人组,并筹组新的艺术家组织。The Canadian Group,一个由加拿大画坛大部分领军人物组成的画家组织,在1933年举办第一次画展,此后几乎每年一次展览,直至1967年,成为一个非常成功的团体。

但是,七人组的故事并没有结束。多伦多郊区的McMichael Canadian Art Collection,是McMichael夫妇在自己的庄园创办的一家私人美术馆,其收藏的七人组画作和安省美术馆及加拿大国家美术馆齐名。这对夫妇和AY Jackson的情谊很深。1968年3月,85岁高龄的单身汉AY Jackson身体日渐虚弱,便写信给McMichael,希望去庄园安度余生。原来,这时魁北克的分离主义运动已非常暴力,让这位蒙特利尔的老人非常不安。因为曾去McMichael家写生过多次,对Humber河谷美丽的景色记忆犹新,所以老人便有了在庄园安息的念头。再说McMichael夫妇,虽然已经捐出全部房地产和藏品予以安省政府,但还可以在此居住到终老,也有死后葬于此的安排。他们便想到:既然早已把Jackson认作家中一员,何不死后就葬在一起呢?Jackson也欣然同意,并热情提出,活着的七君子成员,死后也归葬于此,并积极促成了这设想。这就是七人组墓园的缘起。如今,墓园里安息着AY Jackson,EH Varley,Lawren Harris,Arthur Lismer, Frank Hans Johnston和AJ Casson。后面4人均有夫人相伴。生死都在一起,真可谓是七人组的最后精神家园。

缅怀七人组的最后一站,应该是风情德国小镇渔人村。美丽的老街有一个人文景点:设在建于1840年代维多利亚老屋里的McKay Art Center。女主人Kathleen McKay是七人组成员FH Varley的好朋友。画家从1957年开始在这里居住,直至1969年去世。毫无疑问,画家自然也成了小镇的骄傲。后来以他名字命名的美术馆Varley Art Gallery of Markham也设在这小镇,就在老街北端,有红砖外饰,虽为后现代风格,但是和周边环境和老房子非常协调。美术馆于1977年开放,展览品包括Varley的油画水彩画。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