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哭

本报专栏作者:一楷

粤以戊子之年 , 丁已之月,势陷西南,地震蜀中。阴阳失序,乾坤颠浮,山岳崩于一瞬,屋厦颓于顷刻。其势波流千里,虽京畿、甘陕、江浙、两广亦有摇撼之感。蜀人受祸惨甚,死伤万计,而以汶川、北川二县为最。

当是时也,蒙童习于乡庠,冠者作于其所,忽闻崩裂之响,魂飞九霄,纷做鸟兽走。已而天噬稀光,地裂血口,飞沙蔽日,风云色变。乡人欲逃而无路,欲求援而音信全阻,环顾左右,瓦砾横堆,覆人无数。地动之声、风吼之声、奔走者惊呼之声,未死者呻吟之声相织塞于四野。天地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昔我乐土,今为乱坟,数万生灵,飞做劫灰。呜呼,稚子何辜,庶黎何辜,竟遭罹难!诚天意所为,则天可丧也!

未几,噩耗惊动寰宇,国人奔走相告,举世大哀。温相以古稀之年即刻亲赴震区部勒诸部火速救灾,曰: “ 救人为先,余皆不论,虽一人存而必活之! ” 其昼夜不眠,隔日而华发毕显。是时余震连连,汶川路途尽废,车马不及,又逢天降骤雨,伞兵亦无从空降,子弟兵冒死步行挺进汶川,不日即抵,于乱石瓦砾间抢掘尚存者无数。十三亿同胞同感其悲,有如身受,官焉、民焉、农焉、商焉,皆哀其容颜,素其衣衫,捐资斥物以援之,惟恨不能多活一人,而尽责于己也!仁者,爱人也。天地不仁而吾民有仁,大爱无形,孰有逾乎此者?

向者逢七为祭,今仅以薄文奉于逝者。魂兮魂兮,勿从远游,逝者可悯,存者可勉。昔鸿水汤汤,夏禹导而治之,终成九州。虽大化烘炉,天地不我与生,而吾民以仁居之。嗟夫,吾国必永光,吾民必永光。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这篇国人 奉于汶川地震逝者的头七悼文, 我很少在文章中大段引用他人文字,但是,这篇 悼文出自民间,面对此次天灾国难,作者同戚其悲,有如身受 。虽然我现在身处异国,但真的让我感到国内 十三亿同胞官焉、民焉、农焉、商焉,皆哀其容颜,素其衣衫 。我能了解及感受灾难气息的途径有限,但我登上中国各大网站一片素色,我看到国外新闻报道,中国举国震哀。“ 诚天意所为,则天可丧也!”

第一次得知中国境内发生大地震时,我不在多伦多,而是在蒙特利尔,当地的主要语言是法语,所以,电台也大多是法语播送,我基本不知道世界新闻,可是,我突然收到了我西人老板给我发送的一条短消息,“不知你一切是否安好,家人是否安好,地震中家园是否受损?”我刚开始莫名其妙,突然想到,为了“逼迫”我老板给拖欠多月的休假,我按照西人逻辑,捏造了一堆要回国帮父母盖房子装修谎话,所以,骗得了我的应得假期,所以才能逍遥在省外旅游。难道我老板指的是中国,难道中国地震了,难道 …… 我十万火急冲回旅馆,打开电视,调出英文台,新闻的头条国际要闻就是中国发生 7.8 级特大地震,大半个亚洲都有震感,伤亡人数尚未能统计,但初步估计 …… 我第一反应就是努力想知道是发生震中在哪个省,后来,发现新闻中通篇未提,我看到新闻录象中,断壁残横,满目疮痍,根本辨别不出是哪座城市,我当场就呆若木鸡,我不是自私,但是,这种灾难面前最让我揪心的就是我的至爱家人,我马上回忆起高考地理知识,上海是冲击扇平原,地质松软绵厚,地震时可以降低震级,不甚具备地震的地质条件。但是,想像家人可能面临灾难发,那种揪心,那种疼痛是真真切切,钻心蚀骨的。我这时也顾不上什么国际长途电话外加省外漫游了,撩起电话就给妈妈打电话,可是,电话怎么也打不通,虽然,心里有谱上海地震可能很小,但是,越是没人接心里就越是慌,妈妈平时都是电话铃响不过三声就接听的,最后,我拨着拨着,大串大串的泪珠子就往下挂,我觉得我的心就像两头被拧着的床单,揪着疼。好一会儿,妈妈终于接起了电话,就那么会儿功夫,我觉得焦虑得好像被人卡着脖子。但就在妈妈说“喂”的那一刹那,我调整好声音,努力装出不知情的样子,我不想让妈妈知道我的担心,她会为我的担心而心烦。于是,我问了一下情况,妈妈只是说道,四川山区很厉害,但是那里都是原始森林,你不要担心,家里没事。后来,我知道,住在上海高楼里的居民普遍都感觉地震,有的高楼左右摇摆至几米,妈妈瞒着我,是知道我感性操心的性格,不想让我有所牵挂。我突然发现一个循环,我担心妈妈,妈妈担心我担心她,彼此都是为对方而存在,原来,这就是血浓于水的骨肉亲情,留学生和家人的游子情,慈母心,大地震中出落得明明白白。

当然,我很快就知道这不是真相,我通过互联网和 CNN 看到急涨的死亡数字,震中居然是四川,我学到过,自秦太守李冰建成了举世闻名、万代受益的都江堰 ,使四川盆地 ” 水旱从人,不知饥谨 ” ,从此被誉为 ” 天府之国 ” ,怎奈天灾横祸生灵涂炭。将心比心,当我明知道我的家人身在较安全处,只是灾难过后一时联系不上,我捏着手机的手就已经就哆嗦地拨不了键盘,心如刀绞,冷汗涔涔,所以,先不说死者,逝者斯矣,一个最小单位的地震死亡人数背后,都牵连着至少五个至亲家人撕心裂肺地悲恸,而定有无数关爱这些人的家人为他们的悲恸而感同身受,那如果五万同胞罹难,几十万同胞截肢残疾,几百万同胞流离失所,那就有千万同胞在悲恸号哭,如果千万同胞在号哭,那就有千千万同胞在为其悲伤,如果有千千万同胞的人在悲伤,那整个中国就在煎熬。

不要以为留学生和祖国是脱节的火车,出了国才发现,因为中国的国际地位大大提高,中国人在海外所受的待遇大大改观,中国如果孱弱,中国人在国外会遭的天大的罪,所以,我们留学生选择了到海外求学并不是什么世人所说崇洋媚外,而真的是选择出来吃苦的 ,这话绝不是打官腔,加拿大是言论自由的,但是,真的只有中国富强,中国人在海外才能真正富强。 这次的大灾难是国之痛,国之殇,我所知每一个留学生都是高度关注,诚心哀悼,我看到中国城里抱着捐款箱的留学生义工们,踊跃献血的华裔们。更让我动容的是,我去中国驻多伦多领馆门前看到,安抚亡灵的守夜队伍中大部分是留学生,我们捧着的星星点点烛火虽然照不开多伦多厚重的夜色,但是,至少希望能点亮亡灵的飞天之路,并祝福中国, 吾国必永光,吾民必永光。

所以,中国不哭,你是慈母,我是游子,灾难面前,才把我们的大爱出落的更加真真切切。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